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411章 不可貌相的怀王爷

第411章 不可貌相的怀王爷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说出来不吓死你!老子是蒙国的怀王!怀王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呃,不对,怀王不是东西,啊呸呸呸,我是说!我是个王爷你们知道吗!平民见了要行礼的那种王爷!”

    怀王他们是第一次见,但却不陌生,只是和他们想象中的好像有点不一样,所以玉珥表情就有点纠结:“你就是怀王?”

    “吓到了吧啊哈哈哈!”

    “的确是被吓到了。”玉珥打量着他,这人一身行头倒是华贵,腰间佩戴也是蒙国皇室的玉牌,身份应该不是假的,不过她好奇的是,“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怀王叉腰,抬头挺胸得意道:“本王来查我皇嫂嫂为什么还没过门就死于非命,这是个苦差事,但我皇兄说非我莫属,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天纵奇才啊哈哈哈!”

    玉珥:“……”

    其他人:“……”

    怀王自己笑完,忽然反应过来,皱眉道:“不对,等等,你谁啊你,我都说我是个王爷了,你还不对我行礼,想死吗!”

    席白川笑了,弹了弹衣袖:“那真是不巧,本王也是个王爷,顺国的王爷。这位是我们顺国的皇太女,唔,按照级别,是你应该向我们行礼才是。”

    “……啊?”怀王僵住。

    这时候,有个穿着青绿色官服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看清楚他们,立即跑了过来,在他们面前行礼道:“微臣参见太女殿下,参见琅王爷,接驾来迟,请殿下王爷降罪。”

    玉珥睨着他:“你是这儿的县令?”

    “微臣正是宁山县城县令曾毅。”

    看他满头汗水,呼吸不稳,玉珥不禁问:“你刚才去哪儿了?”

    曾毅的神情很复杂:“微臣适才去给怀王爷找、找蜜桃去了……”

    县令说完,怀王立即激动问:“找到了吗?到找到了吗?”

    曾毅哭丧着脸,从怀里拿出几个小油桃:“回禀王爷,下官找遍了整个宁山县,真没找到蜜桃,油桃就有……”

    怀王立即骂道:“没用的东西!”

    “坏王爷,你是来办案的还是来吃桃子的?如果是来办案的,就速速跟本宫去看尸体,如果是来吃桃子的,那不好意思,恕我们不招待了。”玉珥脸色微沉,扭头看向县令,“曾大人,前头带路,我们要去看安和公主的遗体。”

    曾毅连忙道:“是是是,殿下这边请。”

    玉珥他们一行人跟着县令走,怀王很快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县衙里,立即拎起下摆,叫嚷道:“哎哎哎!!!怎么都走了呢?等等我啊,等等我啊。”

    玉珥回头看了一眼疯疯癫癫的怀王道:“这个人居然是怀王,孟杜衡是瞎了眼吗?和这种人合作。”怎么看都是猪一般的队友。

    席白川深沉地摇摇头:“人不可貌相,不是有句民谣‘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蒙帝不是傻子,让他来查案,可见是有几分真本事在里头的,我们先静观其变……”

    “哎呀!”身后传来一声惨叫,那‘不可貌相’的怀王爷被绊倒在了地上,哀叫连连,“你们顺国的门槛怎么那么高啊!”

    玉珥:“……”

    席白川神情一整,淡定道:“当我没说。”

    玉珥:“……”

    “殿下,王爷,在里面。”县令打开一扇门,寒气顿时扑面而来,显然里面放置了不少冰块。

    这间房原先应该是客房,里头还有没来得及收拾走的桌椅等东西,而正中的客厅中,便摆放着一个冰棺,里头躺着的女子一身红色嫁衣,面色雪白,胸前的羽箭还没拔掉,四五枝直挺挺得刺着,看得人心一阵绞痛。

    这个人便是苏安歌,她闭着眼睛,神情并不痛苦,也不知道是死得很快,还是对她来说,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玉珥肩膀微微颤抖,房内点着白色蜡烛,那暖暖的烛火和冷冷的冰棺相融,映出了如幻的色彩,衬得躺在其中的虚白女子,好似蓬莱仙泉边上,趁四下无人悄然化为人形的一株花,不似人间应有物。

    苏安歌,帝都第一仕女,曾一舞倾城,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

    羽箭穿心,魂归去兮。

    玉珥只觉得鼻尖一阵酸涩,忍不住转过身,不忍再看下去,却看到付望舒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那灵柩,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脸色雪白,眼下一片青紫,憔悴到了极点。

    席白川相对来说比较平静,他在灵柩旁看了看,伸手拔出了苏安歌身上的一支箭,羽箭的箭身不出所料也有左骑卫三个字。

    “清点过所有尸体了吗?人数对不对?”席白川问。

    曾毅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双手呈上:“王爷,这是随公主嫁的名单,下官清点过所有穿宫装的尸体和记录在册的人数是相当的,只是多了几具穿黑衣服的,我们猜想会不会是贼匪的人。”

    穿黑色衣服的应该是玉珥安排去的人。

    席白川没有多说,翻看了册子,上面记录着禁卫军的人数和宫女内侍的人数等,而相对应的尸体数量也是不多不少,这么说,联姻使团真的是无一活口?真的没有任是贼匪的内应?

    不,也可能是贼匪临时反悔,也将那个内应杀死。

    玉珥接过羽箭和和册子:“人数太多,就算被掉包了尸体,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并不能证明使团里没有内奸。”

    “不过还是去看一眼比较好。”席白川回头对曾毅道,“你派人去将尸体上的羽箭或者长剑等武器收集到一起,刘恒,你去看看,是不是每样武器上都有左骑卫这三个字……”

    “为什么要看左骑卫?”这时候,那个很没存在感的怀王忽然奇怪道,“左骑卫是我们的蒙国的皇家护卫队,你们找他们干什么?”

    玉珥倏地回头:“你说什么?左骑卫是蒙国的皇家护卫队?”

    “是啊,就像你们顺国有南衙十六卫北衙六军一样,我们蒙国左右骑卫就是皇家护卫队和仪仗队,这次护送联姻公主到顺国来,就是左骑卫啊。”

    难怪玉珥和席白川都觉得熟悉,原来左骑卫是蒙国的皇家护卫队啊……

    玉珥捏紧手中的羽箭,朝怀王走了过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