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69章 他埋怨自己

第269章 他埋怨自己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傍晚沈无眉将野灵芝直接加莲子、陈皮和本地乌鸡炖汤给大家喝,味道鲜美,众人喝着赞不绝口,但其实他主要是想让席白川多吃点——这些天他除了喝药以外,都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实在是让人担心。

    只是他到最后也只是尝了两口,就又躺下睡觉了。

    “他是心病。”杜十娘身体倒是没有大碍,只是脸色有些白。

    沈无眉看着手里的汤,深深叹气,他又何尝不知是心病,可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他这样就是在作践自己的身体啊。

    杜十娘和沈无眉离开之后,席白川才睁开眼睛,平日里那双神采奕奕,骄傲自信的潋滟凤眸如死灰一般无关,就仿佛他此生所有的希望和意志都已燃烧待竭一般。

    而那个陈莹莹便是在此时进来的,她端着一碗糯米粥,小心翼翼地说:“公子,我看你都没吃什么东西,想着是不是不合你胃口,所以就特意煮了甜糯米粥,很好吃的,你要不要试试?”

    “多谢,但我不饿。”席白川声音冷淡道。

    陈莹莹不放弃,再接再厉,又往前走了一步:“试试吧,你试了之后不喜欢我再拿走。”

    席白川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就见她一脸的欲语还羞模样,像极了那些对他别有所图的女子,心底一阵厌恶,声音更冷了几分:“我说,我不饿。”

    陈莹莹被他那凌厉阴鸷的眼神吓了一跳,不敢再造次,连忙转身跑出去,跑到门口时又听到他说:“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来!”她背脊又是一颤,手慢慢捏成拳头,脸上又烧又怒,眼睛一瞪,大步出门。

    席白川随手抓起一旁的树枝对着门口一射,将撩起的竹帘打了下去,房间内恢复封闭,他才重新闭上眼睛。

    ——

    席白川的消沉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不相信玉珥就这样没了,所以在用信鸽联系上安离等人之后,便开始下海捕捞搜查,必定是要活见人,死见尸!

    安离接受命令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但他才刚刚一迟疑,席白川马上就瞪眼过来,那眼神充满警告的意味,他只好叹了口气:“是。”

    出动了数十条船只下海搜查了半日都是一无所获,众人都难免灰心丧气。

    “大海那么大,找个人没那么容易啊,而且啊,海里有鱼会吃人的,没准已经……”陈老三都忍不住说他们了。

    席白川眼神骤然一冷,陈老三立即闭嘴出门了。

    “主子,他说的话虽然难听,但是却也不是不可能。”安离皱眉说。

    茶杯被重重搁在木桌上,席白川脸色苍白却不减半点威严:“我说,活见人,死见尸。”

    安离叹气,认命点头,心里却是想着,主子对那女子越来越上心了,这会不会影响到以后?要不然,先将此时和将军他们说说?也许他们的话,主子会听?

    打定主意,安离便心安了一些。

    “我刚才去仔细看了殿下坠海的那个位置,我发现船舷断得有些蹊跷。”刘季手里握着一根木材回来,将木头放在桌子上,指着上面几道痕迹说,“这个,是铁爪的痕迹。”

    铁爪,一般用于攀高,广泛用于攀岩或攻城。

    席白川立即拿起木材仔细看了看,确定是铁爪的痕迹,他脸色顿时一沉:“这艘船虽然不是全新,但是我当初买下它时仔细检查过,绝对没有这么明显的瑕疵,所以这个是买过之后留下的痕迹!”

    买后留下的……又那么凑巧在玉珥坠海的位置……

    席白川捏紧木材,声音沉沉:“去把那两个船夫给本王带过来!”

    他每次自称‘本王’的时候,语气里都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凛然感,安离不敢耽误,立即跑出去,把那两个船夫拎了过来,丢在席白川脚下。

    席白川正在喝药,这种动作在旁人做来饱含病态,但他却做得优雅且尊贵,仿佛喝的不是药,而是什么名贵补汤,船夫跪在地上不敢起来,脚有些微微发抖。

    席白川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药汁,声音平淡像是日常寒暄那般:“你们当船夫有多久了?”

    “小的们已经做了五六年了。”船夫老吴说道。

    “既然都已经做了五六年,那么应该对海域很熟悉才是。”席白川声音不冷不热,“我问你们,那场暴风雨,你们是否已经提前知道会到来?”

    两人脸色明显微变,老吴僵了片刻还是嘴硬回答:“小的们、小的们怎么可能能提前知道暴风雨会到来……”

    “船夫渔民都是靠海为生的人,你们是对大海最熟悉的人,怎么可能不懂?!”席白川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你们怒道,“要是真不懂,那你们到现在还能活着,也真是命大!”

    两人被他忽然降下的怒气吓得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什么都不敢再说。

    席白川的身体也还没恢复,一番怒火发泄下来,脸色更白了些,安离在旁边看着有些担心地过去扶住他,哪知道席白川直接甩开他的手,自己慢慢坐下。

    安离僵了僵,他知道席白川其实还在气他隐瞒玉珥在溧阳县的情况的事,轻轻叹了口气,垂手重新站到了一旁。

    “我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在我手上,我要弄死你们易如反掌,再敢有一句隐瞒,就等着去见阎王爷吧!”席白川说得狠辣,船夫哪里见过这种画面,当下吓得浑身发抖,连声求饶命。

    席白川沉声问:“谁指使你们的?”

    “小的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在王爷找小的撑船的前一刻就来了两个人,问我们这几日的南海海域天气情况,小的没多想就告诉他们,还劝他们现在不能出海,否则在到达南海之前一定会遇到暴风雨,谁知道他们就给了我一锭银子,让小的在王爷来问的时候,说天气晴朗……”

    席白川听完缓缓闭上了眼睛。

    果然是早有蓄谋。

    那些人应当是准备了两种抢走玉珥办法。

    其一是假扮渔夫跟着他们上船,伺机而动。

    其二是利用海势分散他们注意,明夺暗抢。

    他在心里深深地埋怨自己,如果再仔细一点,对船夫再盘问清楚些,那会不会就不会有今天这种事情了?

    上次裴浦和能成功劫走她,很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大意,这次又是如此,他发誓要保护好她,可偏偏总是让她身陷囹圄……他埋怨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