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渡劫之王: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真蛊危机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真蛊危机 免费阅读

上一章        渡劫之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这东西我竟然也能忘?”

    王离顿时不由得抹了一把汗。

    妖血蚊在各种记录异虫的典籍里都是大名鼎鼎,这种上古异种在上古的修真界,就是许多大能梦寐以求的宝物。

    这种上古异种也是修真界中极为罕有的,能够承受化神期巅峰的修士全力一击而躯壳不溃的异虫之一。

    拥有这样强悍的躯壳的异虫,放眼古往今来的修真界,就算两只手数不过来,加上两只脚的脚趾也肯定数得过来了。

    它最大的用途就是用来成为化神期修士的化身躯壳。

    化神期的修士,可以将化身融于它的体内,这妖血蚊的本体,就像是成了这名化神期大拿的铠甲!

    这具铠甲比化神期大拿自身的防御力还强,而且它天生具有隐匿气机的异能,化神期大拿以它为化身躯壳,在外行走做坏事也是隐秘得很,不惹人注意。

    最为关键的是,这具铠甲还和灵宝一样具有成长性。

    妖血蚊的神识虽然被炼化,但它本身的元气法则还继续存在,它依旧可以通过吸纳气血不断提升自身的威能。

    吸食的厉害妖兽和厉害修士的血越多,它的躯壳就越是强悍。

    大肚头陀现在虽然是金丹,但他将这妖血蚊炼制成本命法宝,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成就化神期修士之后,他直接将化出的神识融于这妖血蚊之中,这妖血蚊就直接成了他的身外化身。

    虽然不像很多道门的身外化神那般形如道尊,虽然没有那些道尊的金碧辉煌,没有那么好的卖相,但修士修炼,又不是要出去卖。

    这种东西,杀人越货起来比那种有卖相的身外化身要犀利得多。

    混乱洲域的各大宗门之中,多的是化神期修士将神识依附在一些异种蜘蛛、蜈蚣的体内,以提升化身战力和自保能力的。

    对于王离这种穷惯了的修士而言,有的选择才会考虑卖相,没得选择怎么可能还会考虑卖相?

    再丑的法宝也是法宝,再丑的身外化身,那也是身外化身。

    王离现在天天接受颜嫣等人的熏陶,恶补了见知,他的见知倒也不算太差,他现在至少很清楚,放眼整个修士洲域,可能都没有多少人能够找到比这妖血蚊更合适的身外化身寄壳。

    修士洲域如此,混乱洲域那还不是一样。

    他虽然从不以貌取人,但大肚头陀再怎么看他都直觉是那种勤勤恳恳修行,为人圆通讨宗门师长喜欢,一步步爬到这种修为的修士,大肚头陀的身上似乎并没有那种天才修士与生俱来的意气风发和骄横,所以他倒是奇怪大肚头陀怎么有这样的机缘,可以得到这样的一头上古异虫。

    他的推测倒是也大差不差。

    大肚头陀能够混到今日的地位,绝对不是纯粹靠天赋和机缘,更多的是靠极高的情商和不错的办事能力。

    任何大拿都希望身边有一个办事得力且善解人意的小弟。

    大肚头陀在很多大能面前都可以承担这样的小弟角色。

    万佛寺同期的修士之中,至少有五名修士的天赋在他之上,但最终万佛寺那一期孵化出来的妖血蚊,却赐给了他。

    当时这妖血蚊赐给他也是让万佛寺绝大多数修士拍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但其实万般不解,归结起来就四个字,投桃报李。

    只有解决了能够做主的大能的麻烦事,这妖血蚊才能落到他的囊中。

    “你们不要浪费真元,先跪在这道观门前。”

    王离随手点了道观台阶下一块空地,让那些庆云路的修士继续跪着。

    他觉得这些邪修反正被吓破了胆,对他们若是稍假颜色,这些人反倒对他没有这么畏惧。

    至于这些人体内的真元,在他看来就是他的灵砂啊。

    节省着真元干什么不好,多贯注几个法阵的威能都行。

    这些庆云路的修士倒是真的不敢造次,一个比一个听话的降下遁光,在这道观前方的山道空地上跪了一片。

    这妖血蚊除了卖相差点,实用性上面的确屈指可数,放眼整个修士洲域也是极为难得的宝物,对于他而言,当然是先收了这东西重要。

    “果然是记载异虫的典籍之中必有记载的极品啊,这东西看上去就像是神铁啊…”王离身影一动,闪现在那只痴痴傻傻悬浮不动的妖血蚊身旁,结果看了一眼就像是看到了一名全裸出浴的极品美女一样一时挪不开眼睛了。

