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65章 有人设局

第65章 有人设局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左侧那边的妻眷有人出声,犹豫着问:“我听说,女宴上的座位是按照朝堂官职高低排序的,朝堂无官职就按身份高低,嫡公主是朝堂的人,应当是要按朝堂的品级设定座位,但……嫡公主在朝是什么官职来着?”

    此言一出,四下议论声更多了。

    是的,玉珥在朝虽管着许多个部门,但却是没有被封什么官职,顺熙帝从来不提,官员们也没人议论过,毕竟她是作为一个皇储的形象在朝堂上,而俸禄也一直按照亲王的规格领的,今儿这么一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玉珥的身份上。

    女宴是按照朝堂上的官职大小排列的,玉珥没有官职所以就没有座位,这想踩她脸的人也真是费尽心机,在座位上做文章,她就算再气,也没办法怪罪谁,毕竟……她无官职。

    玉珥嘴角弯起一道冷冽的弧度。

    这个人真是聪明过了头,算计到她身上了。

    幸好皇后来得快,众人都起来见了礼后又纷纷落座,唯独玉珥又是站在殿中一动不动。

    “玉珥怎么不坐?今日只是让大家聚在一起吃个饭,大家都不必拘谨,高兴就好。”皇后衣冠雍容,珠光宝气的,端坐在高台上微笑地看着她。

    玉珥淡淡道:“回禀母后,儿臣找不到座位。”

    “你为嫡公主,身份无比尊贵,自然是……呃?长公主?那你……怎么……”

    皇后也混乱了,她原本是指向右侧首座的位置,以为玉珥理所应当是坐在那里,却没想到看到了长公主坐在那里,若是别人还好说,但长公主在后宫众公主中最年长,坐在那里也是无可厚非,没权利让她让座,所以一时间她脸上也浮现尴尬之色,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安排下去了。

    玉珥观察着皇后,她原本以为这个座位是她设计的,但看她那模样好似也不知情,那是谁安排的这一出戏?

    欢欢喜喜的女宴变成了这个模样,皇后的脸色不大好看,摆明是在打她的脸,今天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就等于是在暗骂她管理后宫多年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简直让人耻笑,枉为国母。

    “那个不长眼的狗奴才安排的座位?给本宫带上来,这点差事都办不好,留着何用?”皇后怒道。

    长公主连忙起身:“母后息怒,今日是吉日还是喜气为上,只是一个座位坐那都一样,儿臣将位置让给玉珥就是。”

    “长姐是玉珥的姐姐,哪有姐姐给妹妹让座的?”玉珥笑着看她一眼,但她觉得自己的眼神还是挺温和的,可长公主就是吓得脸色煞白,让玉珥茫然得很……她长得很吓人吗?

    “母后不必动怒,大概是宫人们疏忽了,您刚才也说了,只是吃个饭不必拘束,若母后不介意,玉珥就坐在您身边?”既然不是皇后刻意安排的,玉珥也不会为难她,否则到最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玉珥主动给台阶下,皇后自然不会再胡搅蛮缠,连忙说:“快把矮桌和软垫拿上来。”

    如此一来,女宴才得以顺利进行。

    看似和和睦睦,欢声笑语的宴席,暗地里却因为‘嫡公主无座位’一事,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

    离开椒房殿时,除了诸如二公主这样没头没脑还在斤斤计较玉珥能坐到皇后身边这种殊荣外,其他人是满怀心事。

    谁安排的座位?目的原因是什么?玉珥都没理了,这件事丢了皇后不少面子,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她就不插一手了。

    离开椒房殿时,不知不觉和四公主走了同一路,玉珥微笑道:“刚才谢四姐仗义直言。”

    “谢字不敢当,你我虽党派不同,平日里也没什么交集,但毕竟是亲姐妹,能帮的时候我还是会帮,这是我心甘情愿。”四公主浅笑,神色淡淡,“只是你喊我一声姐,我也应当劝你一句,多谋善虑虽好,却也不该太过,盛极必衰这个道理你该是懂的。”

    她这话太意味深长,玉珥眸子闪了一下,神色不变:“四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四公主平淡地说完这八个字,就大步走开,不再多言。

    玉珥微微皱眉。

    多谋善虑?盛极必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最近很流行用成语吗?

    怎么一个一个都跑到她面前显摆文采,说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回到东宫,玉珥看到了已经回来了的汤圆,立即就吩咐她:“去给我找本词典来,记住,要正版。”

    ……

    椒房殿。

    皇后坐在美人榻上,脸色依旧十分难看,显然是对女宴上被人当面打脸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而殿中跪着两个宫女,她们在椒房殿伺候皇后许多年了,对她忠心耿耿又细心缜密,所以这次安排女宴座位的事她才会交给她们去办,哪里知道会出这样的事。

    “废物!”皇后怒拍桌子,“你们两个狗奴才,今日让本宫丢了大的脸!”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两人连连磕头。

    大宫女锦绣走了过来:“娘娘,安王爷来了。”

    皇后闭了闭眼睛平息下怒火,才沉声道:“各去慎刑司领二十板子,滚下去。”

    宫女不敢再多话,连忙磕头后退下,孟杜衡恰好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她们,才回头对皇后行礼:“母后。”

    “衡儿不必多礼,坐吧。”皇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怎么想到母后这来?”

    孟杜衡慢慢拨弄着茶杯盖,垂眸吹散浮在清茶上的两片茶叶,茶面泛起浅浅涟漪,他笑道:“儿臣听说母后的今日举办的女宴上,出了件好玩的事?”

    “怎么连你也来笑话母后?”皇后皱眉,那件事一提起来她就气,重重地放下茶杯表示不悦。

    “笑话母后倒是不敢,只能说设局的人太聪明了,连母后都只觉得这出闹剧只是羞辱了母后和玉珥,那其他人就更是这样想,既达到目的又全身而退,儿臣都佩服了。”孟杜衡笑了笑,慢慢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苦涩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入喉后就是难得的清香,这椒房殿的顾渚紫笋茶一直都是他最喜欢的。

    皇后皱眉:“设局的人?此言何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