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449章 他到底是她的什么人

第449章 他到底是她的什么人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想到这儿,她的心情好了些,吃了晚膳就去暖阁继续看奏折,她隐约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件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但又不记得是什么事,想了一会儿也就不想了。

    第二天午时,大军出征,玉珥代顺熙帝送大军出城,她骑马走在席白川的战马身侧,默不作声地送他到了城外,按说她该回去了,但她还是继续往前送,也没有人敢阻止她,一直到十里长亭,她才停了马。

    “皇叔,祝你旗开得胜。”

    走了这么长一段路,只是想说这一句话?

    席白川看着她,忽然抓过身后一个旗手手中的红旗,旗帜迎风飞舞,恰好遮住他们两人,他倾身过去,吻住了她唇。

    光天化日,在十万大军面前,他强吻了她。

    玉珥只觉得轰隆一声,她的脑袋完全炸开了花。

    “你……”

    他稍稍分开,声音低沉压抑:“你别想和我分开这样的话,我不会同意的,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是我的。”

    玉珥倏地红了眼眶,几乎将下唇咬出了血:“我是你的,那你是我的吗?”

    “是。”

    像是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保证,她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那你一定要回来,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好不好?”

    “好。”

    席白川缓缓一笑,将旗帜丢还给那个士兵,最后看了她一眼,策马飞驰离开。

    顺熙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十万大军南下平乱,玉珥在原地眺望,直到看不到席白川身影时才转掉马头回宫。

    玉珥才进宫,刚想去御书房复命,萧何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她身后:“殿下。”

    “嗯,你去把大军行军地图给我拿一份过来。”玉珥想估摸一下,他们多久能到闽河道,这次他们去的地方江川多,恐怕要走不少水路。

    萧何点点头,但又看了她一眼,神情犹豫,忍不住问:“殿下,您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忘记什么事?”玉珥脚步一顿,仔细想了想,“啊,我想起来了,子墨写了一封信给我,还在你那儿对不对?”

    萧何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是。”

    玉珥捶捶自己的脑袋,失笑道:“昨晚被父皇留在御书房看奏折,我老觉得我忘记做什么事,我现在记性怎么越来越差了……”

    她的神情在看到信件内容时忽的一变,她脸色本就是偏白的人,此时更是近乎透明,萧何紧张地看着她,伸手将扶不扶,谨防她跌倒:“殿下?”

    玉珥的确感觉人很不舒服,她胸口一阵闷痛,像是无数针头在扎,闷痛的,难以忍受的,她手脚冰冷无力,连忙走到墙边,靠着墙才能勉强站稳,但脸上依旧是一片惨不忍睹。

    萧何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失态道如此地步,惊疑未定:“殿下!出什么事了?!”

    玉珥扶着额头,看起来好像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我怎么就不早点看到这封信呢!我怎么就不早点看到这封信呢!”

    “殿下,是否付大人那边有进展。”

    “你自己看吧。”玉珥说不出口,将信件随手塞在他的手上,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

    萧何一目十行看完,也是惊愕,连忙追上她的脚步:“殿、殿下,这可如何是好?”

    “我怎么知道?”

    “要不属下去把琅王爷追回来?”

    “他是大军监军,你要用什么理由把他追回来?”玉珥摇=头,“没办法的,是我的错,我要是昨天看了这封信就好了。”

    如果她昨天在桥上肯看这封信,她无论如何都会阻止她父皇让席白川出征,可她偏偏没看,现在他身负皇命,谁能奈他何?

    “可……难道就这样放任琅王爷离京,万一他……”

    萧何的话像警钟一般在她耳边狠狠敲响,她脸色倏地一变,像是什么心思被窥破,她下意识回避这个可能性,立即道:“不会有这一天的!不会有的!他答应我会回来的!”

    这样的承诺何等微不足道,就像随口说出的一句戏言,萧何是个密探兼杀手,身份注定他不会做这些毫无可信力的猜想,他深深地看着她:“殿下,您信他么?”

    “现在我只能相信。”玉珥冷静道,“你去派一支擅长跟踪潜伏的密探去跟着他,如果有风吹草动,允许事急从权,但不准伤他性命。”

    “属下遵命!”萧何知事不容缓,应答之后立即去办,玉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下,她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衣服都湿透了,一阵寒风吹来,她的忍不住颤了颤,眼前朦胧一片,像有什么水花溢出。

    “皇叔,皇叔……不,我应该称呼你为皇兄才对呀……”

    那封信已经被萧何带走焚毁,不必担心这世上除了他们三人之外有第四个人知道内容,可那些文字中却深深刻在她的心上。

    付望舒说,他找到当初为席绛候夫人接生的那个稳婆,侯夫人的儿子一出生就是个死胎,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席白川,绝对不可能是席绛候和侯夫人的孩子。

    付望舒还说,他在西周了解到,当初安温平和喻世寂开的那个杭罗布纺,倒闭并非因为生意不好,相反,当初他们出货还很频繁,还引起了同行的嫉妒,有一次,有看不过去的同行在背后对他们使阴招,买凶在半路上破坏他们的货物,谁知一刀砍下去,里面的东西不是布料,而是数之不尽的金银财宝,也是那之后,安温平关闭了布纺。

    付望舒还说,灵王当初被满门抄斩很可能是被人……栽赃嫁祸的……

    按照这思路来想,那是否是这样的:灵王被冤下狱,席绛候用他们的死婴换走灵王之子,十几年后,灵王之子和灵王旧部密谋策划着,为灵王平反……

    玉珥忽然低头笑起。

    这到底都是什么事啊?

    举报灵王谋反的人是她的父皇,他到底是用什么心情留在她身边的?用什么心情对她说出那些暧昧又旖旎的话啊的?

    真心?玩弄?报复?

    玉珥在地上坐了许久,直到内侍寻来,玉珥称自己一夜没睡身体不舒服,让他回去跟顺熙帝禀报,她就不去御书房了。

    玉珥浑浑噩噩地回到东宫,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年席白川在她身边做的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