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476章 亲疏

第476章 亲疏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玉珥从他们走后,心神一直有些紧张,有时候梦里都觉得呼吸困难,半夜惊醒次数更不在少数,她坐在床榻边,想要思索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怎么会这么慌张,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她也睡不着,干脆披衣下床,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小木盒。

    去年她一直做一些怪梦,她将梦见的东西写在纸上收藏起来,想看看能不能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可惜总是少些什么东西,无法将其串联在一起,就像是一串原本成串的珍珠项链,被人拿走了几颗,剩下的虽依旧能串在一起,可只要细心一挑,都能发现那长度根本不足够。

    她拿着烛台去照,看到一张她梦见席白川在城门口被斩首的纸张,微微怔愣,细细回想那个梦境,好似是他造反之后被她所抓……玉珥心头一惊,手一抖,纸张落地,手中的烛台倾斜,火苗焚烧了纸张。

    她忽然忘记了反应和动作,像是被什么强大的拉力拉走了魂魄,拉入了一个混沌黑暗的世界,眼前有光影快速掠过,她在那些光影上看到了自己和席白川,可那些画面都不是她经历过的,她看着很遥远,就像上辈子的事。

    “陛下?”

    “陛下?”

    玉珥恍神之际,有人轻摇了摇她的肩膀,她这才从那个幻境回神。

    摇她的人是福德全,他一脸担忧紧张:“陛下,您怎么赤着脚站在地上?哎呀,您的肩膀怎么这么冷?您站多久了?”

    “没多久啊,朕就……”玉珥说着看向帐篷外,竟发现外头已经光芒万丈,天竟然亮了。

    玉珥咋舌,她记得自己下床时也才三更天,怎么会天亮了?她也没感觉自己走神了多久啊。

    “陛下?”

    惊讶之后,玉珥心情复杂,摇摇头:“没事。”

    她讲盒子重新返回柜子里,目光从地上的纸张灰烬一扫而过。

    “更衣。”

    ……

    皇帝的服饰多是明黄色,绣着腾云驾雾的金龙,玉珥原本从不在意自己穿了什么,今天却看着那抹明黄有些烦躁,随手抓了另一件月白色圆领袍,束了一个男子发式就出帐篷了,她去平原看将军们练兵,他们已准备好要突围离开草原,自然要抓紧时间提高战斗力。

    她正看得入神,身后忽然有人轻声道:“见过陛下。”

    “长姐。”她回头一看,是孟涟漪,嘴角释开笑意,“长姐平身。”

    “谢陛下。”

    也不知是生在帝王家骨子里天生冷情,还是她真不擅和女子谈她们最爱的风花雪月,以前在皇宫时,她和姐妹们也很少来往,此时跟孟涟漪的并肩散步,多数时间也是沉默。

    走了一段路,玉珥零零散散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孟涟漪有问必答,话也不多,直到走到高坡上,她们眺望着远处,见百里外‘孟’字战旗迎风招展,才问:“陛下,九皇叔真的是灵王遗孤吗?”

    玉珥望着那面旗帜,微不可闻地点了头。

    孟涟漪神情万般晦涩,像是很痛心,叹息一声:“臣妾初闻此消息,也是万般不信……唉……”

    “信不信,总之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了。”有时候人的力量就是这么渺小,即便早就知道会落得如此地步,可拼尽全力还是无法挽回。

    孟涟漪忽的问:“那父皇驾崩又是否与那反贼有关?”

    玉珥闭上眼睛,沉声说:“父皇曾中苏域之毒,身体大损,再加上操持国事,担忧前线,日积月累的种种症状,终究是回天乏术。”

    身后传来嘤嘤哭泣声,玉珥转身看孟涟漪泪流满面,知道她是为父皇难过,从袖子里拿出手帕:“长姐节哀。”

    孟涟漪抽泣着说:“臣妾还想着,等我孩儿出世,随夫君去帝都拜见……谁曾想这一别竟是天人永隔。”

    她哭得很难过,毕竟是父母血缘,提起难免回心酸,一时失态,直接靠上了玉珥的肩膀,玉珥比她高些,她靠过去她也不好避开,只好将手在她后背轻拍了拍:“父皇在天之灵,会看到的。”

    她哭了一会才退开,用手帕擦去眼泪,声音沙哑道:“臣妾冒犯了。”

    玉珥笑道:“你我本是姐妹,私底下就无需顾虑这些。”

    人的感情很微妙,她在她肩上哭过这一场后,她们之间原本若即若离情分好像一下子拉近了,走回营帐路上,都会互相开玩笑了。

    福德全远远看到她过来,连忙掀开了帐篷,玉珥一只脚踏进去,回头看孟涟漪还没走,奇怪道:“长姐还有事?”

    孟涟漪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陛下,草原虽不比帝都人杰地灵,但挑出一两个可伺候陛下的良家子还是有的。”

    玉珥一愣,才反应过来她的那个‘伺候’是什么意思,登时哭笑不得:“现如今大战在即,长姐觉得,朕是会去想那些东西的人?”

    孟涟漪被她这么一反问,像是被吓到了,倏地下跪:“臣妾无意揣摩圣心,还请陛下恕罪。”

    玉珥无语了一瞬,刚才其乐融融的气氛登时又烟消云散,她无语地摇摇头,对侍女道:“扶你家王妃回去休息吧。”

    孟涟漪小心翼翼地走了,玉珥在榻上坐下,萧何都忍不住说:“陛下,这王妃……”

    “嗯?”

    “属下觉得,王妃有些……”他较劲脑子想着形容词,玉珥笑着接了话,“过于战战兢兢了?长姐性格一向如此。”

    福德全端上了茶,慢声道:“陛下九五之尊,威慑天下,长公主虽是陛下亲姐,却也君臣有别,自然要谨言慎行,不能随心所欲。”

    玉珥听着只是笑。

    不全然,有些人若是交心,便不会因为身份地位悬殊而战战兢兢,就如当初她和妘瞬,她何曾畏惧过她的身份,何曾动不动就下跪求饶?

    罢了,终归也是一时相处罢了。

    玉珥喝了口茶,忽然想起:“今日还没去看过四姐。”

    琢磨着她就起身,往孟潇漱的营帐而去,孟潇漱养伤多日,这两天已经能下床行走,玉珥每天都会来看她,今天来时,竟看到她在跟一个侍女下棋。

    “四姐你真是闲不住,这才好点,就给自己找事做,下棋多费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