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17章 这个锅我不背

第217章 这个锅我不背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的确,蛇类一般都是存在荫蔽潮湿、人迹罕至、树木繁茂且饵料丰富的环境,怎么可能无无缘无故出现在妘府?”萧何猜测道,“那条蛇会不会和妘老的死有关系?”

    话音才落,就有衙役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启禀大人,沈御医检查出死者所中的毒掌中含有蛇毒!”

    蒋乐易立即下令:“以妘老房间为中心点,给我把那条蛇找到!”

    “是!”

    紧闭的窗户被‘唰’的一下打开,刺眼的光线顷刻洒满屋内,玉珥施施然地转身靠在窗沿,月白色的胡服映着晨光浮动,在她的周身覆上一层虚无的金光,仿佛自九重天上而来的仙子一样。

    她双手环胸,挑眉问:“我想知道,那晚你为什么会去妘老的后窗?”

    妘宏眼神微闪:“只是碰巧路过。”

    “午夜亥时末,妘府静谧一片,那个地方黑灯瞎火,你怎么会路过?”玉珥似笑非笑地睨着他,直言道,“你也是去偷听你爷爷和你父亲聊些什么的吧?”

    “不是!”妘宏脸色一变,反应也有些激烈,随即又觉得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去过后窗?”

    玉珥笑眯眯道:“因为我当时也在后窗。”

    “真的是你!”妘宏猛地站起来,指着玉珥,大声说,“你承认了!你承认你那晚去过妘府!大家都听到了啊,她亲口承认杀了我爷爷了!”

    “你是不是傻啊?”汤圆都看不下去了,“我家殿下只承认了她去过后窗,什么时候承认她杀人了?”

    妘宏一愣,随即又道:“如果不是去杀人,那你为什么三更半夜偷偷潜入我家?”

    “散步不行吗?”玉珥故意气他。

    “如果你心里没鬼,刚才为什么不承认?”妘宏咬牙,眼底燃烧的强烈怒火几乎要溢满出来,“你为什么要杀害我爷爷?我爷爷哪里得罪你了!”

    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玉珥沉声道:“我最后再说一遍,妘老不是我杀的!刚才我没承认,但是我也没否认。”

    “是你的思路错了,你一直认为那晚躲在妘老后窗下的黑衣人就是杀害妘老的人,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还藏着另一伙夜入妘府的人,是他们杀害了妘老。”付望舒淡淡道。

    另一伙人……

    那晚的妘府,真的进了另一伙人么?

    妘宏的扶着桌子重新坐回椅子上,神情有些茫然。

    “我知道你一直很敬爱你的爷爷,他被人谋害你心里很难受,急于找出凶手,我也和你一样,我也急于洗清嫌疑,所以我们应该合作。”玉珥看着他说。

    妘宏唇动了动,终于是说了:“近两年爷爷的身体差了很多,特别是今年,时常头疼腰酸,吃了很多药都不见好,七十大寿之前他说要立遗嘱,将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而且还说下一任族长之位,会将年轻一辈的妘家子弟一起考虑进去,很多人都说我很有可能得到族长之位,因为家里大小事都是我在管,爷爷经常夸我是干大事的人。”

    玉珥听着挑眉,和付望舒对视了一眼。

    “爷爷七十大寿之后,就说要挑个日子将遗嘱公开,然后移交族长之位……这几夜我都因为这件事睡不着,前天晚上也是如此,就到院子里吹吹风,却瞧见爷爷房间的灯还亮着,看到他在和我父亲说话,我以为是在说遗嘱的事,就跑到后窗想偷听,谁知就遇到了你们。”

    这样说的话,顶多也只能算是觊觎族长之位,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至于神神秘秘成那样吗?玉珥都差点以为是他贼喊捉贼。

    付望舒问:“而后呢?”

    “我和黑衣人过了几招就被他们跑了,爷爷下了命令一定要抓住他们,所以我也就带人去追。”妘宏老老实实交代,“只是没抓到,折腾到了一个多时辰才回房休息,天亮就听到爷爷被害的事情,自然便以为就是昨晚那两个黑衣人下的毒手。”

    “你倒是会以为,无缘无故让我背了黑锅。”玉珥撇嘴,站直身子对付望舒使了个眼色,然后便转身往内堂走去,付望舒也无声地跟上她。

    后堂停放着妘老的遗体,玉珥坐在桌案上,晃着脚打量着尸首说:“那晚我们在妘老的后窗听到他和妘飞的对话,已经可以确定能南川江底的尸体跟他们的确有关系,然而就在此时,妘老死了,你说妘老会不会是那些利用鲛神兴风作浪的人杀死的?”

    付望舒轻轻摇头,说道:“现在的一切都不好说,只能看蒋大人那边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蛇毒……”玉珥脑子里闪过昨晚那条咬了自己一口的红色小蛇,抿唇暗忖,前天晚上莫可也在妘府啊,这会不会有关系?

    付望舒走到妘老的尸体旁边,他身上穿的衣服干净整齐,明显是被人换过的,那他遇害时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上,是否有他们需要的信息?想到这个可能性,付望舒立即让人去把妘老遇害时穿的衣服拿来。

    在昭陵州,人死后,生前的贴身物品都要一起焚烧掉,所以妘老遇害时穿的那身衣服也因为要被焚烧,所以奴婢们没有拿去清洗,付望舒拎起衣服,一眼就注意到了衣襟的一个撕裂开的口子。

    玉珥凑过去看了一眼,又拿起另一件衣服左右看了看,道:“妘家家财万贯,妘老怎么可能穿裂开的衣服,所以这个应该是凶手留下的……中衣也是这个位置裂开,这么整齐,应该是一击下去,外衣和中衣一起裂开。”

    付望舒语气肯定道:“能制造出这种裂缝的人,武器应该是长鞭。”

    “长鞭?不应该是利剑吗?”玉珥奇怪地看着他,付望舒则是直接展示开裂口,解释道:“利箭划破衣服,裂口应该是整齐笔直,但长鞭则会造成这些断开外翻的丝线。”

    仔细一看那裂口的丝线果然是外翻的,玉珥由衷赞叹:“不愧是兵部尚书,果然对武器很有研究!”

    “……”其实这个也没什么直接关系,付望舒道,“我猜想,那个人应当是先用长鞭划破妘老的衣襟,再下毒掌,原因是蛇毒要直接接触很皮肤才会发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