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326.第三百二十六章不愿相信(1更)

326.第三百二十六章不愿相信(1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六章不愿相信(1更)

    庭华宫内,皇贵妃段飞妍靠在美人榻上,半阖着的眼眸上,纤长的眼睫毛轻轻眨动。

    “只是轻微卒中?”

    冯嬷嬷点头,“皇上最近胃口并不好,所以吃的东西不多。”

    段飞妍戴着护指的纤纤玉指轻轻滑过鬓角,眼角的寒光一闪而逝,命还真大。

    “都处理好了?”

    “是,查不到我们宫里来。”冯嬷嬷面容镇定,“皇后娘娘派了內侍来传话,所有昨夜给皇上送吃食的嫔妃都到景华宫配合检查。”

    段飞妍半眯起一双妩媚的眸子,懒洋洋伸出了纤手,冯嬷嬷连忙上前搀扶。

    “既然皇后娘娘召见,自然是要去的。”

    段飞妍乘着肩舆抵达景华宫时,大殿内已经聚集了一众嫔妃。

    穿着暗红金线绣云纹蜀纱宫裙艳色无双的段飞妍,一入殿内,人群的视线就刷刷聚焦在她身上。

    谁都不能否认,宠冠六宫二十年的皇贵妃依旧是这宫内最明艳的一朵娇花。

    “娘娘,不知皇上圣体可还安康?”

    段飞妍随意屈膝行了个礼后,直直追问武轩帝的状况,语气理直气壮,甚至还带上了一丝兴师问罪,仿若在控诉,她见不到武轩帝的怨念。

    王皇后冷眼瞧着,嘴角微翘,“皇上圣体如何呀,自是得问你等了。”

    “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后宫除了娘娘还有谁能进到雍宁宫里探望皇上?”段飞妍冷着一张艳丽的脸,毫不怯场地与她对峙。

    王皇后与她共处二十余年,每每斗法,只有自己吃亏的份,皆因为武轩帝护着她,王皇后只能一让再让。

    如今,形势可不同了,武轩帝脑卒中,且不说以后能不能恢复如初,单论现在的情形,他的病情一两年内绝对需要修身养性,束身自好。

    没了武轩帝站在段飞妍身后撑腰,王皇后又有酆王依靠,她还真不怕对上段飞妍了。

    一众宫妃瞧着两人之间的火花四溅,不由相互交换着眼神。

    “你们虽然没进雍宁宫,可东西却送到了雍宁宫里,你、德妃、贤妃、惠妃、季嫔、谢嫔、白嫔昨夜都往雍宁宫送了食盒,然后,早上圣上的病情就加重了。”

    王皇后皮笑肉不笑地扫视了殿内一众妃嫔。

    她话音一落,殿内一片哗然。

    “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们还会加害皇上不成?”

    “娘娘,您可不能冤枉我们呀。”

    “……”

    众人七嘴八舌喊冤。

    段飞妍脚下微移,侧过身躯,让众妃对上王皇后。

    “冤枉不冤枉,本宫说的不算,自然是要搜查出证据才算,太医院已经在验昨夜送去的食盒了,还有御膳房也在检验中,昨夜送食盒的宫殿也会在搜寻的范围内。”

    王皇后瞥了段飞妍一眼后,冷冷说道。

    众妃又是一阵喧闹。

    “娘娘,昨夜我差人送去的是皇上平日爱吃的芙蓉糕而已,怎么会有问题呢?”

    说话的白衣美人是六皇子的生母贤妃,她身体娇弱,每年三不五时就要生些小病,她年岁与段飞妍相当,一张脸白皙纤柔的脸保养得精致无瑕,惹人爱怜。

    她是极少数能从段飞妍手里,抢到武轩帝几分宠爱的嫔妃之一。

    “是啊,妾身昨夜给皇上送去的,也是平日皇上最喜欢的八珍鸭,哪里可能有问题?”德妃也出声辩解。

    “娘娘,妾身差人送去的是滋补的乌鸡黄芪汤,是妾身亲自动手炖的,绝对没有掺杂别的东西呀。”季嫔一张娇媚的脸,吓得白惨惨的。

    她不过想着在皇上面前刷一刷存在感,让皇上别忘了自己,怎么就摊上事了呢。

    众妃乱糟糟的辩解着,只有段飞妍立在一旁,仿若不屑开口解释。

    王皇后也不理会她们,等检验的结果和搜查结果出来,谁是谁非自然会清楚了。

    可惜,王皇后想得有点简单了。

    食盒检查的结果是,所有的食盒的食物多多少少都验出那种能引发卒中的药粉,而把所有的宫殿搜查完,也没搜出违禁药粉。

    折腾了一整天后,王皇后再次出现在雍宁宫内,一脸愧疚。

    “皇上,臣妾无能,没能找出下药的黑手。”

    武轩帝阴沉着一张脸,他口唇歪斜的症状,在濮阳轻澜的针灸下,好转了一些。

    他半辈子纵情肆意,风光赫赫,哪曾这般狼狈灰暗过。

    “既然能在所有的食盒里做手脚,怕是这大殿里有人被收买了。”连烜淡淡说了一句。

    武轩帝眸色一冷,看向一旁立着的李全德。

    李全德脸色一白,“老奴立即把殿内服侍的人手排查一遍。”

    李全德退出了寝宫。

    “皇上,您要记住,戒躁戒怒,情绪不可激动,要不然,后果很严重。”濮阳轻澜再次重申。

    武轩帝恼怒,却又不敢不听劝。

    人的年纪越大,越免不了害怕死亡了。

    从前的他,明知长期服用丹药身体会产生丹毒,可当时的他却毫不畏惧。

    现在的他,知道自己再倒一次,也许眼睛就再睁不开了,一时,心中后怕连连,开始学着惜命了。

    王皇后被武轩帝训斥几句后,退出了雍宁宫。

    连烜本也想离去,结果被武轩帝唤住,询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

    连烜只说了一句话,就把武轩帝堵得说不出话来。

    “师兄说,这种引发脑卒中的药,同样是隐门秘制。”

    “……”

    隐门,西芪最为神秘的帮派,善于制毒与暗器。

    连烜上次中的绵骨软筋散就是隐门奇毒。

    武轩帝一张脸青白纠错。

    这后宫,与西芪最有关联的,就是段飞妍。

    当初连烜中毒回禀他的时候,武轩帝也曾有一瞬间往段飞妍身上想过,不过,下一刻很快就否决了。

    不可能是她,西芪前朝早就覆灭了,现任的皇帝与她关系不大,她是连烜的母妃,虎毒不食子,不可能是她,当时武轩帝潜意识就把段飞妍排除掉了。

    如今,又是隐门秘药。

    而已还是用到了他的身上。

    武轩帝冷着一张脸,犹自不愿相信。

    连烜嘴角勾起讽刺地笑,躬身行礼,走出了寝宫内。

    总有那执迷不悟,身陷囹圄也不愿相信的傻子。

    迟早有他后悔的那日,连烜大袖一甩,冷冽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