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308.第三百零八章约(3更)

308.第三百零八章约(3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三百零八章约(3更)

    “那年,宣平侯因心悸严重,从京城去药王岭寻了裴神医医治,结果,正好在药王岭外遇到了伏击濮阳轻澜和裴神医的刺客,宣平侯带着护卫前去帮忙,自己却犯了心悸抢救不回来了。”

    宣平侯赵钧是永嘉郡主的父亲,宣平侯一死,康德长公主和永嘉郡主惊闻噩耗,都不敢相信。

    “那些刺客是濮阳家族里,觊觎宁伯侯世子之位的子弟派来的,宣平侯因此意外身亡,濮阳轻澜心怀愧疚,不敢面对永嘉郡主,为了这件事,他把宁伯侯世子之位都给推卸了,这几年一直在外行医游历,直至前段时间才回京。”

    要不是濮阳轻澜突然回京,武轩帝说不定已然丹毒发作一命呜呼了。

    段飞妍一口素白的牙差点都要咬碎掉。

    武轩帝身旁有那狡诈深沉的李老狗看着,她这么多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一旦被发现,李老狗一只手就能捏断她的脖子,她可不想为了那个卑劣的男人赔掉自己的性命。

    只能一次次忍着恶心,勾引他服下丹药,加重他身上的丹毒。

    眼看就要成功了,濮阳轻澜这厮居然这个时候回京了。

    段飞妍恨得牙痒痒。

    她出生皇室,本就天之骄女,加上从小殊色不凡,还未及笄已经是名满西芪的第一美人了。

    作为皇室最明艳的一朵娇花,无论走到哪都受人众人追捧奉承,她前半生顺风顺水,千娇百宠于一身,从不知忧愁为何物。

    直至十五岁那年,刚过完及笄礼的她,与一众闺秀在皇城别苑办了赏春宴,别苑离皇城有些距离,她们当晚就歇在了别苑中。

    谁能预料到,噩运就这么降临在她身上了,当时还是祁国皇子的武轩帝镇守边境时,听闻了西芪第一美人的名头,色胆包天混入了别苑中,摸黑偷偷潜入了她房间里,见色起意,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奸污了她。

    此后,他攻打西芪兵临城下,父皇皇兄唯恐灭国,割地求和不算,还把苦苦哀求的她送去了奸污她的人怀里。

    段飞妍恨,那时她和宋博良的婚事就差一纸公文,结果,天降灾星,把她所有的希望和梦想都毁灭掉了。

    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宋景曦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他像极了年轻时的宋博良,一样面如冠玉,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从前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总是轻言温语唤她“飞妍妹妹”,那时的他们郎才女貌,多么般配,可是现在,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

    段飞妍只觉心口一疼,没了说话的意愿。

    她挥挥手,示意冯嬷嬷送客。

    宋景曦和宋宁曦被人领出了庭华宫。

    “哥,你说,爹是不是就是因为她,所以才一直对娘冷冷淡淡的。”宋宁曦心里有些纠结。

    “爹不单对娘冷淡,对几个姨娘不也一样。”宋景曦摇头,他不愿意相信,这个叫段飞妍的女人就算美丽,那也是朵毒罂粟而已。

    ……

    雍宁宫那边,被一众嫔妃惦记着的武轩帝,脑门上贴着数条白纸条,眼睛紧盯着手里牌,玩得正开心。

    “对八。”

    “对j,有没有人要?”

    “对k,哼,要不起了吧。”

    “不好意思,对二。”

    “啊,你为什么还有对二——”

    武轩帝哀嚎一声,脸上的白条震得一晃一晃的。

    濮阳轻澜淡定从容,眼带得色的把手里牌清掉。

    “又是你赢,真没意思。”武轩帝抿了抿嘴,脸上又被贴了张白纸条。

    偏殿前的楝树下,四张脸或多或少都被粘上了白纸条。

    粘的最多的是武轩帝和郁风扬,濮阳轻澜和李公公脸上粘的很少。

    “李全德啊,你得杀杀年轻人的威风,别老压朕的牌嘛。”武轩帝洗着牌嘀咕一声。

    “咳,打牌上看人品啊,不能放水作弊。”濮阳轻澜义正言辞。

    武轩帝瘦了一大圈的脸,无奈地撇了撇嘴。

    “皇上,该歇着去了。”濮阳轻澜看看天色,又看看他的脸色,“还有不要偷吃荤腥,于排毒不利,酒更不能喝,服药喝酒是大忌。”

    “轻澜呀,朕瘦了那么多,不吃点肉怎么补得回来。”武轩帝摸摸扁平的肚子,原本合身的龙袍,几天内变得宽松起来,如若不是精神好一些了,他真的怀疑,这毒是轻了还是重了。

    “暂时不能吃,实在馋,让御膳房给您做素肉吃。”濮阳轻澜说了句。

    武轩帝眼睛一亮,这主意好,素肉也挺好的,多少也有些肉的滋味。

    他一高兴,想起了一件事情,“轻澜啊,二十那日,你代我去给永嘉送生辰贺礼去吧。”

    濮阳轻澜脸色微变。

    还没等他回话,武轩帝就朝李全德使了个眼色。

    “皇上,您累了吧,奴才扶您歇会儿去。”李全德心领神会,支起老树皮般的笑脸,扶上武轩帝。

    两人的身形迅速消失在回廊下。

    郁风扬轻手轻脚收拾好东西,也溜去干活,濮阳轻澜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

    薛小苒和乌兰花忙活着新制一个手提包,绯色厚布料,包盖绣着繁复精致的花团锦簇。

    绯色虽然颜色比较深沉,不过配上绣工精美的图案,就带上了几分低调奢华。

    “应该挂个玉石坠儿,会显得更好看些。”

    薛小苒把成品提起来细看。

    这是她给永嘉郡主准备的生辰贺礼。

    “对,挂个宫绦也好看。”乌兰花围着手提包看了一圈,也深觉满意,这包,她们做得很用心,弯弯角角都小心处理好,制作水平比以往高了不少。

    “那得去买才成,咱们去银楼逛逛吧。”薛小苒把手提包放下,“不过,我不会看玉器呀。”

    薛小苒有些发愁了,毕竟是送给永嘉郡主的,万一买了个成色不好的玉器,那岂不是尴尬了。

    “孟小姐应该会看玉器,她家的宝芳斋就有玉饰。”乌兰花想到了孟婉娘。

    薛小苒想了想,“那我问她一下吧,你帮我跑一趟。”

    乌兰花笑着应下。

    孟婉娘很快回复了消息,约了她二日去逛银楼。

    “孟小姐见了我可高兴了,问清楚缘由后,她还很惊讶,临走的时候,赏了我一个荷包,荷包里有一两碎银子。”乌兰花拿出一个缎面荷包,笑眯眯地倒出里面的碎银子。

    “给你的,你就拿着。”薛小苒笑笑,琢磨起别的事情来,“明儿咱们去逛街,我得准备好银票才成,玉饰都挺贵的。”

    趁有孟婉娘帮忙掌眼,她得多买几样,以后用来做包包的吊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