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99章 情蛊

第299章 情蛊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无意中发现蒙国有客商暗中和扶桑互市,所以就将计就计,也假扮成蒙国来的客商,以贩马为由和宁绍清手下的人搭上线,有了第一次交易成功,宁绍清对我们的戒备就没那么深,否则我们也进不去贤王府。”席白川咬咬她的耳垂,低声问,“我给你传的珍珠你收到了吗?”

    想起那两颗珍珠,玉珥脸上的笑软了些:“收到了,其实就算你不传,我也知道你在天水镇。”

    席白川挑眉:“你怎么知道?”

    玉珥没回答,只是懒洋洋地靠在床头看着他,眼眸从他脸上一寸寸滑过,似要把这张脸更清晰地印在自己脑海里。

    “对了,汤圆在哪里?”

    “因为带着她不方便,所以才在小岛上,她和陈莹莹玩得不错,等我们回去再去接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渐渐的,玉珥有些困倦,打了个哈欠,席白川便抱着她躺下,两人相拥而眠,度过一月来最安稳的一夜。

    可惜这温馨时光没持续多久,第二天一大早席白川就被轰出去了,敢这么做的人,自然是现在谁都要给几分面子的老太医。

    只穿着中衣,还赤着脚站的席白川在房门口风中凌乱。

    好巧不巧,这一幕被素来和他不对盘的姑苏世子看到了:“哎呦,这不是我们英明伟大神武的琅王爷吗?这是怎么了啊?”

    席白川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呼吸一下晨间的新鲜空气罢了。”

    姑苏世子乐了:“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是有人敢连王爷的面子都不给。”

    “我说姑苏世子,现在晏晏也救出来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席白川眼神不善,“据我所知,草原王身子似乎不大好,难道你不用去坐镇吗?”

    姑苏野灵活地一个后空翻,落在护栏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闲闲道:“多谢王爷挂心,我父王身体好着呢,我护送玉珥回到帝都,我就走。”

    还要跟着回帝都?

    席白川微微眯起眼睛,借着晨曦的阳光打量着他,半响后才道:“这次世子大义凛然,远赴扶桑协助本王救出殿下,本王很感激,但接下来的事本王想本王自己能做得好,不必再劳烦世子。”

    “你能做好是你的事,我想送玉珥是我的事。”姑苏野声音淡淡。

    席白川唇角微勾:“随你。”

    姑苏野冷哼一声,心里暗喜总算是扳回一成,以前老是被他压着别提多郁闷了,这口气总算出了。

    可还没高兴一会儿,他就又听到席白川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反正世子和相宜公主已经有了婚约,就当是去看望未婚妻。”

    姑苏野:“……”

    老太医一边为玉珥针灸,一边用不冷不热气的语气说:“我昨晚翻阅了有记载相思蛊的书籍,确定相思蛊是有两只,一雌一雄,并且体内有雌蛊的人会不受控制、不知不觉、不可反抗地爱上体内有雄蛊的人。”

    玉珥心口倏地一紧,脑海里不由自主闪过昨晚和席白川缠绵的画面,她确定自己是爱席白川的,可……可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作祟,更不知道那个拥有雄蛊的人不是席白川。

    如果不是他,那她将来真的会受****控制,去爱上另一个人吗?

    这太可怕了。

    她接受不了。

    玉珥连忙问:“老太医,****取得出来吗?”

    老太医看了她一眼:“我还在找,但据我所知,没有。”

    ****历来被称为蛊术中的无解之术。

    玉珥低垂眉眼,笑得苦涩:“这么说,我的感情这辈子都被我自己控制?”

    老太医思索了一下:“你体内这条相思蛊跟我所知道的相思蛊有些区别,应该是被人改造过的,或许下蛊之人手里有取出虫蛊的办法。”

    玉珥眼睛微亮,虽说现在她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对她下蛊,但有希望也总比没希望来得强。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中蛊是在吴家镇,被吴三儿的母亲下的,或许从她身上查能有些线索。

    老太医整理着药箱,声音冷淡:“也别高兴太早,蛊虫留在身体里的时间越长,对你的伤害越大,再加上你的武功被废,身子底太弱,我看不出两年你就会气血两亏而亡。”

    玉珥背脊一僵,片刻后才缓缓道:“……我知道了……还请您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的身体情况……”

    老太医还想再说什么,但唇动无声,最终他还是一言不发地拎起药箱离开。

    老太医前脚才出门,席白川后脚就进来,依旧是赤着脚衣衫不整,看着玉珥怏怏道:“刚才满院子的人都来围观我,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这么丢人,你可要赔我。”

    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玉珥忍笑:“人生要多尝试几个第一次才功德圆满。”

    席白川好气又好笑,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为夫。”

    玉珥脸一红,却忍不住微微扬起嘴角。

    “那老头说你的身体怎么样?”席白川让人送水洗漱,一边换衣一边问。

    想起老太医的言语,玉珥眼神暗淡了些,但怕被他看出来,连忙低下头,声音故作轻松:“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劳累过度,好好调养就没事。”

    “只是这样吗?”

    玉珥勉强笑笑:“这样还不够?”

    “当然不是,只是你的脸色很差,担心你还有别的病症。”

    “宁绍清怕我逃跑,废了我的武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身体看起来比较虚弱吧。”玉珥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转而问,“昨天我去见了宁绍清,已经和他达成协议,我许诺扶持他上位,他答应百年内扶桑不会与顺国为敌,更不会再助西戎,等我们回到陇西道,就可以放心对付西戎,不用再担心扶桑会在背后捣鬼。”

    席白川穿上长袍,系着衣带,一双凤眸微微眯起:“宁绍清是聪明人,他本就怀疑他弟弟要和他争位,再加上你带去的那些书信,他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好。”

    玉珥顺手拿起他昨晚丢在床上的腰带,跳下床跑到他面前,低头为他束腰,动作自然亲密,看得席白川嘴角一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