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99章 雪狼王驾到

第199章 雪狼王驾到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你也去休息吧。”再厉害也只是个人,和他一起抵挡洪水的军士个个都爬不起来,他也肯定累了,玉珥赶着他回房休息,席白川却反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往正堂去:“我给你介绍个人,然后再去休息。”

    席白川介绍的这个人就是之前被他说的神乎其神,能做出下水却不会让水接触到皮肤,且还能在水里待半时辰以上的高人。

    彼时那高人正蹲在正堂,趁雪狼王睡着了去偷偷摸它的脑袋,那手伸得犹豫缩得快速,分明是害怕它忽然醒来,恶趣味可见一斑。

    “你怎么把它带来了?”席白川见到堂中那巨大的一坨,顿时皱眉,他的爱宠什么都好,就是晕船,陇西道这一路少不了要走水路,席白川思量再三觉得带上它可能有点麻烦,所以就把它留在了东宫,没想到他竟然把它给带来了,

    那人咧嘴一笑:“我看它每天都蹲在你的房门口有点可怜,就给顺出来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主人到来,雪狼王一下子睁开眼睛,那目光锐利又带着一丝的激动,低低地‘嗷呜’一声,就直接朝着他扑过来,席白川本就是精疲力竭,根本是勉强支撑着精神,被个头极大的雪狼一扑,整个人往后倒,坐在了地上,眼前一黑,便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雪狼王顿时就懵逼了。

    它想不明白主人为什么突然这么脆弱,才被自己扑一下就倒下了?

    难道是被自己撞死的?

    “嗷呜,嗷呜,嗷呜。”雪狼王受到了惊吓,一窜老高,跳到了桌子上,伏低身体目光炯炯地看着地上的主人,想过去又不敢过去,那模样竟然说不出的好笑。

    玉珥却是知道席白川肯定是累倒了,喊了两个军士把人抬到他的房间去,正想再喊个御医给他看看。

    雪狼王却以为他们是要把他主人搬下去埋掉,立即就扑过去,将一个军士扑倒在地,抬起爪子就想把人拍死,玉珥立即呵斥:“住手!哈巴狗!”

    雪狼王果然停住了动作,一双带着戾气的眼睛盯着玉珥看。

    狼是世上最凶狠的动物之一,雪狼个头普遍都比较大,席白川这只雪狼都能媲美马驹了,被这么大个头的狼王盯着,是人都会觉得恐惧,更不要说这只狼还在气头上。

    军士们已经无声无息地拔出长剑,如果它敢轻举妄动,那他们也无需手下留情。

    玉珥心里也有些害怕,虽然她经常挑衅这狼,但那都是在席白川在场的情况下,她笃定席白川一定会护着她,所以才敢肆无忌惮,但此时席白川昏迷,她当真没什么把握能制得住这头本就和她有隔阂的狼。

    雪狼王放开爪下的军士,慢慢逼近玉珥,玉珥退后一步,咽了口水,连忙说:“你不准伤我,你伤我你主人醒了会打你。”

    雪狼王极通人性,闻言步伐一顿,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席白川。

    见威胁奏效,玉珥再接再厉:“你想想以前,你家主人那次不是护着我?”

    好像是这样哦。雪狼王终于收起尖锐的爪子,扭头走向席白川,张嘴就咬住他,玉珥吓得心脏都停了,连忙抓住它的嘴:“喂喂喂!你疯了吗!这是你主人啊!你要把他吃了吗!”

    雪狼王不理她,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刺史府。

    玉珥刚想指挥人去追,那个所谓高人就在身后悠悠开口道:“不用怕,它伤谁都不可能伤它的主人,它大概只是想找个地方把它主人藏起来。”

    “你确定是藏起来,而不是吃下去?”玉珥不确定地问。

    那人哭笑不得:“不是,是藏起来。”

    是吗?

    玉珥还是不大放心,让萧何和刘季追过去看看,如果雪狼不是要伤害席白川那就算了,如果真的只是想把席白川藏起来那就算了,如果是想把人吃了,那一定熬抢救一下。

    不过说起来,这都是这个人的错,好端端地把雪狼王带来做什么?想到这里,玉珥有点不悦地看着这个所谓高人,语气不大客气地说:“先生如何称呼啊?”

    “在下子慕。”他摆出一个自诩儒雅的姿势,“见过殿下。”

    名字倒是斯文,但这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玉珥打量了他片刻,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皇叔说你能解决南川江江水的问题,是真的吗?”

    “解决江水问题在下可能办不到,但帮助殿下解决江水问题,大约还是可以的。”他微笑,徐徐说道。

    多看了他两眼,玉珥点头道:“那就麻烦先生了,先生先去休息吧,等他回来了再说。”

    子慕被下人带去客房休息,付望舒和蒋乐易神情严肃地从门口进来,他们两人被留在码头善后,现在会急匆匆来找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玉珥连忙迎了上去:“出了什么事?”

    “殿下,我们在堤坝边发现了这个。”付望舒将手中的东西摊开给他看,那是一块黑色的铁片,还有一股淡淡的硫磺味,玉珥蹙眉:“霹雳弹?”

    付望舒凝重点头道:“对,我们猜测对方是将霹雳弹丢入水中,引水入县!”

    “既然洪水都是人为的,那鲛神便更是把戏。”玉珥捏着碎片,眼神沉沉,“昨日我和那些黑衣交手,注意到他们的衣服上印着一个图案,那时我只觉得熟悉,刚才我想起来了,当初我让刘季去祷过山查虎蛟虫时,他给我带回来的线索里就是那个图案。”

    当初刘季将一张画着某种昆虫的纸交给她,因为画得太抽象,她一时半会也没能认出来到底画的是什么,直到昨晚看到那些人身上的图案,才想起其实画的都是同一种东西——蜉蝣。

    蜉蝣刺客团,原来是安王爷的人。

    蒋乐易问:“接下来殿下决定怎么做?”

    “从南川江江水下手,看看尸毒到底是怎么回事。”玉珥思索着,如果能找到尸毒的来源,或许他们还能再顺藤摸瓜下去,如果找不到,那就从——金玉坊,开始查。

    潇湘梦曾将大量的金银珠宝运送到陇西道来,这些金银珠宝的下落或许会是他们另一个突破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