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10章 很重要的玉佩

第210章 很重要的玉佩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贫。”玉珥冷哼。

    “现在先不说了,去换身衣服吧,小心明天着凉。”席白川推着她进房,还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低笑道,“我承认你水性不错。”

    脸微红,玉珥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席白川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也是去换身衣服。

    进门之前,玉珥望了一眼天际,心想再有两个时辰天就该亮了,天一亮,他就有走了。

    心情顿时有些怅惘。

    ……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玉珥没有在屋内停留片刻便立即开门走了出来,果不其然席白川依旧站在她房门口,靠着廊住双手环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开门声,才转过身来,他的衣服已经换了宽袖白袍,夜风吹动他的长袖和黑发,瞧着有几分飘逸。

    “晏晏,到皇叔身边来。”他伸出手对她轻轻召唤。

    四下静谧,除了夜风也便只有他们两人的呼吸声,玉珥本是想过去的,但她这人总有奇怪的小性子,比如心里也紧张脸上越冷静,比如大事都喜欢自己亲力亲为,再比如席白川对她类似命令的语句,她从来不听。

    此时,他让她过去,她忽然就不想过去了,站在门边和他对视。

    席白川素来是最懂她的,看着她嘴角忽然扬起了几分笑意,迈开步伐朝着她缓缓走来,玉珥看着他一步步走进,想起他明早就要离开,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席白川站在她面前,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拂到耳后,两人无言对视了许久。

    玉珥觉得有些尴尬,刚想扯话题聊聊今晚在妘家的事,却听到他开口:“当初陛下把你交给我的时候,说‘无溯,天下底定,朕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对于玉珥便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朕信不过任何人,你且帮朕多顾着她好么?’这一顾便是十五年,这五千多个****夜夜我都住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看着你,可是……”

    他眉宇间多了几分难以看清的晦涩:“可是晏晏,我当真离你最近吗?我什么有些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看不清你呢?”

    玉珥心口一颤,忍不住抬起头深深地望着他的眼,她记得他的眼是最好看的凤眸,眼神如潭水深邃,可现在她眼前却是雾蒙蒙的,像是隔着一层怎么都扯不掉的薄纱,看什么都不清楚。

    席白川将她拥入怀中,唇在她眉心落下,温软的唇一触即分,他声音低沉道:“都说女人是猫,敏感又多情,晏晏,那你告诉我,你的情要什么时候才落到我头上?”

    闷不做声了一会儿,玉珥在他怀里闷声说:“我才不要是猫,猫一点节操都没有,谁对它好就跟谁走。”汤圆以前养了一只大白猫,结果被平王爷喂了两次小黄鱼就再也不回来了,她才不是猫。

    席白川闷笑了一声,脸埋在了她肩窝处,声音低沉道:“晏晏,你还记得在出发来昭陵之前你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玉珥沉默。

    “你说,等平复完疫情,就告诉我你对我们感情的看法,现在瘟疫的事情算是解决了,那你能告诉我,你的想法了吗?”席白川捧着她的脸,手指轻轻摩擦她的颊侧,声音眷恋又有几分诱哄。

    玉珥一愣,这话的确她说过,可是……

    “难道你从没想过?”席白川不高兴地皱眉,忽然快速低头在她的鼻尖咬了一下,“小骗子,你又骗我。”

    玉珥无言以对,她也并非没有想过,他每天都在自己面前晃,每不去想都不行,只是……没想出个结果罢了。

    “现在不逼你,你什么时候想出答案,就什么时候告诉我。”席白川松开了她,温暖的怀抱忽然脱离,玉珥心底恍惚了一下,他却又开口,“时辰不早了,把玉佩还给我,然后去休息了。”

    “什么玉佩?”玉珥一愣。

    “貔貅玉佩。”那日抵挡洪水时,他将玉佩亲自交到了她手上,上岸后她没有主动还给他,他也就没要回来,但他明日一早就要离开溧阳县,他怕到时候忘记要了,所以才会在此时开口。

    玉珥也才想起来,那块玉佩被自己放在了某件衣服的袖袋里。

    转身回房拿给他,席白川看到玉佩就是一笑,珍重地握在了手里,玉珥还没见过他对一样东西这么在乎呢,忍不住问:“这玉佩对你很重要吗?你好像从来都没离开离身过。”

    席白川捏着玉佩轻笑了一声,眼底流光溢彩,像是想起了什么趣事:“当然很重要。”

    他没有再说,玉珥也就没有再问,互道了一句晚安便各自回房歇息。

    然而这一夜,两人皆是无法入眠。

    席白川躺在床上,手里把玩着玉佩,眼神深远,像是回忆到了许多年前。

    窗外忽然有响动,随后一道黑影溜了进来,席白川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看是谁,淡淡道:“拿来。”

    一份印上朱红色火漆的信件从黑暗中递到了他手上,席白川抿唇,盯着那‘密函’二字看了半响,才将封口撕开。

    目光在纸上滑动,迅速将内容看完,清俊的眉心微微蹙起,唇间溢出三个字:“皇三子……”

    “皇三子拥兵自重也并非一日两日了,和他的封地相邻的皇八子时常受他欺负,而皇四子和皇八子同胞兄弟,为了皇八子也没少和皇三子起冲突。”传递消息的下属低声道。

    席白川摩擦着手里的信件,眼底翻涌着些许算计和思量。

    皇三子的封地是辽东道,对外不接边疆,对内不当粮仓,在顺国各道府中算是普通,唯一特殊的就是安南道生产着地处严寒的顺国百姓日常最需要的—炭。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块封地也是非常重要的,交到这么不懂进退的人手里,席白川都为顺熙帝捏一把汗。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笑,那一笑像是午夜乍放的曼陀罗,有极致的美丽,也有极致的危险。

    “既然皇三子和皇四子积怨已久,那就给他们一个机会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吧。”他双手叠在脑后,悠然地躺下,“去办吧,做得干净些。”

    “是!”

    那人转身就走,席白川眸子忽然一眯,声音沉沉道:“在达到目的之前,消息不准走漏,特别是不准传到楚湘王耳朵里。”

    “属下明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