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356.第三百五十六章脑子有坑(2更)

356.第三百五十六章脑子有坑(2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六章脑子有坑(2更)

    “放开我——”厉王奋力一挣。

    暴怒之下,他这一挣使足了十成道力,酆王被摔开了几米外,滚落在地,嶺王则趔趄地退后几步。

    酆王武技平平,嶺王比他好一些,可比厉王又差上不少,加上,他们也没想到,厉王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兄长使足功力。

    “啊——”

    “殿下——”

    正厅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厉王居然敢对酆王和嶺王动手,震惊了一众人等。

    连烜的眼眸顿时化为冷刃,他一个错步上前,侧身避开厉王暴怒的拳头后,右手握成拳,一拳打在厉王右边的腋窝下。

    “啊”厉王痛得惨叫一声。

    “殿下——”

    无数的尖叫声又同时响起。

    薛小苒只觉得耳朵快被尖叫声刺破了。

    酆王被人搀扶起身,表情也带上了怒意。

    他让王妃办生辰宴,也是想着,父皇病重,他们兄弟之间应该亲和些,多聚聚笼络一下感情。

    谁曾想,会闹出这么多事端来。

    几个兄弟,不论谁被打出个好歹,他这个老大在父皇面前同样要吃排头。

    所以,才想着好好劝阻一番,谁知厉王不知好歹,连两个兄长都敢大力甩开。

    那边,疼得打颤的厉王依旧不死心,他反脚一踢,长腿带着劲风扫向连烜。

    连烜用手格挡,一拳打在厉王的大腿根处。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睚眦欲裂的厉王倒了下去。

    “……”

    酆王嘴角一抽,老七这一拳,怕不是想废了老五吧。

    看着倒地哀嚎的厉王,还有一脸漠然的连烜,酆王欲言又止。

    不行了,这事他压不下去了,拼着挨骂,还是让父皇头疼去吧。

    周遭的众人也都惊呆了。

    雍宁宫内,正和濮阳轻澜他们斗地主的武轩帝,臭着一张脸被李全德请到了正殿上。

    听完李全德的回禀,武轩帝瘦得脱相的脸皮都忍不住抽动起来。

    老五是脑子有坑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明知会输,还不停地挑衅老七。

    真是自找罪受。

    从前,武轩帝一直觉着好武,自负,兼好色的老五很像年轻时候的自己。

    如今一看,自己年轻的时候,哪有这般愚不可及,明知是输,还一脑门冲上去挨揍。

    把老五和年轻时的他放在一起比较,实在是拉低了他的档次,武轩帝一脑门黑线。

    武轩帝负手而立,一脸莫测地盯着眼前跪了一排的皇子们。

    除了不喜在外露面的顺王,都到了。

    老大十年如一日的温吞规矩,老二个头最高,说话也最直,经常得罪人。

    老五……跳过吧……

    今天的事情,让武轩帝彻底看清了他。

    老六,看似一脸谦和,实际上,下面的小动作就没停过。

    武轩帝对他私下的小动作也不以为意,皇子嘛,有野心才是正常的。

    只要别踩到他的底线,都可以视而不见。

    老七……

    武轩帝暗叹一声,要不是他的身份差一截,太子之位早就定下来了。

    可惜,可惜……

    “老大,既是在你府上发生的事情,你怎么没劝阻?”武轩帝蹙眉,老大向来温厚知礼,这事他本该能处理好的。

    酆王的头埋得更低了些,这种时候,第一个挨骂的总是他。

    “回父皇,都是儿臣的错,今日本想借着王妃的生辰宴,兄弟之间聚一聚,顺便认识一下新册封的德福县主,结果宴席还没开,就发生了一连串的不愉快的事情……”

    听着酆王把话徐徐说着,武轩帝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李全德只说老五又与老七打架了,没想到前面还有刺客的事情。

    “德福县主可曾受伤?”武轩帝也恼火,他亲自册封的县主,这才几天就出事了。

    “回父皇,德福县主福星高照,避开了刺客的匕首后,泅水躲避了刺客的追杀,现已无事。”

    想到德福县主没出事,酆王心头也大大松了口气。

    要不然,他哪还有脸来见父皇呀。

    “哦,德福县主还会泅水?”武轩帝听了颇感兴趣。

    “是,德福县主不用人搭救,自行游到一角上了岸。”酆王答道。

    武轩帝点头,好在人没事,要不,轻澜那里可不好交代了。

    “……五弟不服气,甩开了我和二弟,又冲了上去……”

    酆王继续回禀。

    武轩帝听着听着,脸就沉了下去,这老五越来越不像话了,老大和老二去劝架,他把两人都甩飞了。

    “是谁先动的手?”

    不用想,就该是老五这个暴性子,武轩帝已经想好要怎么处罚他了。

    结果……

    “父皇,是老七先动的手,他拿玉佩砸儿臣,大家都看见了。”厉王抬头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抢着开了口。

    武轩帝瞧着他的脸色有些吓一跳,“你,这是怎么了?”

    厉王闻言,只觉腋下和大腿根处一阵阵地抽疼,他瞥了眼身旁不远,冷着一张脸的老七,牙根咬得咯吱响。

    下阴手的王八蛋,专门捡一些不方便见人的地方下手,厉王疼得脸都扭曲了,可自尊不允许他透露具体伤情,只能把这哑巴亏给吞下去了。

    “儿,儿臣没事,就是有点脱力。”厉王忍着气编了个借口。

    “老七,你为什么拿玉佩砸你五哥?”武轩帝瞧他那样,也一肚子气,于是转了个方向。

    连烜抬起头,淡定说了一句,“手滑。”

    “……”

    大殿内一时落针可闻。

    众人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在酆王府用这个借口也就罢了,到了雍宁宫依然敢这么说,全京城,怕也只有他皇甫连烜敢这么做了。

    武轩帝用手按住止不住抽搐的脸皮,自从脑卒中后,他控制脸部表情的能力就变差了。

    这个老七是想气死他么?找理由也不懂找个合适点的。

    武轩帝阴郁的目光在老五和老七之间来回扫视。

    “你被玉佩砸到哪了?”

    “……儿臣避开了。”厉王很是不甘心,他狠狠瞪着连烜,“避开了也是他动手在先。”

    武轩帝用力闭了闭眼,朝李全德看去,“把魏冥叫来。”

    众皇子脸色微变。

    魏冥是锦衣卫首领,为武轩帝收集情报,监测百官,直接向武轩帝负责,手中的权利非常之大。

    众皇子对魏冥都有几分忌惮。

    武轩帝把魏冥叫来,那表明今日酆王府内的事情,都在锦衣卫的监控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