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44章 赐婚

第144章 赐婚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说到这里,席白川确定玉珥已经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眼神落在了她身上,果不其然看到她那双清澈如山涧清泉的眸子有一抹亮光流转而过,看她又恢复这神采奕奕的样子,他的心里一时半会有些不是滋味——这个女人果然一接触到关乎家国社稷的事情就恢复活力,什么外伤内伤心伤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心腹就是冬儿?”玉珥讶然。

    “对。”

    玉珥了然:“这么说来,当初冬儿费尽心机上供玉山,其实就是想和付贵妃见面,想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了潇湘梦的犯罪证据,只是很不幸,被潇湘梦派去的的刺客杀死,而花姨他们为了掩饰画骨香的事,所以才和裴浦和串通,编了一个故事来骗我,让我结案。”

    席白川颔首:“对。”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那这件事我们就当成不知道吧,反正现在画骨香案已经破了,潇湘梦也被封了,这件事只是其中一个小插曲,说不说出来对任何事情都不会造成影响。”玉珥轻松道。

    法外容情嘛,青梅竹马突然莫名其妙地死了,想方设法查清楚死因也是人之常情,付贵妃的做法也能理解。

    席白川却不赞同这样,他说道:“起码要听一遍付贵妃的解释,也要看看冬儿在临死前到底留下了什么。”

    他的心思素来比她缜密,玉珥听着也觉得有些道理,便应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明天就去拜访一下付贵妃。”

    席白川上下打量了她,觉得她今日的精神状态还不错,看着也没那么虚弱,出个门还是可以的,便起身说:“何必等到明日,今日我们就去。”

    雨后的空气像是被重新洗涤过一番似的,湿润又清新,御花园的鹅卵石小路上也被冲洗得干净的,一颗颗珠圆玉润的石子铺在地面,引得人的心痒痒的想赤着脚上去踩踩,十七岁的平王爷孟瑞祥便是带着一群宫人在那边的小路上赤着脚蹦蹦跳跳。

    玉珥目光追随着那个因为年幼时发高烧而把脑子烧坏的痴傻哥哥,眼底不知不觉有了些艳羡,一阵微风吹来,夹杂着雨水扑了她满怀,她恰好呼吸,吸入了夹杂这花香的空气,在心肺转了一圈。虽然很清凉但却是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席白川微微皱眉,从她的左手边绕到了她的右手边,不动声色地为她挡住了风向。

    “其实有时候做一个他也不错,可以随心所欲,想玩就玩。”玉珥低喃了一声,那声音太轻微,落入风中瞬间就被吹散,席白川也听得不怎么清楚,自然而然地低下头,将耳朵暧昧地凑到了她的嘴边,问了一句:“什么?”

    玉珥脚步倏地停下,条件反射地退后了一步,大概是太紧张,竟然左脚绊倒了右脚,自己把自己给扳倒了:“啊——”

    跌坐在地上,玉珥一脸尴尬得要死,和伸手却来不及拉住他的席白川四目相对,前者清晰地看到了后者眼底的笑意,以及那嘴角死命要压住却偏偏还在不停往上翘的弧度,立即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只觉得自己现在弱智得像个白痴。

    偏偏那边的平王爷也看到了她,叉着腰,歪着脑袋,伸出一只手指着玉珥哈哈大笑:“傻子!”

    被一个傻子笑是个傻子,这世间大概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了。

    “你还想在地上坐到什么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直接把她拽起来,席白川另一只手虚虚地搂着她的腰,好似只是为了让她站得稳一些,但却是在不动声色间把她纳入了自己怀中。

    玉珥站定,一时间没注意到他的姿势,只是低着头把裙子沾到的脏东西拍掉,等到她整理好衣裙,席白川已经悄无声息地松开她了,并没有让她感觉到,然而这一幕却是被顺熙帝派去暗中就监视玉珥的宫人看得清清楚楚。

    下过雨的鹅卵石小路有点滑,稍不注意就可能滑倒,席白川空出一只手握住玉珥的手,牵着她一步步往前走,还到特意放慢了脚步,玉珥看得出他总是顾着自己,很想说她没事,但话到嘴边却又被咽下,最后默不作声地享受他给的温柔。

    她想,自己当真是很自私啊,不想回应他的感情,却还霸占着他的温柔。

    过了御花园就到了前往芙蓉殿的路,走着走着,玉珥觉得有点不对劲——只有御花园那段路是铺着鹅卵石的,现在已经是大路,席白川怎么还拉着自己的手?

    抽了两下没能抽出来,玉珥只好硬着头皮喊:“皇叔,我能自己走。”

    席白川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就把手松开,但那脸色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又冷又臭,玉珥心虚地走慢了半步。

    玉珥也没再说话,心思纷乱胡思乱想,正想得出神,冷不防听到身后的人说了一句:“昨天晚上,陛下召我去养心殿见驾。”

    “啊?”玉珥惊讶——父皇这个时候召见他做什么?该不会是威胁完她就去威胁他吧?

    席白川转过头看着他,嘴角依旧带着懒散的笑,轻描淡写道:“他想给我赐婚。”

    玉珥一怔,只觉平地一声惊雷响,炸得她不知所措,心也不受控制地颤了颤。

    他定定地望入她的眼,想在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情绪,继续说:“陛下说,右相之女苏安歌最合适不过。”

    苏安歌,又是她。

    帝都第一仕女,那个被付望舒爱着的女孩,现在又要成为她的……婶婶吗?

    两人无声对视了许久,席白川嘴角的笑意似深了深,他按着她的肩膀,俯身和她平视:“晏晏,你有什么话想说的话吗?比如,恭喜?”

    唇动了动,玉珥却找不回自己的声音,其实她也当真是想潇洒地说一声‘恭喜’或者祝一声‘百年好合’可这些话却就像是搁在心脏边的利刃,说出口了,刀刃就会割心一刀,很疼。

    好久以后,玉珥才结结巴巴地说:“君、君子不夺人所好,苏安歌是付望舒喜欢的女孩……你……不能抢、抢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