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87章 苏安歌

第187章 苏安歌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妘凡低眉苦笑,声音沙哑道:“我想起来了,那****在后窗种植花草,可能是那个时候掉落的。”

    席白川微笑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你看,现在误会不都解开了嘛,这下就不用去惊动陛下,殿下和妘凡公子的清白也的保住了对吧。”

    所有人都是干笑着附和。

    不知道内情的人只埋怨妘凡添乱,害他们计划落空。

    而知道内情的人只能怪自己自作聪明,好端端的想什么以色侍君的鬼主意,现在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还偏偏什么火都发不了。

    本以为最倒霉也就这样了。

    谁知还没完。

    席白川又说:“妘凡公子亲力亲为种植花草,向来是对花草情有独钟且很有研究了?在下忽然想起来前几日殿下在找花匠,说要为刺史府后花园的几株小花移一下盆,如果公子有空,不如帮个忙。”

    虽然直觉这事不会那么简单,但玉珥的眼神也跟着看过来,他不答应也不行了,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心想不就是几株花嘛,能耍什么花招?

    于是这事似乎就这样被翻过去了。

    用完早膳,玉珥等人便离开了妘家,汤圆拿着妘家交给他们的宅院钥匙和地址,简直瞠目结舌:“殿下殿下,居然整整三十座大宅子啊。”

    “不足为奇,偌大的妘家自然有些家产。”玉珥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扭头问席白川,“种花那个,你打的什么主意?”

    “你还记得,刺史府后花园那片虎头梅?”席白川笑着说,“就让他把虎头梅都移到花盆里吧。”

    玉珥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用后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腹部:“你这人真是太缺德了,就不能看在人家爷爷借出了这么多宅院的份上放过人家?”

    虎头梅,别称铁海棠,浑身密布硬而尖的锥状刺,手指不小心碰一下都会被割破皮,慕容复府有个受宠的小妾就极喜欢这种花,慕容复宠爱她就特意为她开辟出了一片两亩地大的林子种满了虎头梅,席白川让妘凡去把那些虎头梅都移到花盆里,是想废了人家的手吗?

    “谁让他的狗爪乱放?”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妘凡用手抱住了他的晏晏,不给他点教训,他还咽不下那口气。

    他们这边一唱一和彼此心知肚明,那边孟楚渊却是暗淡了脸色,他知道他们是在说昨晚的事,可偏偏的他就是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这种局外人的感觉,很糟糕。

    说笑间便回到了刺史府,玉珥将地址和钥匙都交给蒋乐易,让他速速下去安排,将灾民们都尽快移进宅院里去,午后,相继有富户人家的家奴来到刺史府,将他们家主人要捐出的宅院的地址和要是交给玉珥,一算下来竟然有足足百间宅院,这样一来,就无需他们再搭建帐篷,灾民们都能有栖身之处。

    傍晚,天空就开始淅淅沥沥下去雨来,这场雨会越下越大,会将整个溧阳县都洗涤一番,等雨停了,这溧阳县大概会干净许多。

    玉珥站在屋檐下,望着雨帘若有所思。

    “殿下,各处水库都打开了。”刘季禀报道。

    “好,水库储存了干净的雨水,我们就不用怕缺水了。”玉珥说着想起另一件事,“对了,付大人他们的卫队走到哪里了?”

    “已经入城了。”

    已进入城了啊……再过半时辰付望舒他也到了,或许所有事情都会渐渐解决好,这溧阳县也会渐渐好起来。

    ————

    因为暴雨的原因,钦差卫队抵达刺史府已经戌时,天色全黑,整天街道都不见半点火光,玉珥让人煮好了一大锅姜汤,安排好了住处,让卫队抵达后可以马上去休息,

    远远的,听到马蹄声哒哒,一听就知道是他们到了,玉珥和席白川等人撑着雨伞走出去,付望舒从马车里下来:“殿下。”

    “快点进去吧,进去再说。”外面的雨太大了,郑和已经带着卫队去避雨,外面的事情都无需他们操心了。

    玉珥走在前面,刚想和付望舒说什么,却发现他还在马车边,一手撑着雨伞一手伸手把从马车上的另一个人牵下来,那人穿着千牛卫的服饰,看着只是一个小兵,怎么值得付望舒这般对待?

    这个疑惑进了内堂之后就解开了。

    玉珥多看了两眼那小兵的面容,再去看他的身材,忽然愣了愣,惊讶道:“你是女子?”

    看出这小兵是女子一点都不困难,她的身材纤细而且个子不算高,主要是还没束胸,只是脸上贴了一条假胡子,那清秀的五官一目了然。

    女子犹豫地看了一眼付望舒,然后才撕下胡子,对着她行了个礼:“臣女苏安歌,参见楚湘王殿下。”

    苏安歌!

    玉珥再一次被震惊了。

    右相之女苏安歌,帝都第一仕女苏安歌,付望舒暗恋的女子苏安歌,差点被顺熙帝许配给席白川的苏安歌……居然女扮男装,行军千里,跑到了这溧阳县来!

    “臣有罪。”付望舒立即跪下,“臣明知苏小姐混入军队,不仅不上报不将其遣返,还纵容她掩护她,请殿下治罪。”

    见状,苏安歌也连忙跪下:“不、不关付大人的事,是我以死相逼,是我硬要来,殿下要治罪就治我吧。”

    玉珥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两人,心想自己现在看起来怎么那么像是恶婆婆要棒打苦命鸳鸯呢?其实她还什么都没说不是吗……

    “你们都起来吧,别动不动就给我下跪。”都是好多年的朋友,这样弄得她很尴尬,玉珥无奈道,“再说我为什么要治罪你们?她又不是敌国奸细,她有自己的人身自由,想去哪里都由她自己,至于混入军队什么的,军队也不缺她这口饭吃。”

    被玉珥这样说,付望舒和苏安歌才都站起来,也才将事情经过都解释了一遍。

    付望舒临危受命跟随玉珥来昭陵州平复疫情,苏安歌放心不下,逃出府邸,女扮男装混入军队,其实在到达承县时付望舒认出她了,当时付望舒态度十分坚决要把她送回去,只是那坚决的态度架不住苏安歌一哭二闹三上吊。

    苏安歌还撂下狠话说他没资格管她,要是真容不下去她尽管去向玉珥告状,左右让她现在不会回帝都,如果敢逼她她就敢在路边顺便找棵树吊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