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68章 王爷要犯上

第68章 王爷要犯上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席白川的眼神从这一刻开始就死死地黏在了她身上,片刻都没离去,那眼神幽深看不出喜怒,玉珥假装没注意到。

    从御书房离开,玉珥正边走边和汤圆说话,席白川忽然从后面冲上来,拽着她的手,不由分说就把她拉走。

    玉珥皱着眉头默不作声地挣扎,席白川力气很大,手紧紧地锁着她手腕,连拖带拉把她往东宫方向带,玉珥也生气了,抱住一根廊柱不肯松手,和他死磕起来。

    两人僵持间,忽然有一道清冷,却充满威严的声音插入进来。

    “琅王爷,你是要犯上作乱吗?”

    一双手伸出来,一只握住席白川的手,一直握住玉珥的手,用力把他们的手分开。

    是付望舒。

    玉珥从没见过这样的付望舒,他愠怒着,一改平日的温润如玉,此时犹如是被风雪孕育出的修罗,紧绷着脸,眼底翻滚着寒冰,和席白川的怒火互相冲撞,竟然不露下风。

    好一会儿,就在玉珥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时,席白川终于是松开了她的手,付望舒立即挡在了她面前,竟是保护的姿态。

    席白川扯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自嘲的笑,不看玉珥一眼,转身独自走开了。

    “殿下,你没事吧?”付望舒和连忙转身,关切地看着她。

    玉珥目光追着席白川的背影远去,心里像是被揉了一把沙子,有密密麻麻的特别痛感,她动了动嘴唇,喃喃道:“……没事。”

    “可是你的脸色不大好,下官送你回东宫吧?”付望舒伸手要来扶她,换成以前她是求之不得的,可不知为何,在被席白川莫名其妙闹了一场后,她心里的烦躁让她本能地拒绝任何人的碰触。

    推开他的手,自己往前走了几步想回东宫,眼前的路却好像摇摇晃晃的,她感觉胸口一阵悸痛,脚步不稳,连忙伸手扶住了廊柱。

    隐约感觉到付望舒扶住了她,还在喊她,但她听不清楚,唇动了动,还没说出一句话,她便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醒来时已经在东宫,她昏迷的时间似乎没多长,付望舒正在询问女医细节,他不算结实强壮的背影背对着她,声音温和低沉,让玉珥本来就迷糊的脑子有一瞬间的恍惚,有几个似曾相识的画面从脑海中飞快掠过,最后又停在了他的背影上。

    这个人,是当朝正三品兵部尚书,是朝堂上一个无法忽视的存在。

    十五岁参加科举,一人夺得文武双冠,从一个小小从六品翰林院修撰,到正六品承议郎,又因破案有功,直接被晋升为正四品吏部侍郎,彼时少年不过二八年华,任谁都看得出他日后会是朝堂上一株新秀。

    要知道吏部侍郎虽仅是四品,但却是叩开中书省大门的通关贴。

    但没人想到的是,少年在年末考绩优秀被褒奖时,却提出自己要去比兵部任职。

    兵部掌管天下兵马听起来威风,但谁都知道是个苦差,平时一大堆零散责务,累死累活讨不到好是一回事,每天还要提心吊胆不要出个什么战祸,否则麻烦又是一大堆,怎么算都没有在吏部来得油水多。

    但少年态度却坚定,陛下到底是爱惜人才,准了他的请求,让他去兵部当了个侍郎……

    十年仕途生涯,少年此时已经脱去稚气,褪去青涩,锋利的刀刃不再咄咄逼人,收敛了锋芒却也无人敢轻视和冒犯,将当朝正三品尚书的权威凛然呈现。

    世人称他当世奇才,也有人言他背靠贵妃才仕途坦荡,可这些都不是玉珥眼中的他,她眼中的他,是她九岁那年调皮跑出宫,爬供玉山失足摔下,被撑伞经过的他所救,背着她走了冬夜长长一条路的子墨。

    她还记忆清晰,伞下少年眉眼如画,不顾锦袍遍染尘埃,半跪于雪地中,担忧地看着她:“姑娘,可伤到了?”

    他那时尚不知她身份,却能屈尊背浑身脏兮兮的她去求医问药,还守了她一夜,她发烧昏昏沉沉间半睁开眼,那少年单薄的背影到底是刻入了她脑海深处,无法再抽去。

    “……子墨。”玉珥低声喊了一句。

    付望舒迅速转身,看到她醒来,脸上一喜,快步走了过去:“殿下,可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汤圆扶着她起身,又找了几个枕头垫在了身后,玉珥声音沙哑,问:“我是怎么了?”

    女医道:“回殿下,殿下是感染风寒发烧了,下官开了几服药,按时服用,三五日便可痊愈。”

    只是风寒吗?

    玉珥很疲惫,从没这么有心无力过,长睫微微颤了颤,她终是抵不住一阵阵的困倦之意,又睡了过去。

    这次睡着她很不安稳,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境中,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中,有一层层的雾朦胧了整个画面,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感觉到很不安,很不安。

    忽然,一张脸渐渐清晰起来,她本能地觉得危险不想深究,可那张脸却是缠着她不放,如同影子一般和她形影不离。

    她心一横,倏地转身!

    毫不意外地和那张布满沟渠,苍老又狰狞的脸撞个正着,她正在用她那双的犹如深渊一般的黑窟窿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是吴三儿的母亲!

    她的身形从黑暗中显现出来,她没有坐着轮椅,而是僵硬地迈动着双腿,一步步走近她。

    玉珥想逃,可脚却不听使唤,一直定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靠近。

    忽然,她停下了步伐,扯动着松弛的皮,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然后她的脑袋忽然从脖子上掉下来,像是球一样,落在了地上滚了几圈!

    在玉珥惊疑未定时,她的身体有迅速分裂成许多块,如同雪块那样瓦解了,血流了一地,蔓延到了她脚边,那冰冷的触感太明显,就像是正在真实发生那样。

    玉珥崩溃了,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尖叫。

    “啊……”

    “晏晏,晏晏……醒醒,醒醒……”

    有人急切地呼喊着她的小名,那一声声熟悉无比的‘晏晏’丝丝缕缕伸入到她的梦境中,将她那可不安恐惧的心慢慢安抚。

    黑暗中,有一盏灯亮起,橙色的烛光暖着她的身体,她不再惧怕,而是追随着灯火方向一步步前进,最后……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