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 第59章 谣言

第59章 谣言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玉珥挑眉,有些好奇在那人眼里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她的驸马,放下筷子,接过红册子,打开第一页。

    原本是一幅画像和一段介绍,却被人画了一!只!猪!把画和介绍都给遮挡住,根本看不到选亲那人的本来面目。

    玉珥额角青筋跳得欢快,打开第二页。

    一只拱白菜的猪。

    第三页。

    一只睡得四脚朝天的猪。

    第五页。

    一只正在拉便便的猪。

    ……

    玉珥分外冷静地合上册子,端起碗汤一口气喝干,想要冲到偏殿杀人的心情才没那么强烈。

    气完之后,有忍不住笑起来,算了,看在他能想出猪的十八种不同形态也是挺不容易的。

    汤圆显然也是看过册子,却没她的好心情,不高兴地说:“王爷怎么能这样?”

    玉珥不以为然:“算了,既然名册没了,选亲的事情也就作罢吧。”

    汤圆见她一点都不把自己的终身大事放在眼里,急得直跳脚:“殿下!您都十五了,东宫还没个驸马,这样下去要被其他宫的公主笑话的!”

    “她们爱笑就去笑吧。”

    “明天我再去礼部拿一份,名册肯定有备份!”汤圆握拳,熊熊燃烧道,“这次我一定要用我的生命保护它,绝对不会让王爷再抢走!”

    玉珥只是笑着摇头,却是完全没放在心上。

    在宫里闷了两天,一直到腊月二十九,玉珥才出门去给皇后送礼,不过她也只在椒房殿坐了一会就告辞,一来是她和皇后素来不是多亲近,二来这皇后一直拉着她聊她儿子孟杜衡,她听着觉得太扫兴了,干脆告辞。

    离开椒房殿,看着时辰还早,玉珥想着去漱芳斋一趟。

    不过去漱芳斋之前,玉珥还要准备一份厚礼,这不是送新年节礼,而是……赔礼道歉。

    当初她为了从嫦昭仪嘴里问出关于潇湘梦和画骨香的事,给她下了个套子。本想过后去跟她道歉说清楚,谁知道还没等她从画骨香的事件里脱身,嫦昭仪就先自己回过味来。

    后面的事情就如脱缰野马一样,拉都拉不回来了。嫦昭仪觉得她不厚道,居然设计她,于是在顺熙帝去看望她的时候,就顺嘴告了一状。

    顺熙帝得知是画骨香的事情后,自然就没怪玉珥,毕竟是他准玉珥去查的。

    可嫦昭仪孕期气性大,见皇帝没给自己撑腰,竟然来了脾气,玉珥后来去找她,她都闭门不见,闹得满皇宫上下都在传嫡公主和嫦昭仪不和。

    玉珥自知理亏,嫦昭仪把她当成金兰姐妹,她却对她使了心眼。

    再者她在宫里和姐妹们关系不亲近,也就和她走得近些,要是她不理她了,那她真是‘孤家寡人’,所以无论怎么说,她都该主动去挽回她们之间这段友情。

    “参见殿下。”漱芳斋外的宫人齐齐行礼。

    玉珥问:“昭仪娘娘在吗?”

    宫女彩儿道:“娘娘刚刚午睡,奴婢也不知娘娘醒了没有,殿下请先到正堂坐会,奴婢进去看看。”

    “进去倒不用了,本宫在这里等就好。”玉珥觉得自己要有诚意一点,将带来的礼物递给她,“你把这个带进去吧。”

    彩儿双手接过,福了福身:“是,殿下稍候。”

    嫦昭仪倒是刚刚醒,只是刚才做了一个噩梦,脸色有些白,坐在床头轻轻摸着肚子,让女医帮她按摩额角,舒缓紧绷的神经。

    彩儿进来说:“娘娘,嫡公主殿下求见。”

    嫦昭仪睁开眼,蹙了蹙眉。

    彩儿连忙将礼物奉上:“这是殿下送来的礼物。”

    嫦昭仪无奈地笑了笑:“她这些天可没少往我这送东西,怎么又送了?”

    “那时娘娘一直不见殿下,殿下还以为您在生气呢。”榻前伺候的宫女珠儿调皮一笑。

    “本宫怎么可能真气她呢?”那****向顺熙帝告状也只是撒娇罢了,要是顺熙帝真惩罚玉珥她还会阻止呢,这几日回绝玉珥求见时说‘身体不适’也不是借口,她这几日身子很酸疼,都没有下床,更没办法见客。

    女医也适时道:“娘娘要临盆了,需要休养。”

    嫦昭仪想了想,对彩儿说:“你将本宫刚得的那卷《花鸟草虫图卷》送给她,说我身子不适,不方便见客,记住,千万要说我的身体是真的不适,不是故意不见她,让她别误会,等我身体好些了就亲自下厨给她做藤萝饼。”

    彩儿垂眸:“是,娘娘。”

    嫦昭仪重新闭上眼睛,让女医继续按摩。

    彩儿走出漱芳斋,但手里却没有拿嫦昭仪说的那副《花鸟草虫图卷》,语气也没嫦昭仪嘱咐的那么婉转,她神情有些不耐地对玉珥说道:“娘娘说身子不适,不想见客,殿下请回吧。”

    玉珥愣了一下:“娘娘还是不肯见我?”气还没消?

    “是,殿下请回吧,娘娘还说,殿下不必再送礼来,那些好东西殿下自己留着用就好。”彩儿垂着眸,长睫遮住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算计。

    “……好吧,你跟你家娘娘说,好好休养,保重身体要紧,其他事情改日再说过吧。”玉珥真没想到,嫦昭仪居然气到这个份上,但现在人家不愿意见她,也自然不能硬闯,只好等宫宴时讲到再当面道歉。

    彩儿目送玉珥离开,而后就折返回去,走到嫦昭仪面前时,手中又多了那卷《花鸟草虫图卷》,她对嫦昭仪道:“娘娘,殿下说,让您好好保重身体,等您好些了她再登门拜访,至于这副画她万万不能收,让娘娘自己收藏着就好。”

    嫦昭仪无奈地笑了笑:“那好吧,收起来吧,我还想她会喜欢这些古书古卷呢。”

    彩儿点点头,将画卷重新收了起来。

    回到东宫,遇到了席白川,他似乎要出门,看到她回来眉头顿时一皱,大步走了过来:“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吗?又跑去哪了?”

    “去了椒房殿和漱芳斋。”

    席白川猜到是什么事,这几天玉珥总是在库房挑挑拣拣,送了不少好东西去漱芳斋,这会去漱芳斋肯定又是去求原谅了。

    “嫦昭仪见你了没有?”

    “没有。”玉珥垂头丧气,“她的气还没消,不肯见我,还让我以后不要再送礼去了。”

    席白川无所谓道:“没消就没消,反正你的诚意已经摆出来了,她接不接受是她的事,你堂堂嫡公主,做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嫌不够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