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300章 荼蘼花

第300章 荼蘼花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只是他不能明目张胆放我们离开,否则会引起扶桑王的怀疑,所以我们想离开天水镇还要费一番功夫。”玉珥沉吟,“我曾在宁绍清的书房看到过地图,我们可以走陆路,虽然有点远,但比起水路要安全许多。”

    席白川想的和她一样:“走陆路,我们在海上占不到优势,我已经安排好了车马和干粮,等你的身体好些我们就出发。”

    玉珥看了他一眼,心想昨晚怎么没想她身体不好?

    席白川像是看出她所想,嘴角上扬,煞有其事地说:“那不一样,适当的运动有利于身体康复。”

    玉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对了,你带回来的半身瘫痪的女人是谁?”席白川想起来问,“沈大夫说她的脚是好不了了,这辈子都只能靠轮椅,那女人听完之后就喊着要杀了你。”

    桑雅啊……

    玉珥苦笑:“她是宁绍清的侧妃,在贤王府的时候和我有过过节,但这次我能顺利出来,也是多亏了她。”

    “我们的行程刻不容缓,多一个人多一个累赘,老太医能治好你的身体,没办法只能带着,但这个女人没什么用处,带着不方便。”席白川说道。

    玉珥赞同,她也不大放心把这样一个女人带在身边:“那就先把她留在涂府,让十娘照顾着她,等我们回国安定后,再让人把她接回来。”她答应她,只要她带他们离开贤王府,她就带回顺国,她不想食言,毕竟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多少是和她有关系的。

    席白川对她的安排没什么意见,从袖子里拿出地图,和她讲他们这一路主要会经过哪些关卡,又需要走多远的路,一直聊到傍晚,婢女送来晚餐。

    “说起来,我好像没见过十娘的夫君,你见过吗?”玉珥喝了一口粥,随口问了一声。

    “真巧,我在涂府住了近一个月,也没见过那位涂先生。”席白川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夹了一块筷子菜到她碗里。

    玉珥和他对视了一眼,两人眼底皆闪过异色。

    ————

    在老太医的精心调养下,玉珥的蛊毒暂时蛰伏回去,众人也就准备启程离开,出发当日,玉珥亲自去和杜十娘道谢,将托人买一双婴孩脚镯送个她,无奈笑道:“之前在莱芜镇买了不少,可惜都丢了。”

    “殿下何须客气,如果不是殿下和王爷,哪里有十娘今日?”杜十娘殷切地说。

    说到这,玉珥想起前几天她和席白川聊起的事,琢磨着问:“说起来我都还没见过你夫君,难道你们还没和好?”

    在莱芜镇的时候,十娘说她和她夫君吵架,所以才独自外出采买,可他们都住到她家里来了,人一次都没见到,就真是有些奇怪了。

    杜十娘脸上神情僵了片刻,飞快闪过一丝慌乱,玉珥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头,语气轻柔了些:“十娘,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们,或许我们能帮你。”

    “多谢殿下好意,十娘并没有什么难处,是因为豆腐作坊在城内,现在贤王紧闭城门无法进出,这才没有回府。”杜十娘柔柔一笑,一番话说得八面玲珑,“待将来有机会,十娘定当携夫君孩儿上京拜谢殿下扶持之恩。”

    玉珥看了看她,知道她是在刻意隐瞒,但也没有强人所难,只是微微颔首:“十娘不必客气。”

    话音刚落,内室屏风忽然映出一道人影,玉珥眼尖瞧见,猛地起身:“谁在里面?!”

    玉珥右手一挥,袖内射出袖箭——她的武功被宁绍清所废,席白川怕她不能自保,特意让人设计了这种暗器个她防身。

    袖箭空破空而出,刺穿屏风,直射那黑影,隐约听到一声闷哼,随即内室窗户被人大力打开,那黑影翻出窗户,逃之夭夭。

    玉珥想追出去,杜十娘却忽然捂着肚子‘哎呦’一声,玉珥下意识折返扶她,以至于错过了喊人去追最佳的时间。

    玉珥咬牙,愠怒道:“十娘不必再装了,他已经逃了。”

    杜十娘坐在椅子上脸色微白,不敢看她。

    玉珥走到屏风后的内室,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唯独地上多了几滴血珠,想来是被她的袖箭所伤。

    这个人是谁?

    能进到杜十娘的寝室,还能得她的维护,那必定是她认识的人。

    既然是她认识的人,又为什么需要躲着不敢见他们,现在还要逃?

    玉珥脸色微沉,心里闪过无数中可能性,越想越觉得这个地方再留下去太危险,他们必须离开,起身时眼角无意中扫到窗台一个花瓶,那里插着几株白色的鲜花,花苞很少见很特别,但她像是在哪里见过……

    玉珥蹙眉想了想——荼蘼花

    荼蘼和曼珠沙华一样都是佛典里提到的花,她在白马寺的藏经阁看到过关于这种花的记载,被称为末路之美,象征离别和结束。

    这种花一般人家不用用来装饰,毕竟意义不好,杜十娘的房间里摆设了这种花,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这种念头也只在玉珥脑海中一闪而过,她也无暇深究下去,当务之急是即可动身离开天水镇。

    “殿下,十娘是殿下救的,绝对不敢有要伤害殿下之心啊!”杜十娘看她出来,连忙跪在她的面前哭诉,“十娘不敢隐瞒,那人十娘的确认识,但他在此绝对没有恶意。”

    玉珥皱了皱眉,她也不愿意相信杜十娘会害他们,只是现在他们是在敌国的地盘上,为了救她,席白川他们已经搭进去很多人了,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再出差错。

    “十娘,你好自为之。”

    对视了许久,玉珥最终也只说出了这句话,孰轻孰重交给她自己去掂量,但她想,今日之后她应该不会再对杜十娘太过信任。

    听到这句话,杜十娘扶着已经五个多月大的肚子,身子微微颤了颤,看着玉珥离开的背影,长袖下的手指渐渐收紧,眼底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动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