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455章 付望舒重伤

第455章 付望舒重伤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席白川松开手,缓缓在椅子上坐下,抬手扶着额头,疲倦地说:“……我知道,我了解她,就算她现在真的怀疑什么,也一定会等我亲口给答案她才会做些什么。”

    安离摇摇头:“王爷,您要夺的可是她家的江山,您认为这次能和以前一样吗?”

    心中微微一紧,席白川感觉自己喉咙干涩至极,唇动了半天也发不出一句话,好久之后才说:“总之我信她不会。”

    安离面露失望,一步步往后退:“王爷,每次涉及她,您就都喜欢自欺欺人,好,可以,您既然可以不把我们这些兄弟的命当回事,那您就继续无视吧。”

    说完,他大步离开了帐篷,席白川在后面喊他,他也不回头:“安离!”

    胸口一阵血气翻滚,熟悉的疼痛感再次席卷全身,席白川立即捂住胸口,跌坐在椅子上,闷哼了一声:“嗯哼……”

    自从来到闽河道,他的心悸也是越来越严重。

    闭上眼睛调整真气,内力在体内游走一圈,疼痛这才慢慢减少。

    他发现,一离开帝都,他这心悸似越来越严重了。

    安离负气离开帐篷,走到小溪边,几个亲信立即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追问:“将军,王爷怎么说?”

    “能怎么说,只要是涉及那个女人的,他什么时候狠下心过?”安离狠狠将一块石头踹入河中。

    亲信们顿时紧张起来:“那、那我们怎么办啊?”

    安离骂道:“怕个屁!他主谋都不怕死,我们这些小喽啰怕什么!”

    说完,他又皱眉,撇嘴说:“不过,也不能再这样放任王爷下去,否则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

    亲信听他这样说,感觉他似乎话里还有别的意思,皱了皱眉,追问:“将军的意思是?”

    安离眼底划过一丝凶狠,冷笑道:“反正皇太女都自己都查知道个七七八八,左右我们都不可能安全脱身,倒不如我们主动将更直接的证据送上门,逼她主动出手,这样王爷才会开始反击!”

    亲信们倏地瞪圆了眼睛,这个做法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在自杀:“我们主动把证据送上门?!”

    安离将袖子正了正,勾唇道:“现在王爷出征在外,我们还有很多可能性,但等到将来他回到帝都,我们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有人还在犹豫,但也有人觉得这办法可行,与其这样坐以待毙,倒不如干脆豁出去,还有一线生机。

    “将军说的对,反正我们本来就是要造反的,提前又怎么样?总不还没开始就上断头台更好!”

    一人附和,其他人也跟着点头:“对,我们也同意将军的意思!”

    “好,我们来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安离见计划得逞,心中大快,琢磨着说,“皇太女似乎很在乎苏安歌和妘瞬的死,我们就从这里下手!”

    ……

    帝都生变已经是五日之后,那日玉珥照例在暖阁处理公务,正忙着,汤圆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紧张地说:“殿下,殿下,付大人遇袭了!”

    平地一声惊雷,玉珥猛地站了起来,疾声追问:“怎么回事?严重吗?”

    汤圆跑得丧气不接下气,直喘着气说:“差点就刺中心脏,现在太医院的人已经在抢救了。”

    “在哪里遇袭?”

    “双翼峡谷。”

    双翼峡谷?那不是苏安歌遇袭的地方吗?他好端端的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他怎么会去双翼峡谷?”

    汤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

    玉珥也没有再问,立即合上奏折大步往外走,每走一步,她的心情就沉重一分,莫名觉得此去必出大事。

    尚书府里早就乱成一片,进进出出都是手染鲜血的人,玉珥抓住一个路过的太医,连忙追问:“太医,付大人如何?”

    太医低着头走路忽然被拉住,一抬头看竟然是玉珥,连忙行礼:“回禀殿下,付大人伤口过深,几乎刺穿身体,需要好好疗养才可。”

    庆幸还有救。玉珥松了口气,松开太医,朝内室走去。

    付望舒还在昏迷不醒,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敞开的胸口缠着绷带,绷带也被染成了血红色,可见伤口不浅,她看着心里一紧,眼神无意中扫到床脚的一把刀,这把刀像是从他身体里取出来的,还带着血。

    她注意到,这把刀竟然还刻着禁卫军配刀的字眼。

    那边忽然发出轻轻的呻吟声,玉珥连忙看去,只见付望舒睁开一只眼,虚弱且无力地看着她,玉珥连忙凑过去问:“你怎么样?”

    “殿下……”他费力地将手抬起,慢慢摊开紧揣着的掌心,只见那染了血的手上放着一块玉牌,格外眼熟。玉珥微微一颤:“这是什么?”

    “琅王爷的玉牌……在那些刺客身上……那些人就是杀死安歌的真正凶手……还有那日的客栈……”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听得玉珥如遭雷击。

    苏安歌的事她怀疑的幕后黑手的确是席白川,但一直没有证据,她还能自欺欺人地想,也许是她猜错了误会了,但现在付望舒最惨烈最直接的方式告诉她真相就是如此……

    玉珥轻颤着从她手中接过玉牌:“好了,我知道了,你休息吧,这件事我来处理……”

    付望舒有些急切地喊:“殿下,安歌,安歌……”

    玉珥却不敢再听下去,转身冲出了房间,一直冲到僻静的后花园才停下,扶着一棵树,再也忍不住心口强烈的疼痛,吐出一口血,眼前一阵晕眩。

    汤圆不明所以追上来便是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殿下!”

    玉珥被她扶住的一刻,身体一软,昏死过去。

    “殿下!殿下!快来人!快来人!”

    ……

    玉珥再次醒来四下一片黑暗,借着窗外朦胧的灯光她渐渐看清这房间里的摆设,却是完全陌生的。

    恰好这时候汤圆进来,她沙哑着声音问:“我这是在哪里?”

    “您还在付大人府里,这是客房。”汤圆端着药给她喝,心有余悸道,“殿下,您刚才吐血晕倒的,吓死奴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