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205章 妘家的玉佩

第205章 妘家的玉佩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席白川被梗了一下,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装出很惆怅的样子,叹了口气说,“没准真的是呢,你看我这次去边关,本就是凶险无比,内有孟杜衡居心叵测,外有西戎扶桑狼子野心。”

    虽然知道他是装的,但说的却也是实情,玉珥心里难免有些担忧。

    席白川被她皱成一团的小脸给逗笑,捏了一下她的鼻尖,柔声说:“开玩笑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一定会回来见你。”

    一定会回来……那是半年还是一年啊?

    玉珥低垂抿唇,眼底闪着些异样的情绪,席白川正想逗她些什么,那边传来一声呼喊:“殿下,有发现!”

    闻言玉珥迅速抬起头,和席白川对视一眼,两人迅速跑了过去。

    岸边停放着五具尸体,围着一圈的人,都在议论着什么,玉珥和席白川挤了进去:“发现了什么?”

    付望舒摊开手,只见他掌心垫着一条手帕,手帕上是一块翠绿色的玉佩,玉佩花纹复,雕工精致,看得出来是价值不菲之物,仔细一看上面还刻着什么字,席白川先看出来,淡淡道:“御,是御赐的‘御’字。”

    “这块玉佩,好像是妘家的东西。”玉珥求证地看着席白川,“你觉得像不像,上次我们砸妘家拿到妘凡的玉佩,似乎和这块一模一样。”

    “是妘家。”蒋乐易语气分外肯定,“妘家的族花是蓝花楹,这花纹刻的就是蓝花楹。”

    玉珥若有所思地说:“上次在妘家听说,每一个妘家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持有者的名字,这块玉佩刻着御,所以持有者的名字应该是妘御,蒋大人是否听过这个名字?”

    “妘御?听过,这个妘御是妘老二子的长子。”大概因为妘家是本地大户,所以蒋乐易有留意些,知道一些比较隐晦的事情。

    “妘御去年九月随他父亲出海,十一月他父亲回来,他却从此没有再出现在溧阳县,听说是被他父亲留在了扶桑管理那边的分号,但也有人说,是跟个浣纱女私奔了,妘家是怕被人看笑话,所以不敢说。”

    玉珥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还是有些反感,转身走开几步,细细沉吟着——如果死者当真是妘家的少爷的话,那跟他死在一起的这些人,又都是些什么人?

    在她思量间,蒋乐易忽然带着个军士跑了过来,说:“殿下,这个军士说他认识另一具尸体是谁。”

    玉珥一看是本地的守军,眯起眼睛问:“都泡成这样了,你还能认得出来?”

    “回禀殿下,那人是小人的邻居,小时候因为贪玩去招惹我家养的狗,被我家狗咬下了一根手指,那人缺少一根手指,小人仔细一辨认,绝对是我那邻居厚朴。”军士回答道。

    原来如此,玉珥又问:“那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你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事情吗?”

    “溧阳县的穷苦子弟,大多都是给世家做帮工,厚朴也在妘家的船队帮忙,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去年九月,他说要跟妘二爷去一趟扶桑,两三个月就回来。”军士回忆道。

    “后来妘二爷的船队回来,厚朴却没回来,他娘亲跑去妘家找人,妘家给了她一笔钱,说因为厚朴机灵被留在扶桑帮妘御公子管理分号,半年后就会回来,那钱是提前结算的工钱,厚朴他娘亲也就信了,到现在还守着破房子等厚朴回家。”

    妘家的少爷,妘家的帮工都说去了扶桑工作,但其实都是死在了南川江……玉珥笑了笑:“看来,这妘家的水,也不浅啊。”

    听着她这话,席白川却是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是南海的水太浑浊。”

    玉珥奇怪地看他,他却只是微笑,不再多做解释。

    他总是这样故弄玄虚,玉珥也习惯了。

    席白川若有所思道:“南川江发大水的原因我们已经知道了。第一次是因为闸门开启,导致水位骤涨;第二次是因为堤坝被霹雳弹砸毁。这两次我们都知道是人为,然而他们却在这个时候让鲛神现世,导致百姓们都以为这是鲛神发怒,在惩罚他们。”

    玉珥皱眉冷哼:“南川江发大水是在我们研究出治瘟疫的解药之后,我算是看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不让我们得到昭陵州百姓的人心。”

    “对。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他们想用鲛神造成昭陵州百姓的恐惧也是想控制人心。”席白川也同意她的看法。

    “我已经派人在昭陵州各地搜查刺客团的下落,只是希望不大。”玉珥叹气,剿灭蜉蝣刺客团的命令也不是第一次下了,但从没有一次成功,这次只希望有奇迹。

    玉珥回头吩咐人把江底的尸体都拖上来,让人仔细找找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能象征身份的物件,整理出一个名册来交给她。

    尸体的事情交给蒋乐易和孟楚渊去做,其他人都跟着玉珥回了刺史府。

    路上遇到不少百姓,自从那日他们治理了洪水,百姓们对他们十分爱戴,终于相信他们和原先那些本地官员是不同的,他们是真心来为他们办实事的。

    最近瘟疫渐渐被清除,百姓们恢复了农作力,便经常送他们自家的土特产到刺史府给他们,盛情难却,玉珥他们也只好收下,只是回头又在搭棚施粥的时候将东西都拿出来炒炒,分给灾民们吃。

    付望舒看百姓们跑去的方向,猜测道:“大概是听说江底打捞出了尸体,都去看热闹了。”

    的确,他们从江底打捞出尸体的事情没有隐瞒,百姓们肯定都知道了。玉珥忽然计上心头,眼睛一亮,说道:“不如我们放出消息,说从江底打捞出的尸体中被认出有几个死者是在妘家帮工,看看妘家有什么反应。”

    这个主意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晚些时候,溧阳县的街道上便传出了妘家船队的帮工死在了南川江底的言语来,流言的传播速度极快,不一会儿便传到了耳目众多的妘家族长妘老耳朵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