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529章 我恨

第529章 我恨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玉珥把自己关在竹园谁也不见。

    廊下华灯一盏盏点亮,照着因夜幕降临而黯淡的天地、

    玉珥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地上没有地毯,坐久了从站脚底蔓上寒意,让她不由得直打冷颤,她这才慢慢起身,上了床榻,裹着被子蜷缩成一团,也不知哪里忽然响了一声,她抬眼看去,只看到青铜香炉升起袅袅白烟。

    玉珥将脑袋埋在了臂弯里,肩膀无声抽动。

    许久之后,她才从怀里拿出手帕,一点点擦去泪水,她知道,这些事以后都只能她自己做了。

    妘瞬端着饭菜进来,放在桌子上,轻声喊了她一句:“陛下。”

    玉珥看了她一眼,有重新低下头,刚才有一瞬间燃起了亮光又静静湮灭了。

    “他竟然就那样走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们和好了,什么话都来不及说,他竟然就那样走了……”

    玉珥咬着下唇,眼泪再次落下,也不知是不是哭得太久了,眼睛都有些涩涩的疼。

    妘瞬笨拙地抱了抱她:“……只找到安离的尸体,没有找到他的,也许……”

    她倏地抬起头,晶莹的泪花将她的眼前变得朦朦胧胧,她希翼地问:“他没有死对不对……他一定没有死吧,他可是席白川,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死!”

    妘瞬不擅说安慰人,静默了一瞬,才点点头:“嗯,不会死,他会回来找你。”

    “那要多久?”

    她此时此刻就需要一个支柱来支撑她濒临崩溃的精神,妘瞬恰好出现,恰好说了那样的话,她已然把她当成了希望,就想要从她口中知道得到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来自欺欺人。

    妘瞬抿唇:“今生。”

    今生啊……

    好漫长啊……

    她一刻都离不开他,今生这么长,她要怎么等?

    ——

    长熙元年十二月中,王军大胜而归帝都,所经之处,百姓自发夹道欢迎,行一月,于长熙二年一月抵帝都,百官城郊恭迎圣驾凯旋,长熙帝于金銮殿受册,正式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官民同乐。

    宴请百官那天,长熙帝看起来很高兴,喝了很多酒,谁都拦不住,最后还是付望舒上前夺了她的金樽:“陛下,就当是为你腹中胎儿着想,别喝了。”

    “腹中胎儿……”玉珥仰起头笑起来,“如若不是这腹中胎儿,我又怎么会放开他的手?!如果不是这个孩子,我又怎么会放开他的手!!”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何等咬牙切齿,她夺过金樽又灌了一杯:“如若能选,我宁愿不要这孩子!”

    “你知道吗?我的****解了……”

    付望舒一愣。

    玉珥捂住眼睛,眼泪从指缝掉下来:“老太医说的,他说我现在的身体好得很……你知道是怎么解的吗?就是玉佩……貔貅玉佩……”

    玉佩双生降人间,天落圣光沐伽罗,一曰麒麟主太平,二曰貔貅护主心。

    曾经伽罗古国大街小巷诵唱的小曲歌谣,本以为只是过度神话后的传奇,殊不知那竟都是真的。

    他在那种时候将貔貅玉佩给她,抱的何尝不是在他和她之间选一人活下去的念头。

    ……他本就没想过和她一生一世。

    那晚她终究是喝得烂醉,好在第二天不用上朝,她想醉便让她醉得彻底吧。

    可出乎意料的事,她第二天早晨便醒了,和平时时辰相差无几,她的起来后便去了养心殿,开始批阅奏折,一批就是一整天。

    汤圆捂着嘴躲在角落里哭。

    酒精其实没那么强大,它能否让你烂醉如泥其实全看你心,那些因酒不省人事的人,其实都是在借酒撒娇,当你知道即便你醉死在大街上,那个你等的人也不会出现时,便也就没了醉的理由。

    ……

    长熙二年二月,长熙帝诞下一女,取名单思。

    宫人跪了一地,齐声高呼:“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女医将孩子抱到她面前,想让她看看小公主,玉珥脸色苍白闭上眼睛,声音低微却难掩冷漠:“抱走,别让朕看到她。”

    “啊?”

    “朕说,把她抱走!朕不要看到她!”

    女医几乎不敢逗留,抱着孩子逃了出去。

    长熙帝不喜她的长女啊。

    ……

    单思自从出世后,玉珥没去看她一眼,一直都是汤圆和乳母在照顾,汤圆心疼孩子也心疼玉珥,好几次抱着孩子去御书房养心殿找她,玉珥都是不见。

    汤圆看着怀里已经两个月大的孩子,她虽说有乳母照顾地很妥当,但这么小就没有父爱和母爱,将来长大怎么办?她心一横,冒着被玉珥责骂的风险,再次把孩子抱进了养心殿。

    战事之后,百废待兴,玉珥月子里都在忙公务,上早朝,批阅奏折,多是亲力亲为,看得沈风铮都不禁两次上谏让她不易操劳,否则将来很容易留下后遗症,但她却不是很在乎,她似乎很着急着把这个国家重建,出月子后更时常批阅奏折到子时。

    汤圆抱着孩子去找玉珥时,玉珥正在想要怎么减轻税收。

    汤圆笑嘻嘻地说:“陛下,小公主一直在找您呢。”

    玉珥手顿了顿,没回头,用朱批在奏章圈出了一个错字,淡淡道:“抱走。”

    汤圆心里一疼,把孩子又抱近了点:“陛下,您就看看小公主吧……”

    玉珥被孩子软软的身体碰了一下,浑身迅速一僵,终于是慢慢地移过头,看着那已经白嫩嫩的孩子,眼睛一阵酸涩。

    这个孩子,她十月怀胎,七个月大的时候,在她的肚子里踹了一脚,害她因为疼痛松开了她的皇叔的手,于是,她的皇叔坠入万丈悬崖之下……

    玉珥每次看到她,想到的都是这件事,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会失去我的皇叔,都是她,都是她!”

    汤圆急了:“可是陛下,这是您的亲生女儿啊,也是琅王爷的血脉,您怎么舍得这样……”

    玉珥再次移开头,声音又冷了几分:“抱走。”

    她看起来那么冷漠,没有半点对孩子的温情,汤圆神情一暗,终于是放弃了,咬着唇抱着孩子走开,一步三回头,可龙椅上的人根本看她们一眼都没有。

    跨出门槛时,小公主哭了,汤圆连忙哄着,猜想她可能是饿了,连忙去找乳娘。

    玉珥也听到了哭声,她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想要跟出去看看怎么了,可脚步却迈不动,过不去心里那一关,终究还是没跟上去。

    妘瞬在门外看了她许久,他叹了口气走进来:“你明明不是真的讨厌她,为什么要故作无情?”

    玉珥跌坐回龙椅上,沉默了许久,说出来了两个字:“我恨。”

    “恨她,还是恨你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