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73章 价值连城的出浴

第173章 价值连城的出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好名字。”玉珥抿唇笑了笑,看着时辰也不早了,便想转身回刺史府,眼角却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略显眼熟的身影,不禁脱口而出喊,“莫可国师?”

    前面那穿着素白僧袍的男子背影顿了顿,慢慢转身:“殿下。”

    “真的是您?国师怎么会在这?”玉珥走了过去,看向他刚才要进入的巷子,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莫可没有回答,反而是问:“殿下怎么会到这里来?还受伤了?”

    “我们三人绕着溧阳县走了大半圈,看看百姓情况。”玉珥道,“现在准备回去了。”

    莫可便没有再多问,微微躬身之后又快步走入了巷子,脚步有些匆匆,玉珥眼神格外的好奇,一直追着他进去才收回视线。

    “国师是出家人不能说谎,但又不愿意说出实情,所以干脆保持沉默。”席白川微微挑眉,拉着玉珥转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何必深究。”

    也是。

    玉珥眉梢一扬,没有再去把莫可去哪里的事情放在心上,回了刺史府。

    用如意草洗了手,又喝了沈风铮熬的解毒药,而后玉珥也没能闲着,立即把蒋乐易喊了过来,蒋乐易被喊过去心里有些忐忑,以为是反悔又想把他抓起来,结果听到她问的确是:“溧阳县有善堂吗?”

    “大牢……”心里想着不知道会不会被关进大牢,一晃神就忍不住说了出来,蒋乐易连忙捂住嘴,一脸无辜地看着玉珥,“咳咳,殿下,我是说,有。”

    “……”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了看他,玉珥才继续说,“今日我上街,看到街上有很多无家可归的百姓,那些人都是怎么回事?”

    讲到正事,蒋乐易连忙端正姿态,认真道:“那些人有一些是乞丐,有一些原本是码头的帮工,或者富贵人家的家奴,因为感染上了瘟疫,就被主人家赶了出来,无家可归或者不想回去连累家人,所以便流落了街头。”

    原来如此,玉珥点点头:“这样的人多吗?”

    “多,瘟疫蔓延了整个昭陵州,三分之二的人都被感染了,这些长期在外接触各种东西的人,感染率是最高的。”蒋乐易大概明白玉珥的想法,“殿下想开善堂收留这些人?”

    微微颔首,玉珥说道,“如果这些人没有一个集中的地方收容,让他们在大街上乱走乱晃,百姓们不敢出门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病毒会到处传播,几乎无法控制,瞧瞧,现在溧阳县简直是座死城。”

    蒋乐易眼睛一亮,立即称是:“下官立即去办!”

    “其实我一直有一点没想明白。”玉珥摩擦着下巴,奇怪地看着他,“你瞧着也不是对百姓不管不顾的人,那为什么在疫情爆发的时候,你身为一县之长为何不站出来主持事务?”

    “说出来不怕殿下笑话,下官这个县令啊,权利都没有一个衙役大。”蒋乐易苦笑道,“下官的姐夫也就是慕容复,他是刺史,管着一个州呢,在这里都是他说了算。”

    玉珥听着他说也才清楚状况,原来这个蒋乐易的权利都被慕容复架空了。

    “现在慕容复入狱,溧阳县的掌权重归你手,你就大胆地施展拳脚去吧,只要做的事情都是利国利民的就好。”玉珥道。

    “谢殿下。”蒋乐易脸上难掩兴奋,连忙行了个礼就退下了,他这才退下,席白川就从屏风后绕了出来,看了蒋乐易离去的方向一眼:“你就不怕他是个扮猪吃老虎的?”

    玉珥打开香炉,一边把香薰倒下去一边说:“是龙是蛇,试试便知。”

    席白川走到她的身后,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在她的耳边低笑:“你倒是越来越会玩弄权术了。”

    拍掉他的手,玉珥眉飞色舞笑得比堂中挂着的这副笔力劲挺的‘官’字还张扬:“你这话我不爱听,什么叫玩弄权术?我这是唯才是用。”

    “你开心就好。”瞧她这嘚瑟的模样,不禁讶然失笑,席白川慢慢转身,手也拉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外内室走,边走边说“刚才我在这刺史府溜了一圈,着重光顾了一下慕容复的书房,在他的书房找到一些东西,挺有趣的,要不要去看看?”

    能被席白川说有趣的东西那必定是真的有趣,玉珥立即点头:“好啊。”

    刺史府的书房有很多个,这刺史府内的人都感到很不解,不为其他,因为慕容复根本是个文盲,大字不识几个,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和蚯蚓爬行似的弯弯曲曲,要不是有个无可匹敌的家世,这样的人在顺国怎么可能坐到一州之长的位置?

    而旁人不知的事,这些书房产内,藏的最多的不是书,而是——金银珠宝。

    席白川找到看一个机关,一打开便出现一个密室,密室是一间房,地上、桌子上、墙壁上悬挂着的都是各种各样价值连城的东西。

    “贪官啊,啧啧,比我还有钱。”玉珥咋舌,觉得很不可思议。

    “贪官佞臣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顺手拿起一只金钗,席白川直接簪在了玉珥的鬓发上,眉梢一挑,笑意暗含。

    玉珥取下金钗,在手里把玩着,眼神玩味地觑着他:“那你呢?你这个佞臣的小金库不比他少吧?”

    席白川认真点头:“当然,我的小金库里的东西,这里的所有东西加起来都不够换我一件的。”

    被他这样一说,玉珥忍不住好奇:“那是什么?”

    “都是皇叔我闲来无事,对晏晏意淫出的各种姿势的画作。”

    玉珥:“……”

    玉珥:“……”

    玉珥:“……”

    讲真,到现在世上还有一个叫做席白川的人存在,完全是因为她太善良了。

    顺势把手里的金钗当成飞镖射了过去,席白川手轻轻一拂,金钗便落地,他笑着看她,继续大言不惭道:“我席白川的真迹本就是世间难寻,千金难买,更不要说画的还是嫡公主的出浴图,嗯,给我一座金山我都不买,晏晏你看,皇叔对你简直一片痴心。”

    玉珥:“……”你小心些自己住的偏殿,没准那天它就不小心‘失火’了。

    见好就收,席白川没再开玩笑下去,否则回头就该把人给惹恼了,毕竟玉珥是个脸皮薄的人的。席白川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玉珥:“这是这里所有东西的清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