    这只妖血蚊虽说是真正的肉身,但真的和法宝胎体一样十分奇特,可大可小的感觉,何灵秀刚刚发现它的存在时,它就和寻常蚊子般大小,等到进入道观时,它却不断变大,最大时能有成人头颅般大小,但现在应该是恢复了它的本相,却是比寻常的蜻蜓略大一些。

    它的气机给王离的感觉明明是血肉之躯,和强大的妖兽无异,但它的身体表面,包括它的翅翼,却都是犹如深红色的神铁,散发着一种金铁般的森冷幽光。

    最为奇特的是,它身体表面许多纹理重重叠叠,看上去更不像是花纹,倒更像是无数次的融冶、无数次的锻打,再加汇入各种珍稀材料之后炼制成的神铁才有的锻造纹理。

    按照典籍的记载,其实这妖血蚊表面的这种纹理其实是细密的鳞毛和鳞片,只是排列得太过紧密,毫无缝隙,所以才会导致看上去是这样的花纹。

    但以王离此时的神识强度,反复的扫过它的身体,也真的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缝隙,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的通体真的无比强韧,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这东西怎么用,是要设法祭炼成本命法宝,还是让本命蛊虫来设法和它相融?”

    王离脑海之中才刚刚浮现过这样的念头,他才刚刚思索这个问题,甚至他其实都还没有完全欣赏好这只大名鼎鼎的上古异虫,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体内的灰色道殿就有了异动。

    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几缕别人根本感觉不到,但王离可以感觉到流动的灰色元气直接从他的体内流出,落在了那只妖血蚊上。

    他体内上气海中的紫色油灯似乎动了动,但接下来却是也一副你拿你的,我取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感觉。

    那只妖血蚊和灰色元气一触,就直接凭空消失了。

    何灵秀和颜嫣还好,但杨厌离和陶伤墨这一堆对王离了解不深的修士看到这妖血蚊直接消失在王离的面前,就像是被王离身上的气机直接吃掉了,他们便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真的也太厉害了点吧?

    这别人的本命法宝,都能直接瞬间炼成自己的本命法宝般收入体内?

    而且这还是一个元婴八层的厉害邪修祭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本命法宝。

    这一点禁制和邪气都不怕,也不怕残余的神魂侵袭的?

    这样的手段同时也再次震慑了所有跪在道观门外的庆云路修士。

    他们不知道这座道观是圣尊道场,但此时就跪在道观外的空地上,距离如此近的情况下,他们也发现除非自己亲眼目睹,否则他们闭上眼睛都根本感觉不到王离等人在道观之中的举动。

    这种观感已经让他们感到莫名的惊心动魄,再加上他们亲眼从洞开的道观门中看到王离身前的妖血蚊似乎直接就被王离炼了,这种手段,直接就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之前陶伤墨等人是觉得听了陆鹤轩的蛊惑来找王离的麻烦实在是愚蠢到了极点,现在这群幸存的庆云路修士心中浮现的念头,都是觉得为了夏庆云来找这样的修士的麻烦,简直真的是自寻死路,和老寿星上吊没什么区别。

    王离此时对灰色道殿这种霸道的行事方法也是极为的无语。

    但是无力反抗之下,他也只能逆来顺受。

    他马上静心内观。

    只见这一只妖血蚊此时已经静静的悬浮在灰色道殿之外,它就像是一颗星辰随着气机的流动,围绕着灰色道殿慢慢的旋转、漂浮。

    但它的身周,却始终有丝丝缕缕的血气在缭绕。

    “我丢!”

