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387章 皇太女

第387章 皇太女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养心殿之变后后三天,顺熙帝下旨,将安王府一干人等进行了处罚,连皇后也被废黜,囚禁冷宫,朝廷内就更不用说了,已往无比拥戴安王党的那些人,都要接受彻查,就算本身没有问题,也会受到处罚,要么下贬要么外放,甚至有的直接被罢官或架空。

    总之一时间,人心惶惶,平日里无法无天的文武百官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安王党被打得四分五裂,最大得益者自然是楚湘王党,玉珥也不客气,迅速接手了安王党的势力,将重要职位都换上自己的人,于是等到开秋,朝堂上的气象已经是焕然一新,楚湘王党独大,再无人看匹敌。

    所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顺国也是农业大国,这个庄稼成熟的季节便是百姓们的大节日,帝都中心还一会事,若是去了郊外,便是随处可见晒粮,一眼眺望过去,到处都是忙碌的农民,到处都是饱满的谷粒,的确让人心情极好。

    “这才是百姓,无论朝堂之上如何风云骤变,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春播秋收,井然有序。”

    “自然,说句大不韪的话,即便是天子驾崩,百姓也只会跟着戴三个月的孝,可平日里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怎么会受到影响,何况只是一次朝堂变动,顶多就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此时的郊外既无大雪纷飞的美景,又无百花齐放的意境,有的只是光秃秃的树枝,或飘零的黄叶,实在萧索得狠,但却有两人,一大早就拎着茶具跑到这十里长亭,品茗吹风,兴致来了,吟唱一两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助助兴。

    不过,前头说话的那个,听到后头那句话,斜倚着栏杆,懒散挑眉:“你这岂止是大不韪,你简直是找死,信不信回头本宫去同御史们说一声,让他们轮流上奏,弹劾你一番。”

    后者立即做出不胜惶恐的模样,连忙起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笑道:“那还要请皇太女殿下,高抬贵手,不过想来殿下是不舍得对微臣怎么样子的。”越说靠得越近,像一阵歪风似的,没一会儿就贴上了前者,那双潋滟的眸,像琉璃一眼荡漾。

    前者不躲不闪,笑着看他靠近,只是在唇即将贴上时,轻轻将头偏开,后者顿了顿,盯着那微弯的丹唇翳皓齿,到底是没能压下色心,干脆以下犯上,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回来,直接吻了上去。

    淡淡的茶香,便在唇齿间溢开。

    缠绵的一吻结束,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眸光朦胧得像月下池塘,相顾无言了许久。

    “不要以为你是我皇叔,你以下犯上我就会饶了你!”说着的是被强吻的那个,也就是如今已经贵为皇太女的玉珥。

    养心殿之变后,顺熙帝的身体大不如前,此时百官又提起立储之事,如今孟杜衡已倒,皇储该是谁,已经一目了然,顺熙帝并没有犹豫多久便下旨立了玉珥,连带着先前她在陇西道立的功也一起奖赏了。

    “我还是太子太傅呢,老师教导学生,不是天经地义的么?”这事世上敢把玉珥压着强吻,吻完后还敢这般厚颜无耻调笑的,自然只有一个席白川。

    席白川大败西戎,功不可没,但因为已经是一等尊爵,没办法再升官,顺熙帝只好升他兼职的那些职位的品级,还给了太子太傅的头衔。

    此举看似平常,毕竟他是玉珥的老师,玉珥如今是皇储,他是太子太傅也正常,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个头衔的重点是——从今往后,席白川可以名正言顺留在帝都了!

    在他们去陇西道治瘟疫之前,朝野上下还在议论琅王会被外放到哪里,毕竟自古以来,还没有成年亲王留在帝都的例子,他前些年在外征战是无可奈何,如今战事已定,他也该出京了,但谁都没想到,随着安王倒台,楚湘王上位,他竟然得到了特例,以太子太傅的身份,长留帝都。

    这不得不说,也是一件稀罕事。

    玉珥笑着推开他,整理整理衣服:“以后那些话还是不要乱说比较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虽然现在朝堂上的大臣都是我们的人,但也别忘了还有护皇党。”

    “只是在你面前随意说说罢了。”席白川笑了笑,伸手去泡茶,泡茶的水是泉水,自有一股甘甜,热水注入茶壶,氤氲出的雾气也有别样的清香,他在雾气后问,“最近我看你似乎很忙,怎么今日有空约我到郊外来?”

    玉珥笑了笑,漫不经心道:“只是刚刚被封太女,跟礼部走些程序罢了,今日休沐的,自然要出来放松。”

    “我看最近探事司出入东宫也很密切,如果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尽管告诉我。”席白川左手捏着右手的的宽袖,将注满茶水的茶杯放在她面前,抬起头对她微微一笑。

    玉珥不由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后者以及是那副平淡却又柔和的模样。

    养心殿之变已经过去一月,如今已经是顺熙二十一年的金秋八月。

    万事仿佛已经尘埃落定,但玉珥的心,却开始真正的浮沉动荡,她开始疏离席白川,没被封为太女之前,便借口处理孟杜衡后续时常夜不归宿,被封为太女之后,她又是以各种公务避开了他,这一个月他们单独说的话,比当初一天的还少。

    席白川自然知道,但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完全没有拆穿,每次见面依旧是和以前一样,喊她晏晏,对她微笑。

    但今天反常相约,并不是想重修旧好,而是出于公事。

    “倒真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玉珥放下茶杯,神情凝重道,“探事司查到,孟杜衡和苏域逃往蒙国,但萧何带人赶到时发现,那其实只是替身而已,而真正的孟杜衡和苏域已经去了北沙。你也知道,北沙的情况很复杂,虽臣服大顺,但到底是不是真心臣服还有待商榷,恰好今日老王去世,新王需要朝廷册封,我想来想去,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要不你去走一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