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407章 峡谷之变

第407章 峡谷之变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顺国联姻蒙国的使团,在路上遇到了袭击,珠宝嫁妆均被抢走,使团人员无一生还,安和公主……亦是。

    玉珥是最先接到这个消息的,因为她安排了探事司的人暗中护送,那个人浑身是血出现在寝殿门口时,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玉珥乍然惊醒,连忙穿上鞋,只披着斗篷便跑出来。

    “殿下!”探事司刘恒跪倒在她面前,用满是血污的脸对着她,颤抖着将一直紧捏在掌心的东西双手呈上,“属下……保护不力,请殿下降罪!”

    玉珥怔怔地看着他,怔怔地低头看着她手上的东西,那是一块染血的玉佩,依稀可见麒麟纹。

    这是……她送给苏安歌的麒麟玉佩。

    “使、使团到底怎么了?”她心中分明有了答案,却不敢承认面对。

    刘恒低头触地,沉痛道:“属下奉殿下命带着十个武功高强的兄弟暗中保护使团到蒙国,到双翼峡谷之前一直都相安无事,但就在使团进入双翼峡谷之时,忽然有人从高处往峡谷甬道砸下巨石,随后便是万箭齐发!”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反应,使团已经伤亡过半!属下等人一度想靠近车架,可皆遭到阻拦,等到属下们杀到车架旁时,安和公主已经身中数箭回天乏术,使团随从也都……殒命了,属下等……”

    玉珥脑子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一阵空白,她像被抽去了浑身力气,眼前一阵发黑,只觉得呼吸都是带着寒意,冻得她四肢无力,险些跌坐在地上。

    “殿下!”汤圆立即就想伸手扶住她,但眼前却快速略过一道白影,已经有人快她一步将玉珥搂住了。

    “琅王爷。”

    席白川面色冷峻,挥手让刘恒下去。

    他拦腰抱起玉珥,将她抱入了寝殿内,他身上还有淡淡的花香味,发梢还有些湿润,似乎是刚刚沐浴好。

    “晏晏,晏晏。”席白川轻轻抚着她的脸,她面无血色,苍白得可怕,看得人心疼。

    玉珥怔怔地看着他,唇微微颤抖,刚说出第一个字,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掉落:“皇、皇叔,安歌她……”

    “我知道,刚才我都听到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那些人为她报仇。”席白川唇在她的鬓发上轻轻吻了一下,声音轻且柔,酥润如二月的春雨飘扬而至。

    “怎么会出这种事?怎么会出这种事……为什么每次我的预感总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我感觉到会出事,但我、我还是没能挽回……我以为有那么多人在,有那么多禁卫军,还有探事司的人……我以为不会出事……我没想到会在这里出事……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再仔细一点就不会有事了……”

    玉珥情绪很不稳定,语言一片混乱,毫无逻辑,只知道一味的埋怨自己,席白川紧紧抱着她,耐心地哄着。

    “这不是你的错,那些人抢走公主嫁妆,他们求财,一定是附近的盗匪,这不能怪你,你做得很好了,这只是一个意外,意外而已。”

    在他的安抚下,玉珥渐渐冷静下来,冷静之后她的脑子如浓云散去,变得清晰不已,她将刚才刘恒说的话在脑子里沉吟一遍,倏地站起身,挣开席白川的怀抱,大步朝外走,秋风吹起她的斗篷,她的神情冷静又危险。

    席白川自然不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出门,连忙追了上去:“你要去哪里?”

    玉珥一言不发进了暖阁,在书架前胡乱翻找了一通,最终找到一张地图,她将其摊开在桌子上,这就是从顺国到蒙国的完整路线图。

    她拎着袖子,快速研磨,用毛笔沾了红墨,在地图上划出了一条路线。

    “使团从安定门出发,过梧桐,涉柳川,穿宁山,至两国边境……”她忽然停笔,“不对,不对,两国边境之后他们应该走的是单翼峡谷,为什么会往双翼峡谷而去?这两个地方的距离足够他们再走一个上午,而且也不能到蒙国,他们去双翼峡谷做什么?叫刘恒过来!”

    席白川看得出来,她看似冷静,其实完全是在强迫自己,她的脸色越来越白,甚至还透着青紫,他蹙了蹙眉,从她手中夺走快要被她捏断的毛笔。

    那根毛笔好似就是能让她抑制住情绪的寄托,被抢走后,她脸上出现了茫然和无措,而更多的是担忧和害怕。

    “坐下。”席白川命令道。

    玉珥呆呆地坐下。

    席白川倒了杯水递给她:“喝了。”

    玉珥像是一个木偶,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在外人看来,她和苏安歌并不是很熟,甚至还没有她和妘瞬熟,那是他们不知道,她和苏安歌也是有过命交情的。

    当初南川江赛龙舟,她遇到刺客团和鳄鱼的双重袭击,她双目失明,落入水中,鳄鱼的血盆大口近在咫尺,是苏安歌冒着危险,用竹竿引她逃生,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们的情分早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如今她惨死异国他乡,她怎能平静?

    谁都无法理解在得知她死讯的那一刻,她那种铺天盖地的悲伤。

    刘恒很快来了,他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身上没有血污,看起来没那么吓人。

    玉珥立马想起身,席白川却按住了她:“你坐着,我来问。”

    玉珥只好呆呆坐着。

    席白川问:“刘恒,你是寸步不离跟着使团的吗?”

    刘恒点点头,恭敬道:“属下奉命暗中保护安和公主,一路上都是尽量靠近车架,可在进入峡谷后,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我们怕被发现,只好离远些。”

    “使团遇袭时,你们是第一时间加入战斗的吗?”

    “是。”

    “好。”席白川颔首明白,手在地图上的线路上滑动,沉声问,“从顺国到蒙国应该走的是单翼峡谷,为什么使团会往双翼峡谷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