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夤夜: 第11章   勾心

第11章   勾心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夤夜最新章节        下一章

    谁杀人,谁被杀,周正才不关心,他只想查清这事背后隐藏的秘密,直觉告诉他:这秘密不简单,查清了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如今这两宗案子都已结案,难找到重查的理由,可不重查便无法找出这其中的秘密,说什么也得重查,可这会得罪霍庆海,自己不能出面。

    沈越。

    沈越是其中一宗命案的受害者,办这事最合适。

    他是与霍庆海有仇,借此对付霍庆海不会引起怀疑,可他一心想杀霍庆海报仇,他这种人只为尽快手刃仇人,不会管用什么手段,定希望越快越好,这种“正规”的方式实在太慢,他会选择吗?而且,沈越机警过人,一旦自己开口,他便有可能嗅到自己另有目的,说不定到时对自己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纵然如今二人已联手,周正对他也没丝毫信任,须引诱、设个局令他主动钻进来,还无法看透自己的想法。

    这实在是个难题。

    周正翘着二郎腿依靠着沙发,左手拖着盛放红酒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目光审视的盯着坐在地上、手肘撑在茶几上津津有味啃着烧鹅的沈越,心里琢磨如何设这个局,突然,他想到一人,心里有了主意,身子微微向前探了探,将手中的高脚杯放在茶几上,故作随意的问道:“扯虎皮拉大旗这招棋走的不错,可你别小瞧了霍庆海,在这上海滩,他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个人还真不是难事,这76号的招牌能帮你挡的了明枪,却挡不了暗箭,你还没帮我办事,我是不希望你出事,可真出了事,别指望我给你善后。”

    “了解。”

    沈越淡淡回了句,将嘴里的烧鹅咽下去,继续回道,“我活着对周处才有价值,周处以后就多费点心;当然,我的命,我比谁都爱惜,自当小心谨慎。”

    周正没搭他话,继续问道:“有计划吗?”

    沈越摇了摇头,面色为难的回道:“我是知道些他做过的违法乱纪的事,可没证据,他的势力又那么大,保不齐背后有人作保,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谨慎点好。”

    周正赞许的回了句,故意说道,“无论是76号还是我只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壳,你跟霍庆海比,太弱,硬碰硬,你只会死的更快,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叫借刀杀人,你可以试试。”

    沈越一愣,缓缓抬头,凝视着周正,问道:“还望周处点的明白些,谁是那把刀。”

    “警局的楚云归,你见过吧?”

    “楚云归?”

    沈越一时没想起来,边思索边回道,“有些耳熟。”

    “你受伤时,他去医院见过你。”

    “他?”

    沈越当即想了起来,连忙问道,“他怎么了?怎么会是那把刀?”

    “他跟刘正东是校友,二人关系颇好。”

    “原来如此。”

    沈越恍然大悟,难怪那天楚云归去医院于自己说那番话,他是想从自己口中证明霍庆海买凶杀自己是杀人灭口,从而证实霍庆海是杀刘正东的凶手,当初自己还怀疑楚云归是霍庆海派来试探之人,真是个大误会,只是一个小小的警探如何能做的了杀霍庆海的刀?

    周正见他上道,心里一阵窃喜,却未表露出来,淡淡说道:“这楚云归的父亲是上海商会的会长楚令山。”

    “楚令山?”

    沈越一脸兴奋的说道,“这确实是把可借的好刀。”

    周正气定神闲的端起高脚杯,微微抿了口,继续说道:“不仅如此,这把刀受了一个多月的气,早想出鞘,这种刀,一旦出鞘,必成杀人利器。”

    “那我就将这刀拔出来。”

    沈越脸上含喜的回了句,转念间,心中不由生出疑惑,周正为何给自己出谋划策?虽说二人联手,自己帮他对付顾凯,他保自己的命,却没必要主动帮自己对付霍庆海,他是另有目的还是卖个好,好令自己全力帮他对付顾凯?沈越一时猜不透,索性不去多想,对周正感激道,“多谢周处指点迷津,这份恩情我沈越永记于心。”

    “那就好。”

    周正心里才不信沈越的话,故作满意的回了句,继续说道,“你的事有方向了,该说说我的事了,对付顾凯,你可有计划?”

    “有。”

    “说。”

    “人赃并获。”

    周正听闻此话,眉头不由一皱,他明白沈越这话的意思;之前,他从沈越身上得到一份情报——顾凯走私牟利的货单,货单虽记载详细,可二人都知道那定不了顾凯的罪,沈越所说人赃并获是打算在顾凯走货之时将人抓了,可问题是顾凯会亲自走货吗?目前尚不知顾凯的底,若他背后真有了不起的大人物,纵然截了货,人证、物证俱在,只要他没亲自走货,就难定他的罪;不过,这是目前对付顾凯最好的办法,可以一试,纵然一击打不死他,也可趁机摸清他的底,之后再想对策,而且……到时设个小局,让沈越替自己背这个锅,火也烧不到自己身上,周正心中有了主意,问道:“查出他的货什么时候到吗?”

