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42章 重审女尸案

第142章 重审女尸案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席白川找了个橘子掰开,塞给自己一瓣塞给玉珥一瓣,浑然忘记了他们正在冷战,不自觉地做出了已往的动作。

    玉珥也没注意,完全沉浸在了案子了,想了好久,最终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现在解释不了,女尸上供玉山的目的。”

    冬儿对馨儿说,她弟弟生病了,想赚赏钱去给弟弟治病,但根据玉珥的调查,冬儿根本没有弟弟,所以她费尽心机上供玉山的原因根本不成立。

    “这依旧可以推测。”席白川道,“我问你,禁卫军在冬狩上的职责是什么?”

    “……又来这一招?”

    席白川不满皱眉:“管用就好,这能激发你的思维,别打岔,回答我的话。”

    “当然是保护营地的安全。”

    “那舞姬的的职责呢?”

    “表演。”

    “舞姬和禁卫军士比,谁的行动更自由点,在营地走来走去不会让人起疑?”

    “禁卫军……”玉珥顿了顿,忽然醍醐灌顶,“你的意思是,冬儿打扮成禁卫军士是掩人耳目,去到什么地方,或者去见什么人?”

    “中。”席白川非常满意她的反应,“我们可以假设成这样,冬儿知道了潇湘梦贩卖画骨香的秘密,于是借着冬狩上了供玉山,打扮成禁卫军军士,想趁机去告诉某个人这个秘密,结果这倒霉孩子,话还没说出来就被人咔嚓了。”

    玉珥又沉默了。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现在他们还要找出那冬儿到底要去见谁,可是这个人让他们就真是没有头绪。

    席白川也在思考:“费尽周折上供玉山做这些事,是不是代表,那个人平时很难见到,或者根本见不到?”

    “当时供玉山山上的人,非富即贵,但如果真要说,平时根本见不到,那就只可能是……住在皇宫里的人”玉珥眼睛倏地一亮,立即找出当初冬狩时供玉山上的营地地图,上面标了红点的地方是女尸所在的地方,而当时距离她最近的帐篷应该是……付贵妃!

    玉珥抬起头和席白川对视,席白川也在看她,两人诡异地沉默了一下。

    玉珥干巴巴地说:“不会吧……付贵妃怎么可能会牵扯进来?会不会是我们那个环节想错了?”

    席白川蹙了蹙眉,他也想不明白。

    玉珥将下巴搁在桌子上,仔细回想当初在潇湘梦询问花姨和馨儿关于冬儿的细节。

    【花姨说:“冬儿来潇湘梦有三年了,姿色平平,跳舞也不好,这几年也没给我赚什么钱,平时也就是端茶倒水,有时候还得罪客人,前段时间没少给我惹麻烦,我本就想着把人赶走呢。”

    裴浦和问:“惹什么麻烦?”

    花姨回答:“前段时间有客人来潇湘梦听曲,喝醉了摸了她一下,她就把人的脑袋给砸出血,害我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这还没完,那丫头整天都是神神叨叨的,说有人要杀她要害她,差点把我的客人都给吓跑了。”】

    对,就是这句。

    花姨说冬儿整天底神神叨叨的,说有人要杀她。

    虽然当初花姨说的话八成都是假的,但这一句或许是真的!

    理由很简单——编谎话骗人的人,都会有一种想把谎话说得真实些的想法,所以往往会在谎话里夹杂真话,这样会使得可信度大些,而这句话对她那个谎言没有帮助,所以很可能就是辅助假话的真话!

    这样说的话,冬儿死前所处的环境是她自己认为危险的,如果她进潇湘梦真的别有目的,那么在那个随时随地都可能没命的情况下,她应该会把自己所知的事情,都说出来?或者……记下来?

    玉珥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无论冬儿是不是一个专业的细作,但她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在潇湘梦里,在得知秘密和感到危险时,一定会留下些什么线索或证据,这样才不负自己用生命来做这一遭。

    玉珥连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席白川,席白川赞同她的想法,两人决定再去潇湘梦查探一番。

    出了暖阁,天空正飘飘洒洒下起细雨,这几日是春雨时节,很少能看到大晴天。

    汤圆撑了一把伞在玉珥头上,玉珥自己接过:“你不用跟着我,我自己去就好。”

    “是。”

    席白川也是一个人去,两人一前一后撑着两把雨伞走在雨帘下,相对无言,刚才在暖阁里的和谐气氛烟消云散。

    出了宫,上了马车,前往潇湘梦。

    潇湘梦被封已经两个月左右,早就不复当初辉煌,大门被铁链缠住,还贴了封条,两人都忘记找人来先开门,此时站在门口面面相觑。

    沉默了片刻,玉珥低声道:“我去让人找京兆府来开门吧。”

    “不用了。”席白川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带着她蹭的一下飞过高墙,稳稳落在了潇湘梦的院子里。

    玉珥:“……”

    站稳脚后,席白川就把手收回,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自顾自上了二楼,那不想和她多说话的模样,让玉珥心里酸酸的,咬咬下唇,跟上了他的步伐。

    潇湘梦里的东西,能破坏的被破坏掉了,不能破坏的也贴上了封条,两人在楼上楼下找了一整天,都没找出一样可疑的东西。

    “我们能想到的当初潇湘梦里的人也能想到,他们既然知道冬儿是细作,就不可能给她机会传递消息,我猜,她的东西早就被烧掉了。”席白川从袖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慢条斯理擦拭着因为翻找而弄脏了的手。

    玉珥凝眉:“这就不好办了。”

    “希望这个冬儿不是藏东西藏得紧点。”席白川伸手敲敲墙壁,想看看有没有诸如暗格之类的东西存在。

    这间房是以前冬儿的,冬儿死后花姨就安排给了另一个舞姬住,现在这件屋子里拜访的,大部分都是后来住进来的那个舞姬的。

    玉珥撕掉封条,想打开衣柜看看,只是没想打因为柜子许久没人动买,一打开柜子灰尘和异味就扑面而来,呛得她连连咳嗽,有些灰尘被飞进了她鼻腔,越咳越难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