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530章 他们的延续

第530章 他们的延续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玉珥恍惚地摇摇头,不知道,她不知道。

    如果不是她忽然在她肚子里动了一下,她也不会松手放开她的皇叔的手,可话说回来,手是她松开的,怎么能怪当时还未成形的单思呢?

    妘瞬道:“如果他还在,一定不想看到你这样对自己和你们的女儿。

    玉珥从龙椅上走下来,坐在了台阶上,她抱着自己的双臂,情绪又陷入了低潮中。

    “玉珥。”妘瞬蹲在她的面前,“你一直都是理智的人,在这件事上,希望你也不要意气用事。”

    “妘瞬,他那时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其实一直都在我肚子里,他以为早就没了,他一定以为我是故意松开他的手吧……”

    妘瞬微微一惊,然后又不禁轻叹了口气,难怪她会那么自责,原来那个人竟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孩子。

    顿了顿,妘瞬在心里默默除去了‘到死’两个字,认真地说:“他会知道的,他回来了不就知道了。”

    等他回来……

    玉珥听着连连点头:“对,等他回来我再告诉她,也还来得及。”来得及的,他一定还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妘瞬挑了挑眉:“所以,现在你要不要去看看你的孩子?”

    玉珥犹豫,妘瞬拉着她起身:“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孩子在养心殿旁的芳兰殿,两人进门,宫人们福身行礼:“陛下。”

    汤圆看到她来很惊喜:“陛下,您是来看小公主的吗?小公主刚刚睡着,奴婢去抱过来。”

    玉珥眼神闪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不用了,既然睡着了就算了,朕改日再看。”她快速退出了芳兰殿,竟好似是迫不及待要走那般。

    妘瞬看着她的背影,摇了下头叹气:“她有心结。”

    她始终无法原谅孩子,不,应该说是无法原谅自己。

    汤圆要哭了:“可是小公主是陛下的女儿啊。”怎么能讨厌自己的孩子呢?

    ……

    长熙二年六月,夏季的帝都如同南方的冬季,只是厚重的狐裘换上看略薄的披风,玉珥今日难得想要出去走走放松放松,拂了拂衣袖就出门了,今日的天气也极好,晒着暖阳,玉珥的嘴角都因惬意地微微勾起。

    不知不觉走到了御花园,青青翠翠的颜色赏心悦目,玉珥示意宫人不必跟着,自己提步上了小桥,在桥上眺望不大的莲湖,忽然看到莲湖一侧有几个人坐在草地上,像是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

    她挑了挑眉,走了过去。

    原来是汤圆她们,大概也是看今天天气不错,所以把单思抱出来晒晒太阳。

    上了年纪的嬷嬷逗逗孩子的脸颊,颇有些感慨地说:“小公主长得真像陛下。”

    汤圆也笑着说:“上次我听刘嬷嬷也这么说,说和陛下小时候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两个嬷嬷都是曾经在宫里照看过皇子皇女的,玉珥小时候的模样,她们自然记得。

    汤圆说到这里,情绪又有些低落:“可惜陛下到现在都不愿接受她。”如今单思已经四个月大了,可玉珥看她的次数屈指可数,抱更是不曾抱过,冷漠地好像这并不是她的骨肉一般。

    玉珥脚步一顿,听到这里不免有些内疚。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个好母亲,对这个孩子亏欠很多,现在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排斥她,但却也还没做到真正接受,就像现在,她不敢再往前,怕女儿看到自己。

    汤圆抱着单思举高高:“小公主,你要快快长大。”

    快快长大,才能去拥抱你那伤痕累累,孤独寂寞的母亲,告诉她,她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亲人,就是你,你可以在爹爹不在的日子里,陪伴在她身边。

    乳母笑着:“快了快了,小公主已经开始长牙了,御膳房还特意做了些小糕点给小公主磨牙呢。”

    单思眨眨眼睛,半张的嘴巴露出了两个小牙齿,乳母忍不住去捏捏她的小脚丫:“小公主的模样像极了陛下,不过鼻子和嘴巴,倒是不像,应当是像了她的爹爹。”

    汤圆仔细看了看,嗯,的确像琅王爷。

    “像她爹爹也好,将来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嫡公主。”

    听到这里,玉珥身躯微微一震,一时失神,竟不知不觉地走了出去,她的脚步很轻,但却也不是悄无声息,有宫人抬起头,恰好看到了她,微微一愣,连忙跪下:“陛下。”

    玉珥看着单思逐渐长开的五官轮廓,竟一时有些感动,四个月来第一次伸手主动说:“让朕抱抱……”

    汤圆一愣之后就是大喜,连忙递上去:“陛下,来,给您。”

