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95章 犀利的老二

第95章 犀利的老二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芡实的主使是萧淑妃这件事,他们并没有马上禀报给顺熙帝,他们想等查出真正的幕后主使后再说。

    “在帝都大街小巷散布刘氏因你而死的人已经查出来了,是二皇子孟柘殒。”席白川捧着一杯热茶,热气氤氲成一道朦胧的屏障挡在他眼前,使得他的眼神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玉珥有些诧异:“老二?”

    说起这个皇二子,那真是个人才。

    皇长子早夭,所以他是一干兄弟姐妹最年长的,其母是已故宸妃,但这个人从来没有尽到做哥哥应该有的表率。

    这个人从小不学无术,不爱诗书爱捣乱,在国子监的时候经常拉帮结派收保护费,她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他差点把司马大人家的嫡子给打残,气得她父皇也差点把他打残。

    大约在他十二三岁的时候,他生了一场怪病,眼睛不好使了,远处的东西都看不清楚,基本上五十米开外男女不分,一百米开外人畜不分,这没辙了,这个人算是废了,看在他母妃的份上,顺熙帝没有把他分封出去,而是留他在帝都,平日里只要不闹出大事,吃喝嫖赌都没管他。

    于是,他成了帝都纨绔子弟的老大,成了整个顺国纨绔子弟的精神领袖。

    “这个奇葩没事干嘛找我茬?”玉珥这回真想不明白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她跟孟柘殒根本不是一类人,平时压根没接触,他好端端的招惹她做什么?

    席白川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还在查。”

    付望舒忽然道:“市井里传的那些关于殿下和王爷的谣言,其实也是二皇子让人去做的。”

    玉珥:“……”

    她怎么完全不记得在什么时候得罪这个霸王了?

    “皇二子对你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他从不参与政事,所以他要么也是受人指使,要么是你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他了。”席白川放下茶盏,看着玉珥,“你仔细想想,你最近和他有没有交集?”

    根本不用想,要不是出了今天的事,她压根都想不起这号人物了。

    玉珥摇头:“没印象。”

    “那就才从二皇子身上下手吧,我去查查看。”付望舒说着起身,拱手后便往外走。

    玉珥一只手托着腮,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啧啧道:“这就是天降横祸吧?”无缘无故惹了一个楚霸王。

    “走,按照你早上的推测,我们去找找那个萧淑妃的情夫。”席白川拉着她往外走,“这件事要加快解决,今日早朝已经开始有官员拿刘氏之死和嫦妃案弹劾你,逼陛下彻底将你罢朝,你的党派也开始人心不稳,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想另择大树了。”

    玉珥抿唇:“其实我还是觉得刘氏之死和嫦妃案是同一个人主谋,目的都是逼父皇将我彻底罢朝。”

    席白川清淡道:“昭然若揭。”

    “皇二子从不参与政事,我罢不罢朝对他都没大影响,他一定是受人指使,受一个在我罢朝后能得到好处的人指使。”符合这些条件的人不多,玉珥此时心里已经有怀疑的人了。

    席白川头也没回,只是将她的手捏得更紧。

    玉坤宫。

    这里是萧淑妃的住处。

    萧淑妃载满一族荣誉入宫十年,从一个贵嫔走到四妃之一的位置,自然是有些手段,顺熙帝平日也没有冷落她,只是她一直膝下无子五女,现在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她第一胎,所以格外精心呵护。

    此时殿内不单有宫里伺候的宫人,她的父亲也送了不少稳重老道的妇人给她驱使,都盼望着她能生下皇子,为他们萧家的荣誉再上一层保护罩。

    玉珥和席白川躲在玉坤宫外看着里面人来人往,一会送水果一会送糕点,那阵势跟马上就要生似的,但其实也就只是一个多月。

    “啧,矫情。”玉珥很不屑的冷哼。

    席白川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如果以后你怀孕了,我一定给你比这个阵仗更大的伺候。”

    “去去去。”玉珥一把把他推开,这人怎么说话老是没正经。

    席白川低声笑了笑,忽然伸手搂住她的腰,玉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带着飞上大树,这棵树很高,能看到玉坤宫内的景象,而且茂密的树叶还能遮掩住他们的身形,绝对是最佳的偷窥地点。

    “你平时肯定没少干这样的事。”玉珥发自内心说,“真熟练。”

    席白川:“……”

    他们在树上看了一会儿,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因为是大白天,两人也不能蹲到屋檐上看,否则肯定会被人发现,所以只能等晚上再来。

    晚上的时候,玉珥特意将玉坤宫周围巡视的军士调走半个时辰,这样一来,也减少了被人发现的危险性。

    两人趴在玉坤宫寝殿的屋顶大半个时辰,虽然没有发现萧淑妃去见什么人,也没看到什么可疑人物,但也收获了不少线索,两人对视一眼,溜回东宫去商讨。

    一进暖阁,玉珥就说:“太谨慎了,喝一杯水都要三验四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怀的那个孩子就是铁板钉钉的未来天子似的。”

    “的确,太谨慎了。”席白川坐在软垫上,一脸若有所思。

    后宫女人的最大资本是皇嗣,因为想争皇位的第一条件就是有个孩子,所以那些有孕的妃子往往都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但这也有分时候。

    如果是顺熙帝刚登基,子嗣不多那会,有孕就是大事,可现在皇帝都有十几个成年儿女,他本人也年老了,储君之位这两年就会定下,即便现在生下皇子也无济于事,问鼎皇位的机会渺小至极。

    所以现在有孕的后妃,基本都无需害怕会有人因为她怀孕而害她,更不要说萧淑妃位份这么高,谁敢对她动手。

    从以上这几点来看,萧淑妃真的谨慎过度了。

    “虽说这个孩子关乎萧家满门荣耀,但也太夸张了。”玉珥发散思维,往最夸张的方向去想,“你说会不会是这样,萧淑妃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父皇的,而孩子的亲生父亲想要扼杀这个孩子,但萧淑妃不舍得,所以她才要这么谨慎,提防孩子的亲生父亲下毒手?”

    席白川赞叹:“我真是小看你了啊晏晏,你这么天马行空,你考虑过陛下的感受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