    王离确定这只妖血蚊是在不断的汲取自己的气血,虽然明知这就像是用本命真元祭炼法宝没什么区别,但感觉有这样的一只上古异虫时时刻刻在戏血还是有种让他心中发毛的感觉。

    不过他现在心神落在这只妖血蚊上,他发现自己御使这妖血蚊倒是的确和御使本命法宝没什么差别。

    这灰色道殿虽然经常做这种事情,就像是收集癖,但至少在抹灭法宝本身的印记,破除法宝的禁制方面,能力实在是有些惊人。

    他心念一转,觉得给这些庆云路的修士越多下马威越好。

    越是心念动间,这一只妖血蚊直接倏然从他气海之中涌出,这妖血蚊刚刚随着奇妙的元气法则在他身外演化,就瞬间化为一道深红色的流焰,飞旋在了那群跪着的庆云路修士的头顶上方。

    “这大肚头陀果然在它身上下了不少苦功啊。”

    王离忍不住有些惊喜,有些感慨。

    他此时不让这妖血蚊隐匿气机,此时这妖血蚊一祭出来,倒真的是妖气冲天,澎湃的妖气在空中悸动,让他浑身的肌肤都自然的起了一层小疙瘩。

    大肚头陀虽然陨落,但这妖血蚊自身的实力却没有陨落,现在这妖血蚊祭出来,完全就是一只元婴八层实力的妖虫。

    这妖血蚊瞬间炼化,瞬间祭出,而且滚滚的妖气真是如帷幕般不断垂落,所有跪在道观门外的庆云路修士浑身又是出了一层冷汗。

    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绝对不是这妖血蚊的对手。

    但和这妖血蚊的实力相比,更让他们胆寒的,还是王离这种完全超乎了他们认知的手段。

    这群人的表现让王离很满意。

    接下来按理而言自然是召回蛊虫,用离尘古宗两心虫的手段来给这些庆云路的修士加禁制,他原本还想将所有的蛊虫召集过来,再围着这些人组个蛊云。

    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蛊虫飞散在白头山地界之中各处,绝对没有收拢回来时那么骇人。

    他这些蛊虫品阶惊人,若是全部聚集在一堆,恐怕这些庆云路的修士又要浑身冒个冷汗。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本命蛊虫有些异样。

    他的本命蛊虫此时已经完全啃噬了喧天真君的元婴,但此时他却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这本命蛊虫又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

    而且除了这种强烈的贪婪欲望之外,有那么一刹那,他还感觉到了一种令他觉得凶险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

    他的眉头瞬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马上感知清楚了这本命蛊虫的贪婪欲望所指。

    引起他这本命蛊虫的强烈吞噬本能的,竟是来自白头山地界的边缘,方才那大肚头陀的陨落处。

    大肚头陀最后搏命,想要杀死他那尊分身,但最终搏了个寂寞,他玉石俱焚击溃了那尊分身之后,才发现竟然是法宝威能凝聚的灵体而不是真人。

    击溃那尊分身的,是他玉石俱焚时化成的一颗舍利。

    现在那颗舍利就掉落在地,它距离这本命蛊虫至少还有数十里,但竟然引起了这本命蛊虫如此强烈的吞噬欲望。

    “你们稍等我片刻,我马上回来。”

    他犹豫了一下,也不多话,直接全力演化九天踏星诀,不断横渡虚空,在掠出数里之后,便直落下方山林之中,再次激发魅魔古镜和邪气面具的威能,将他那尊分身再度凝出。

    他停留原地,直接让他的这尊分身朝着大肚头陀的陨落地掠了过去。

    之所以如此,他是怕自己离开道观太远,万一这些庆云路修士突然又有什么异变,自己便来不及应对,他也不想自己的这尊分身彻底暴露。

    那流露出强烈吞噬欲望的本命蛊虫,也被他招了回来。

    他现在怀疑方才伴随着强烈吞噬欲望出现的,是一种很危险的自主意识。

    修蛊道的修士,在祭炼的蛊虫变得越来越强大之后,往往有被反噬的危险,尤其是这蛊虫的实力超过修士本身的实力之后。

    他这蛊虫相当于是天魔幼体,之前他就是忌惮这点,才不让这本命蛊虫的实力提升得太快。

    但此次机缘巧合之下,他这本命蛊虫相当于又生吞了一个元婴。

    若是这本命蛊虫实力进阶太快,体内源于天魔的元气法则迅速完善,尤其又得到那月魔虫的原始天魔血脉,他生怕这本命蛊虫在进化出更多本能的同时,也悄然生出一些自主的意识。

    若是寻常的蛊虫反噬也就算了,但这种相当于是天魔幼体的蛊虫反噬,他若是应付不当或是应付不了,那就不只是造成对他一个人的凶险,恐怕是要祸害整个修真界的。

    唰!

    一道淡淡的月华般灵光悄然浮现在他的身前。

    他心中一沉。

    这本命蛊虫还是一个元婴的模样,但方才它来的速度,真的是比他全力施展九天踏星诀还要快上一线了。

    (明天尽力三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