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135章 殿下失踪了

第135章 殿下失踪了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说起来,玉珥和姑苏野都认识十几年了。

    那时他是草原王族派到帝都的质子,顺国对质子素来是以礼相待,除了不能未经允许离开帝都外,行为、交友都是自由的,所以他在帝都没受到什么欺负,除了在十三岁那年和皇二子孟柘殒发生过口角在街头打起来外,从来都是安安分分。

    不过也就是那次,他们正式认识了。

    那年她九岁,被十七岁的席白川抱着站在街角边吃糖葫芦边看两个丁点大的孩子互相摔跤。

    孟柘殒个头要比姑苏野小,完全占不了上风,都被摔了好几次了,到底是自己的皇兄,玉珥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应该帮亲不帮理,就拉着席白川,奶声奶气地说:“皇蜀黍,你去帮二皇兄打那个长的五颜六色的人好不好?”

    席白川就上了,以大欺小地把姑苏世子给揍了一顿!

    其实席白川下手是很有分寸的,毕竟不能破坏邦交,都是专挑打得疼又不留痕迹的部位,结果这一顿打给姑苏世子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导致即便是过去十几年,他看到席白川仍然心有余悸。

    事后玉珥严肃地想,听父皇说住在质子府的姑苏世子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可今日他们以多欺少把人给揍了,回头他要是哭着跑去找父皇告状怎么办?于是她决定假惺惺地充当好人去安慰他,打消他告状的念头。

    虽然年纪小,但这忽悠人的本事是自小和席白川学的,深得真传,三言两语就把哭成花猫的姑苏野给哄好了,他还贡献出了最爱的麦芽糖当见面礼,玉珥礼尚往来回送了两颗吃剩下的糖葫芦,于是他们之间就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到现在还是好朋友。

    ……当然,关于是玉珥让席白川去揍他这件事,到现在姑苏世子都是不知道。

    毕竟说出来可能会很影响感情。

    玉珥一直都拿他当兄弟,天知道她这个兄弟什么时候对她存了这样的心思。

    ‘相夫’是她的公主封号,及笄时顺熙帝赐的,不过她一直没放在心上,现在她被赐了‘楚湘’这个亲王封号,所以‘相夫’自然就被废了,以至于她那一时半会都没想起来姑苏野口中的‘相夫公主’是何方神圣。

    抿了抿唇,玉珥讪笑:“你是开玩笑的吧?”

    姑苏野当然是认真的,只是他知道现在的玉珥已经不是他十三岁那年遇到的玉珥,现在的她是顺国第一个女亲王,甚至可能是未来的帝王,怎么可能跟他的回草原,做他的王妃?

    所以他笑:“我当然是认真,我想娶相……相宜公主。”

    玉珥一愣,随即笑起来,笑容里有释然也有庆幸:“原来你想娶的是相宜公主啊,我还以为你……哈哈哈,相宜公主好,那可是我的长姐,很温柔娴淑啊!”

    姑苏野心不在焉地笑着点头,也学着人家扮演起忧郁来,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玉珥没理她,抱着自己的膝盖看了好一会儿的雨帘,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脸上的郁色才渐渐消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嘴角还勾出了一道释然的笑。

    ……

    席白川醒来时已经是未时,房里只有安离在,他稍微一动安离就听到声音,连忙跑了过来:“王爷您醒啦。”

    “给我倒杯水来。”席白川的脸色雪白,唇上更是没有半点血色,整个人呈现一种虚弱的病态,安离把水递给他,看他喝了一杯水之后人清醒了一些,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道:“可吓死属下了,好端端就忽然倒在地上痉挛,就跟上次一样,王爷您是怎么染上这怪病的?”

    席白川喝了杯水靠在床头,神色淡然好似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淡淡道:“没大碍的,休息一会儿便没事。”

    想了想,席白川问:“我生病的事晏晏知道吗?”

    上次被吓成这个样子,这次如果她知道,怕是真要勒令他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许动了。

    安离道:“应该不知道,殿下并没有来看过王爷,好像被陛下召去御花园到现在还没回来。”

    “陛下召她去觐见?”看向窗外,那绵绵细雨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这个时候御花园怎么可能能呆?席白川掀开被子下床,“我去找她。”

    安离一愣,连忙按着他的肩膀回床上:“王爷您的身体还太虚弱了,找人这种事就交给属下去做就好。”

    席白川还想再说,却被突然插入一声女声给打断了,颜如玉端着药碗步伐盈盈:“是啊,王爷现在的身体的确不合适再受风寒。”

    “你进来做什么?”席白川皱眉。

    “王爷的药每两个时辰就要服用一次,奴婢端药进来。”颜如玉把药碗放在床头,垂着眸说道,“殿下此时还没回来,大概是陛下还有要紧事要和她商量,王爷总不能去和陛下抢人吧?”

    或许是吧,顺熙帝大概是在和她商量封地的事情。

    席白川重新坐回床上,端过药碗一口气喝干:“你们都下去吧,晏晏回来了和我说一声。”人在生病的事情很容易犯困,再加上这药里本就有安眠的成分,席白川脑袋有些沉,想再歇息一会儿。

    颜如玉端着空药碗福了福身就出门了,安离也退到了外间守着,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看着那开得茂盛的梅花被雨水无情地打落。

    ……

    睡了整整一个时辰,到了申时席白川才醒来,感觉有些饿了,喊了安离去准备点吃的,安离从小厨房回来,听到了宫人们在议论些什么,他停住脚听了一下,顿时吓得手里的吃食都要掉了,急忙跑回偏殿,脸上神色急切:“王爷不好了!出事了!”

    席白川正在自力更生穿衣服,远远就听到他的大呼小叫,连忙走了出来,皱眉问:“出什么事了?”

    “殿下、殿下失踪了!”安离喘着气说,席白川脸色霎间一变,他又继续说,“原本大家都以为殿下是和陛下在一起,可刚才陛下又派人来召殿下去御书房,原来殿下巳时便和陛下分开,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席白川抓住他的手,声色凛然:“汤圆呢?她不是一直跟在殿下身边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