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531章 辞

第531章 辞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不过他说的也不全是错的,长熙二年后,朝廷开恩科,广收天下可用之才,注入了不少心血,再加上顺熙二十二年录取的那些士子,如今也都外放历练归来,在朝中担当要务,现在的金銮殿,放眼看去,超过六成都是新起之秀。

    付望舒虽才年过而立,但也的确算‘老臣’了。

    玉珥勒紧缰绳,仰起头微微一笑:“也好,这猎场就交给他们年轻人吧,你陪朕……不,陪我到处去走走吧。”她特意改了称呼,足见亲近之意。

    付望舒也笑:“好。”

    两人各骑一匹马进了树林,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地方,玉珥看着心头一动:“还记得吗?顺熙二十一年的无头女尸案,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

    付望舒看着她,提起往事她的眼神柔了几分:“记得,我还记得陛下当时还被刺客伤了胳膊。”

    “是啊,那是我及笄后第一次办案,还被裴浦和给糊弄了。”提起这个名字,玉珥停顿了一下,再开口已经有些牙酸,“裴浦和啊……每次想起他,我都是牙痒痒的。”

    这个人她并不恨,尽管他欺骗了她,绑架了她,但她在最后,他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大约心里是认了她这个朋友吧。

    两人转了码头往溪边而去,今天没有下雪,小溪边却有一两块还没融化的冰,衬得那水冰冷刺骨。

    “这是,芦苇?”玉珥捏起河边帮人高的野草,互让脑子灵光一闪,抿着唇笑起来,“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付望舒无奈一笑:“你竟然还记得。”

    这首诗是著名诗人王维题在他的水墨画《青溪》上的,王维的画作很珍贵难得,苏家这个书香门第都只存有一两副,其中一幅便是《青溪》,在付望舒弱冠时,他的父亲送给他的,平素就悬挂在书房,那时她年幼,偶然去了一次他的书房,不识珍宝,用沾了糕点的手去摸那画……后果很惨烈。

    玉珥至今都记得付望舒那生不如死的表情。

    想起这件事,她又忍不住一笑:“我以前可真没少给你添麻烦。”

    他也笑了。

    “顺熙十年至今,臣与陛下竟不知不觉相识十六年。”付望舒撩起衣摆,涉过芦苇,到河边捧了溪水洗手,那溪水,果然很冷,玉珥看不见他的神情,只听见他说,“十六年很长,但相识陛下,是这辈子一大幸事,了无遗憾……微臣此时走,也算功成身退。”

    功成身退……玉珥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言下之意,一惊之后便是惊呼出声:“你说什么?你要走?”

    付望舒站直起来,转身和她对视,一字一顿清晰道:“春狩之后,臣就辞官。”

    “辞官?!”

    付望舒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发自内心,只是说出口后,他疼了,她也疼了:“陛下宽厚仁德,勤政爱民,一代明君,朝中文有长孙,武有孟曾,还有辛夷徐云荣等后起之秀,臣走或留,无论于社稷还是于……陛下,都没什么大差别。”

    玉珥微微低下头,心里堵得慌,沙哑着声音说:“如今天下底定,朕还是需要你的。”

    “陛下失了琅王爷尚且能无妨,失了一个付望舒,又何足挂齿。”

    他转过身来拱手行了一个半礼,从容说道:“陛下,臣本就对仕途毫无兴趣,一姓一族的荣誉太沉重,如今臣终于可以解脱,还请陛下成全。”

    玉珥问:“你想去哪里?”

    “五洲大陆,臣都替陛下去走一趟,希望还能为大顺文化传播和引入尽绵薄之力。”

    他故作轻松地笑着,玉珥却看出了他深藏的压抑,心里有些难受:“你是不是,还没放下心结?”顿了顿,她补充,“自从安歌走后,我都没看过你真正笑过。”

    “大约是放不下了吧。”这是他第一次袒露自己对苏安歌的情感,“如若能重来,我一定在她问出口时抱住她,也许这样后面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了。这些年我很自责,是我负了她,是我害了她。”

    “子墨……”

    付望舒松了口气,望向了别处风景:“一直困在这帝都,才是真正的放不下,也许出去走走了,等走回来后,就放下了呢,到时候臣会寻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子,携手一生。”

    玉珥喃喃地问:“你真的会吗?”

    付望舒柔和一笑,一如当年那个温雅的翩翩才子:“会的,一定会的。”

    玉珥的眼眶已经不知不觉湿润了:“那你会回来吗?”

    他看着她眼角的泪花,那晶莹水露释去了他心中最后一点犹豫,他亦是笑道:“会的,也一定会的。”

    两人无话,玉珥找了一棵树蹲下,忽然觉得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在离自己而去。

    妘瞬年前就走了,说是要去找她的记忆,玉珥也就放刘季也跟着去,她知道求而不得的苦,他还有努力争取的机会,她不想断让他和她一样,每天都在重复思念一个人,那是一种比酷刑还要痛苦的煎熬。

    如今连他也要走,那她以后身边可还有谁能亲近依靠?

    可是……她也没有留下他的理由啊。

    他们之间与其说是君臣,倒不如说是挚友,可除去君臣这一层,她其实一直都在享受他的付出,不曾为他做过什么,现在让他走,好像成了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玉珥抱着双膝,眼泪还是没能忍住掉下来了,她狼狈地擦去,低下头不愿让他看到,他也就看向别处假装不知。

    这场春狩玉珥本就没什么兴趣参加,在得知付望舒要辞官后,更是心情压抑,连续两天的狩猎她都没怎么笑过,春狩的最后一晚,年轻人们在草地上起了篝火,烧烤猎到的山鸡和兔子,他们加了辣椒和西域进贡的胡椒,香味冲天,玉珥也被引了出来,站在帐篷边看着他们。

    当年他们也曾做过这种事,那时候,皇叔还在,子墨还在,萧何刘季刘恒都在……

    出神着,忽然面前多了一根用荷叶包着的兔腿,她微微一愣,抬头一看,原来是付望舒。

    “臣烤的,陛下赏脸否?”

    玉珥慢慢接过,撕了一片肉送到嘴里,很香:“好吃。”

    付望舒笑了笑,就走开。

    远处山林萤火点点,如幕布上点缀的珍珠宝石,玉珥看着他跟少年郎们坐在一起,他们动而他静,好似格格不入又好似异曲同工。

    她慢慢呼出了口气。

    罢了。

    曲终人散,人之常情。

    付望舒本就和席白川一样,席白川好命些,没有家族羁绊,无需为名声所累,他喜欢这个政治舞台,所以他愿意去经营。而付望舒,名门之后,肩负一姓一族的荣誉,无论他喜不喜,都必须为了身后的家族去争去夺,他的阴谋阳谋都非出自本心,如今繁华落尽,解甲归田,对他来说,反而是善终。

    春狩后,付望舒果然上奏辞官,玉珥准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