    单思咬着自己的手指,唇粉嫩嫩的,虽然玉珥没怎么和她亲近过,但血缘还是让她们之间有种微妙的联系,也不怕她,眨巴眨巴眼睛,把沾满自己口水的手往玉珥脸上抹,活生生抹了她一脸的口水,然后还觉得很好玩,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汤圆等人忍俊不禁,但又有点担心,怕玉珥因此嫌弃孩子。

    玉珥根本没去理会脸上的口水,她呆呆地看着单思的嘴巴和鼻子,隐约看到了席白川的影子,忽的一笑:“真的很像呢。”她说完,眼眶已经红了。

    这就是血缘,尽管她心里有些埋怨这个孩子,但无论怎么说,这个孩子都是她和席白川的,在她的身上,她真真切切看到了她和席白川的延续。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不负责,怎么能这样对这个无辜的孩子?她本就是无辜的,她却将所有的过错,所有的责任都安在她身上,如此自私。

    “对不起,单思,思思,对不起。”玉珥紧紧抱住她柔软的身体,眼泪湿透看她的小虎花纹衣服,“娘亲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不要你了。”

    单思还什么都不懂,但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悲伤,也不闹了,乖乖地让她抱着,软软的身体还带着奶香,是她如今在这世上,最亲近的血脉。

    从这天起,玉珥终于接受单思,没再将她拒之千里,她的住处也从从芳兰殿搬到了养心殿,玉珥不再将全部身心都投在政务上,会抽出更多时间去陪她,见证孩子的成长。

    她能接受单思,最高兴的莫过于汤圆,只要玉珥一有空,必定抱着孩子去找她。

    转眼到了十二月,帝都最严寒的季节,一般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办公和住处便转到了‘温调殿’。

    ‘温调殿’是他们大顺贵族特色建筑,就南方国度为抵御夏天酷暑特设的‘清凉殿’一样。

    温调殿内以花椒捣碎和泥,制成墙壁保温层,墙壁还挂有锦绣壁毯,地上铺着厚厚的西域进贡毛毯,设火齐屏风,用大雁羽毛做成幔帐;外以墙壁砌成空心的‘夹墙’,墙下挖有火道,添火的炭口设于殿外的廊檐底下,炭口里烧上木炭火,热力就可顺着夹墙温暖到整个大殿。

    这是整个皇宫最温暖的地方,玉珥怕单思年纪小扛不住严寒,干脆让她在这里住下,平素她在外厅和大臣们议事,她就和汤圆在里间玩,如若没有大臣在,她就到外厅来,她批阅奏折,她在暖绒绒的地毯上爬来爬去。

    这天下午,玉珥依旧在温调殿批阅奏折,汤圆和两个宫人在一旁陪着单思玩,单思最近在学习走路,跌跌撞撞的,摔了不少次,但她比别的孩子要耐疼,摔了也不哭不闹,爬起来继续走,汤圆总是笑着说,她以后是要干大事的人。

    她这会儿又在学走路了,快摔倒时被宫人及时抱住,她就呵呵傻笑,玉珥抬眸看了她一眼,摇头笑了笑。

    单思趴在汤圆的胸前,傻乎乎地咬手指,忽然张着嘴巴,吧嗒一下,喊出了两个字:“爹爹……”

    那声音很小,玉珥没听到,汤圆则怀疑自己听错了。

    “爹爹……”

    单思连着喊了几句,汤圆惊呼起来:“陛下!小公主会说话了!”

    玉珥惊讶,倏地起身,快步走到她面前抱过她:“思思,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单思好像也叫上瘾了,拍着手掌叫起来:“爹爹……爹爹……”

    玉珥真真切切听到了,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单思还在一句句喊着爹爹。

    谁都没想到,她的爹爹从出生开始便从她的生命里缺席,可这孩子第一个喊出声的称呼还是他。

    玉珥闭上了眼睛,心中酸涩——皇叔,皇叔,单思都会喊爹爹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

    长熙三年春初,按照祖例,朝廷每年这个时候都会组织春狩,无论皇子皇女还是大臣子女,都可以参加,而狩猎的地点,是供玉山。

    这座山,可以说是顺熙二十一年到长熙元年所有祸事的起源。

    玉珥站在山坡边,眯起眼睛眺望着远处,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唯独不同的事,她的马边再也没有一个人傲娇地转圈了。

    “陛下。”

    一匹枣红色的骏马缓缓上前,是一身飞鱼服的付望舒,他不同于其他人,骏马上没有箭筒,背上也没有弓,不像是来狩猎的。

    “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去?”

    付望舒淡淡地微笑:“微臣老了,这种出风头的事,就让给年轻一辈吧。”

    玉珥哑然失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