    “十日后,云杉码头。”

    周正点了点头,十天,足够设个局,目前就帮沈越对付霍庆海,一来可查自己想知道的秘密,二来可短暂取得沈越的信任、十日后设局利用他也容易些,周正也没再多言,起身说道:“天色不早了,我回屋休息了,今晚你就在一楼的客房凑合一夜。”

    “好。”

    沈越应了句,见周正上了楼,起身收拾完桌上吃的差不多的烧鹅,回到一楼的客房睡觉,躺在床上的他久久无法入眠,他在上海滩待了五年,手中掌握了太多情报、信息,利用这些情报、信息躲开追查轻而易举,这也是为何霍庆海的人在上海滩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找到他;然而,明日便去76号报告了,也就是说自己重回霍庆海的视野。

    正如周正所言,76号的招牌能帮自己挡得了明枪,却挡不了暗箭,霍庆海定会想尽办法秘密解决自己,暗杀、借刀杀人这些手段会层出不穷,而周正刚才那番话表明他虽为了对付顾凯与自己站在一起、看似与霍庆海对立,却不希望与霍庆海成为明面上的敌人。

    这货可利用便利用,绝不会为了利用给自己招惹祸端。

    这只老狐狸。

    沈越躺在床上,愤怒的目光凝视着天花板,心里愤愤骂了句,一把拉起被子蒙上头。

    睡觉。

    ……

    ……

    次日。

    周正驾驶斯蒂庞克缓缓驶入霞飞路,沈越坐在副驾驶座上,微微斜着脑袋望向车窗外,前方几栋小楼出现在视野中,他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了,车继续往前行驶,快到门前,只见门口挂着个牌子,上面写着——国民党执行委员会特工总部。

    这就是76号。

    沈越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与76号扯上关系,还马上成为76号的特务,他在上海待了五年,又靠贩卖情报为生,知道太多76号做的人神共愤之事;一直以来,他都尽量避免收集关于76号的情报,纵然无意中获得,也让情报在自己手上断掉,从不做关于76号的买卖,他知道这个特务组织的残忍、狠辣,简直就是个恶魔,千万不能招惹。

    哼……自己也马上披上这恶魔的皮囊了。

    “在想什么?”

    周正将车拐入院子,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沈越,问了句,似乎知道沈越不会回实话,又猜到沈越心中所想,继续说道,“上海滩人人都说76号是魔窟,我们用的手段确实残忍了些;不过,所谓各为其主,对待敌人怎么能心慈手软?你说是不是?”

    “周处说的,没错。”沈越点头回道。

    周正没再说话,将车停下,开门下了车,迈着步子走向小楼,沈越老实的跟在后面,迎面走来的特务们纷纷向周正行礼;上了二楼,周正进了挂着“情报处处长”牌子的办公室,二人刚走进屋,便走进来个衣着中山装的女子,此女子一头利落的短发,俏脸白皙,进门之后凌厉的眼神随意的撇了眼沈越,又望向周正喊道:“处长。”

    周正站在衣架前,背对着二人,边脱外套边说道:“说。”

    蝴蝶一愣,望了望沈越,犹豫了一下,回道:“处长,两年前消失的那个电台又出现了。”

    周正一惊,正脱外套的他连外套都未脱下来,披着衣服伸手去接女子递来的纸,问道:“什么时候?”

    “凌晨两点。”

    周正没搭理,目光直直的盯着手中的纸,眉宇间凝重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确实是他,地址确定了吗?”

    “没有,时间太短了。”

    “既然出现了,他就还会再出现,下次一定抓到他。”周正愤愤回道。

    “是。”

    “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女子望了望沈越,思量了一番,回道:“就现在跟您说了。”

    周正面无表情的撇了沈越一眼,没人看出他在想什么,沈越心中不由泛起嘀咕,难不成自己无意中听到了绝顶机密?那周正会不会……正在沈越胡思乱想之际,周正已将手中的纸递给女子,淡淡说道:“先保密。”

    “是。”

    “对了。”周正想起沈越,吩咐道,“他叫沈越,新来的,你带他去报到。”

    “是。”

    周正朝沈越说道:“你跟她去吧!报完告也不用来我这了,去办你的事。”

    “好。”

    沈越回了句,心里不安的跟着蝴蝶出了办公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