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97章 晏晏,过来

第297章 晏晏,过来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南海上惊心动魄的分别至此不过一月,但两人均是觉得仿佛过去了十年或数十年,也不知怎的腾起一股强烈的悸动,驱动得浑身都在躁动,却不知该怎么缓解这难耐。

    席白川缓缓勾唇,眼神平静又眷恋,仿佛天上地下,他只能看见她一人。

    须臾之后,他一手撑伞一手伸手:“晏晏,过来。”

    那眼泪便是这般猝不及防地夺眶而出,她低低地呜咽一声,便什么都不管不顾地扑过去——这个怀抱在她身陷敌营时,被她无时无刻恋念着,若是思念能成字,那她的四肢百骸必定也都被写满了。

    席白川抱紧她,嘴角勾出一道温柔的笑,半阖着眼睛,近乎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他的晏晏……

    他的晏晏……

    “我还以为我把你弄丢了呢。”席白川稍稍分开她些,捧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脸上有失而复得的庆幸。

    玉珥眼泪还在掉,但又觉得这么多人看着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抬起手擦掉眼泪,随口一扯转移话题:“你为什么要撑着伞啊?现在没下雨啊。”

    “撑伞也不是为了遮雨。”席白川嘴角忽然勾出一道狡猾的笑,玉珥却还懵懂无知:“那是为了什么?”

    话音才落,唇就被人咬住。

    竹伞微倾,遮半面涟漪。

    她没想到他竟然这般急不可耐,在这大庭广众,十几双眼睛下就敢来吻自己,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天地将陷入了一片沉寂,她感官被震撼得全无,只能感觉到唇上不断传来的缠绵和炙热。

    想推开,舍不得。

    想接受,又害羞。

    席白川一开始吻得清浅缓慢,缠绵又温柔,仿佛是在对待自己易碎的珍宝,可柔情过后便是狂风暴雨的掠夺,几乎把她就地拆吃入腹,一阵激吻之后便使得她喘息连连,几乎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到这个时候她也才彻底明白,撑伞的作用是什么。

    “咳咳——”一声提醒的轻咳之后,席白川才微笑着放开玉珥,将竹伞收起,玉珥脸上分明是烧起来了,却还故作镇定地转身,看着脸色又黑又红的沈无眉说:“沈大夫。”

    “殿下倒是越来越能耐了,竟然都学会装病了。”沈无眉一脸幽怨地看着她,“要不是十娘解释,我们都以为你又被宁绍清抓了,真盘算着要不要再攻一次贤王府。”

    玉珥看了一眼苦笑着举手求饶的杜十娘,摸摸鼻子老实认错:“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杜十娘走下台阶,搂着玉珥的胳膊往房间走,一边走一边说:“幸好你平安回来了,否则我肯定是要被骂死了。”

    被拉着走的时候,玉珥下意识回头看了一下席白川,看到他也跟着过来这才放心。

    “殿下先躺到床上去,让沈大夫帮你再号号脉。”杜十娘扶着玉珥躺下,玉珥看她挺着给五六个月大的肚子忙进忙出,有些过意不去,皱眉道:“十娘,今天你也累了,去歇息吧,这里有别人呢。”

    杜十娘温软浅笑:“那好,我回房休息了,顺便让厨房给你们做点点心。”

    “多谢十娘。”

    目送杜十娘离开房间,玉珥心中闪过一个疑惑——怎么没见十娘的夫君?

    席白川在床边坐下,握着她的手,宽厚的掌心包裹她的小手,暖心的温度不断传来,玉珥笑了笑,眸子里却多了一些从未有过的庆幸。

    “都出去都出去,看个病围观个屁啊,围观就能把病治好吗?”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不像是沈无眉的声音,玉珥有些惊讶,探头一看,竟然是老太医。

    “老太医,你怎么会……呃……”玉珥看到了席白川脸上那怎么看怎么坦然,但却怎么看在怎么不对劲的笑,忽然就明白了什么,于是不敢再说下去了。

    老太医气呼呼地提着药箱走过来,不客气地把席白川给挤开,然后坐在床边瞪着包括席白川在内的围观群众,席白川无奈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这一走,萧何刘季安离等人也没理由再看下去了,没一会房间里就被清场,只剩下两个大夫一个病人,房门关上前还隐约听到安离一声嘟囔:“怎么当医生的都是这个怪脾气?”

    老太医长长吸了口气,对着房门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仿佛是想传过房门将那聒噪的人给瞪出三四个窟窿出来。

    “安离的性子就是这样,老太医莫怪。”玉珥连忙道。

    老太医冷哼:“以现在老夫的处境,怪又如何,不怪又如何?反正我都是你们阶下囚罢了。”

    玉珥也一脸严肃地说:“如果老太医怪的话,我回头就让安离去刷一个月的茅房。”

    老太医没好气地对她翻了一个白眼,但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沈无眉,淡淡问:“以前她的身体是你调养的?”

    “不是我,是我徒弟。”沈无眉摸着胡子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老上那么几岁的人,淡淡道,“不过殿下的身体我也有所了解,你想知道什么也可以问我。”

    老太医冷哼:“问个屁!你知道个屁!你们中原的大夫把蛊术视为杏林之耻,个个都看不起蛊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是能看出她身上是什么病,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你泡酒!!”

    沈无眉也哼:“你的脑袋是千年人参还是万年灵芝?泡酒能治病吗?谁稀罕啊!再说你们的巫蛊之术,净是用来害人的,别谁是我们杏林不齿,我看全天下也没几个人看得上你们!”

    “死老头,你想吵架是吧?”这两人的性子差不多,而且一个比一个古怪,没说两句又吵起来了,老太医撸着袖子起身,“我还就告诉你们,我们扶桑和冬雷的百姓最佩服的还就是蛊术,而且你们殿下今天没我这蛊术还就活不了了!”

    沈无眉冷笑:“呵呵,是啊,否则你们也不会国土二分,你们扶桑人的本事也就用在研究这巫蛊之术上了。”

    老太医被气得脸红,狠狠一摔药箱:“我不治了!你行你上!”

    “……”玉珥看着这两个吵架跟孩子似的老头,脑门直疼,连忙哄着,“沈大夫你先去吃点东西吧,等会再过来。”

    沈无眉一摔袖子,气壮山河地‘哼’了一声之后就大步走出去了。

    老太医还在生气,玉珥只好道:“老太医别生他的气了,沈大夫和你一样是心直口快,但人很好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