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76章 灵魂画手

第176章 灵魂画手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孟楚渊笑着说:“都说了是来帮你。”

    人来都来了,赶也赶不走,玉珥只好由着他去,让他在药房给沈风铮打下手。

    熏草来得很及时,将药材熬好后让萧何首先试了药,他那日掌心被虎蛟扎了一下,整条手臂都无法动弹,喝了药后两个时辰就能活动自如,这就证明他们没找错药,沈风铮立即大量熬制,送去给被咬的百姓们喝,说只要喝个两三次便可痊愈。

    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玉珥心情没那么难受了,想找席白川商量件事,但却里里外外没找到他人,一问才知道散会后那人就离开刺史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人不在,又恰好派去祷过山查虎蛟虫的人回来,玉珥便暂时将这件事放在一旁,先去听祷过山的情况。

    派去探查的人是刘季,也是探事司的。

    刘季风尘仆仆,脸上的黑泥还没洗掉,只是随手抬起手臂蹭了一下,连忙说:“祷过山平时没几个人敢上去,因为上面毒物太多,特别是虎蛟虫,一针致命,非常厉害,当地县令曾放火烧山,想将虎蛟虫都烧死,起初有些见效,但没几年那些虎蛟虫又卷土重来,再烧一次山有些不切实际,所以便干脆命周围百姓搬离祷过山十里之外,所幸虎蛟虫喜欢从草茂密的地方,所以也不会无缘无故飞下山。”

    微微颔首,玉珥理解地点头,放火烧山和勒令百姓搬离这些都是极为无奈的举措,当地县令这样做也没错。

    “然后呢?”

    “属下跟住在祷过上附近的百姓打听了一下,问有没有人敢去抓虎蛟虫,百姓们还都以为我疯了,说除非是不死之身,否则谁抓得住这虎蛟虫。”刘季边说边从袖带里摸出一张纸。

    “属下又问他们没有见过人上山,起初百姓们都说没有,后来有一个放羊的小男孩说那天他起来上茅房看到了一队人跑上了山,小男孩还跟我画出了这个标记,说他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有这个标记。”

    小男孩画得弯弯曲曲看得不甚清楚,玉珥蹙眉研究起来,觉得像是虫子,带着翅膀的虫子,可也不像蝴蝶,乍一看有些像是蜻蜓,但蜻蜓有尾巴,这只却是没有,而尾巴上却是两条细丝。

    “简直是灵魂画手。”玉珥抽着嘴角说。

    “属下也看不都懂这是什么东西,像蜻蜓却也不像是蜻蜓,属下还问了几个人,但都没人知道什么东西,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一直长翅膀的虫子。”刘季挠挠后脑勺,苦恼地说,“这么一说,属下跑这一趟其实什么收获都没有?”

    也不全是没收获,如果能知道这画的是什么,也许就是一个重大发现。

    “晏晏。”席白川从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似乎心情很不错。

    玉珥便顺手收起了那张纸,朝着他走了过去:“什么事高兴成这样?”

    “我已经说服那些富户,他们愿意将自己空置的宅院借出来给灾民们住。”席白川在她面前站定,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已经让人去安排组织了,如果不出意外,今晚我们再上街走一圈,绝对见不到一个流浪汉。”

    他笑得像是冰天雪地里忽然绽放的花朵,玉珥被他震得一呆,喃喃问:“真的吗?你怎么做到的?”

    “当然是真的。”席白川笑着,伸手捏捏她的脸,“我只是不想再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所以去碰碰运气,没想到真被我成了,现在高兴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柔和得宛如三月初的融融春风,暖得玉珥也忍不住弯了嘴角,抬起头和他四目相对,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自己清晰的身影,一股难以言喻的眷恋感蔓延至全身。

    大概是太高兴了,一时忘了分寸,竟然都没注意到站在一旁呆呆看着他们的孟楚渊。

    他看到他们在静静地凝视着对方,仿佛天上地下,任何事物都消失殆尽,唯有眼前这人永恒不变,他恍惚有种感觉,他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了什么。

    抿唇,默然转身,他如刚才悄无声息地来一般,也悄无声息地离开。

    “你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说服那些富商借出自己的宅院的?”玉珥好奇极了,早上还都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怎么才一个中午的时间,就都改变想法了?

    席白川把她转了过去背对着自己,然后双手按着她的肩膀,推着她往前走,声音带笑:“我一边同你解释,一边帮你找一套好看的裙装,今晚我们有活动。”

    裙装?活动?

    玉珥奇怪地扭头,想问个明白,但席白川这个霸道王爷又把她的头扭了回去,推着她直接往内室走去。

    原来,席白川这人早就打听好了当地情况。

    昭陵州的码头是顺国对外贸易最重要的港口之一,而本地最有号召力的一家商号叫做‘四合元’,是当地最大的海上贸易集团,拥有五艘大福船,经常穿越南海,和冬雷、扶桑甚至蒙国都有贸易来往,出口顺国的各种特产,诸如丝绸茶叶,进口国外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促进了两岸的共同繁荣和发展。

    四合元姓‘妘’,这个姓氏在顺国比较罕见,据传是上古八大姓之一,为颛顼帝之孙祝融氏的后裔,妘家直系和旁系人口都是极多,家族势力遍布整个陇西道,可以说昭陵州乃至陇西道的海上贸易世家都是对妘家马首是瞻。

    妘家直系子弟中有一个叫做妘龙的少年在陇西道参了军,曾在对抗西戎入侵的时候和席白川并肩作战过,两人算是战友,关系算是不错。

    这次席白川便是找了妘龙,请他帮忙牵线搭桥,安排他和妘家当家妘老见了一面,进而说服了妘老同意将多余的宅院借出来给他们收容灾民,而妘老一同意,就等于整个昭陵州的富户都同意。

    玉珥听着连连称厉害:“没想到你居然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佩服佩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