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43章 大明湖畔的琅王爷

第243章 大明湖畔的琅王爷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今早探子来报,说发现西戎的大王拓跋赫昨天夜里秘密乘船西下到了扶桑,而这几日扶桑王恰好告病没有上早朝,下官怀疑这两人是否约在了某处秘密相见!”赵入平沉声道。

    原来是这事。席白川倒是不在意地笑了笑:“本王还怕他们不见面呢。”

    “王爷的意思是?”赵入平蹙眉,不懂他的计划。

    “陛下曾说过‘小小西戎,小小扶桑,竟也敢在我泱泱大顺面前放肆,真是岂有此理’,你听,陛下都说没有这个道理,那我们做臣子的自然要听。”席白川微笑,“不合理的东西,人人得而诛之。”

    赵入平脸色一变:“王爷想除西戎和扶桑?”

    席白川高深莫测地一笑:“扶桑和冬雷在数百年前被高祖分裂,两国如今宛若仇敌,但不管怎么说,唇亡齿寒,若动扶桑,冬雷就该自危,到时候要面对的就是三个国家的威胁,本王还不至于给自己找不痛快。”

    西戎、扶桑、冬雷虽然都是小国,但若是抱成一团,也不容易对付。

    “所以王爷只是想要西戎?”赵入平明白了—扶桑虽和西戎结盟,但到底都只是利益之盟,一旦威胁大过利益,那利益之盟便会土崩瓦解。

    “拓跋赫当初歃血发誓,绝不会再与顺国为敌,本王这才饶他一命,让他继续去做西戎王,没想到这才几个月就又不安分了,看来这次是不能再留情面了。”席白川伸手拎起茶壶倒了杯水推给赵入平,茶水满杯溅处些许水渍晕开在桌布上,像一朵乍放的墨莲,也想一颗膨胀的野心。

    赵入平盯着茶杯看了半响,再抬起头看席白川时,眼底多了些别有深意,语调不重不轻:“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爷想做事之前,还是多考虑陛下为好。”

    席白川挑眉,他们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只需点明三分便是足够,他自然知道赵入平在此时搬出顺熙帝,是为了警告他为人臣子的本分,很多事情可不是他这个区区行军大总管能做主的,这西戎要不要灭,要怎么灭,关键是看顺熙帝的算盘。

    “这是自然,臣以君为先。”席白川笑得纯良无比,好似真是一个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良臣。

    赵入平这才满意,但却又忽然听到他道:“等会本王要出趟门,可能要几天后才回来。”

    顿时一愣,连忙追问:“王爷要去哪里?”他可是堂堂行军大总管,几万军士都在他的麾下,怎么能离开几天?

    席白川将茶杯递到唇边,遮住那抹算计的笑。

    ————

    溧阳县,刺史府。

    “再吃一点吧,你不是说这豆腐好吃吗?”这几日玉珥除了处理政事外,将更多的时间都用在照顾重伤未愈的付望舒身上,以至于都练就了如何在失明的情况下准确无误地把米粥送入付望舒的嘴里。

    此时付望舒都已经被她喂下去一大碗豆腐米粥了,再也喝不下去,错开头避开勺子,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哭笑不得:“沈御医说的是适当饮食,不是吃到撑,我真的吃不下了。”前几日不过是顺口夸奖了这豆腐好吃,怎么就连着几日做豆腐粥?再好吃也会腻好吗!

    玉珥搅了搅碗里剩下的米粥,有点遗憾地把碗递给汤圆:“那好吧。”

    付望舒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心想自己在床上多躺几天,将来下地时一定能发现自己的身材胖了一大圈。

    这种既甜蜜又忧伤的滋味啊……

    “那你要喝药了吗?”他这边还没喘口气,玉珥又热情地说,“药好像熬好了。”

    付望舒连忙道:“等会再喝,等会再喝。”刚刚吃撑,又去喝药,等会肯定要吐出来。

    于是玉珥又很遗憾地叹了口气。

    这个叹气让他微微僵了僵,付望舒忍不住看了一眼她,心里有些诡异地想,不能喂他让她感觉很遗憾吗?她很喜欢喂自己吃东西?

    于是付望舒的脸也巧妙地红了。

    而汤圆则是心情很复杂地站在一边——这都是什么见鬼的节奏啊?殿下您忘记了大明湖畔的琅王爷了么?

    “郑和带人进了刺客交代出的那个小树林里搜查,可惜什么都没发现,我猜早已经是人去楼空。”前一秒还在风花雪月,下一刻就谈政务,玉珥的转变太快,付望舒都有点跟不上节奏,怔愣了片刻才回神,掩饰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才说:“我们手上有他们的活口,他们自然不放心要逃。”

    “我想也是这样。”玉珥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一时间屋内陷入了沉默,两人心里都有各自的思量。

    玉珥走神间,忽然感觉眼睛被谁的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她顿时一愣,下意避开他的手,茫然地转过头去,那无神的眼底便映着付望舒有些心疼的神情,他低声问:“眼睛……什么时候开始的?”

    原来是问这个。

    玉珥摸摸自己的眼睛,神情轻松道:“第一次发洪水的时候,是烛阴蛇毒,沈大夫已经在尽力研究解药了。”说着还对他扬起一个笑容,“没大碍的,我都习惯了。”

    第一次发洪水的时候……那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她就是这样,在一片黑暗中孤独踟蹰了一个月吗?付望舒眸子深了深,语气都染上了一层从未有过的温柔:“下次这种事情,不必一个人扛着。”

    因为眼睛看不见了,所以对外界传来的一切声音都很敏感的玉珥,听出了他语气里那几乎不加掩饰的别样情绪,她脸上的神情忽然有些不自然,僵硬地笑了一下,假装听不懂他的弦外之音:“你这是在诅咒我吗?这种事情谁会希望有第二次啊。”

    玉珥不动声色地挪着屁股坐远了一点,忽然发现袖子一紧,像是被谁拉住了。

    “殿下……”付望舒拉着她的袖子,动了动满身伤痕的身体,忍着痛楚靠近她一寸,“汤圆知晓,萧何知晓,刘季知晓,沈大夫知晓,沈御医也知晓,瞒着我的原因,是因为在殿下心里,我达不到知晓的地步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