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二百二十六章哪个美人儿下的毒(2更)

第二百二十六章哪个美人儿下的毒(2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哪个美人儿下的毒(2更)

    二日,濮阳轻澜和郁风扬一大早就过来了。

    混了餐早饭后,濮阳轻澜打发郁风扬去取刘府取诊金。

    他拉着连烜作陪,然后继续与薛小苒询问关于昨日的话题。

    薛小苒哪曾想到,自己随口蹦出的话,让濮阳轻澜这般在意。

    可她确实对医术懂得不多,也只记得一些基础性的常识。

    “最基本的消毒方法,应该是用火烧,用滚水煮沸,用大太阳曝晒,还有啥,哦,用酒精,也就是烈酒擦拭。”

    薛小苒被濮阳轻澜盯得头皮发麻,只得努力回想一些细节。

    “烈酒?需要多烈?”

    前几样,濮阳轻澜都听懂了,最后一样他就有疑惑了。

    “度数应该是七十度到八十度左右吧,不过,就算是普通白酒,拿去蒸馏后,也能变成度数很高的烈酒,用蒸馏过的高度酒消毒伤口,应该是最合适的。”

    薛小苒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这些。

    “七十度到八十度?这又是什么概念?”濮阳轻澜觉着,越听她解说越有新的发现。

    “额,就是七成到八成之间的概念吧,我也不大清楚,反正我爷爷是这么说的。”

    薛小苒理直气壮地把锅甩到了她爷爷身上。

    连烜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看向濮阳轻澜,“师兄,小苒爷爷的事情,还请不要外传,老人家已经不在,有些话就不可考究了,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小苒的事情也请代为保密。”

    濮阳轻澜先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那长舌妇人,什么话说得说不得,我会不清楚么。”

    然后,他转头,对着薛小苒露出温柔和善的笑脸,“薛姑娘,你放心,我以我行医多年的人品保证,令祖父的事情绝不会外传。”

    “濮阳公子不必如此,您是连烜的师兄,我自然是相信您的。”

    薛小苒笑着给他们两师兄弟缓和关系。

    被这么连带着相信,濮阳轻澜果然扁了扁嘴,瞥了眼木然无波的冰块脸。

    薛小苒也笑眯眯地看着两人。

    说也奇怪,明明濮阳轻澜看起来一身清华,品貌非凡,可坐在他身旁,依旧蓄着一脸胡茬的连烜,一身清贵疏冷的风仪,却丝毫没有逊色半分。

    甚至,那身凛冽淡然的气质还隐隐压制了濮阳轻澜一筹。

    等郁风扬抱着一个红木匣子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午时。

    “风扬,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濮阳轻澜蹙起一双剑眉。

    “师父,刘员外家的案子破了,那个陆崇的同伙是花街的一个暗娼,两人从去年刘小姐开始招赘的时候,就开始图谋不轨了,刘员外今日一直在衙门里,他们府上也有些乱糟糟的,刘夫人经受不住打击病倒了,他家管家硬拉着我给刘夫人看病,所以,一来一回就耽搁了。”

    郁风扬把红木匣子交给了濮阳轻澜。

    “郁小哥都能帮忙看病了,真是名师出高徒呀。”薛小苒看着他那张带着稚气,却很稳重的脸,一阵赞叹。

    “是师父教导有方。”郁风扬忙谦逊。

    濮阳轻澜却有些不满地哼唧,嫌这徒弟多事。

    薛小苒一瞅,这爱较劲的师父又想和懂事沉稳的徒弟计较起来,忙拉着郁风扬问刘员外的事情。

    去年,刘员外一家招上门女婿的消息传遍了清灵镇,引得不少人都动了心思,陆崇就是其中一个,他当时虽然一穷二白,可心气却高,对于上门女婿的身份,并不是很情愿。

    于是,就和他当时的相好,也就是花街那个暗娼嘀咕这事,就有了后来的事情。

    借着刘小姐出门上香的机会,设了个局,让陆崇在刘小姐面前露了脸,讨了巧,等到了选婿的日子,装作斯文读书人的陆崇果然从一众人中雀屏中选。

    陆崇不喜上门女婿的身份,却又被刘府的富贵迷住了眼,思来想去,就想让刘小姐早产,诬陷她红杏出墙,不守妇道,然后趁机讹上刘府一笔钱银,就可以和暗娼远走高飞,逍遥快活去了。

    结果,事情败露后,陆崇把所有的事情都往那暗娼身上推,说主意是她想的,局是她设的,麝香也是她买的。

    那暗娼当场气得吐了血,指着陆崇破口大骂,还把陆崇的一些罪行一并告发了出来,比如,陆崇偷了刘府不少值钱的物件去典当,勾搭了刘小姐身旁的丫鬟为其遮掩等等。

    把刘员外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冲上去就对着陆崇一阵好打。

    “后来怎么样了?”薛小苒听得津津有味。

    “那对男女判了流放,即日押解往边州。”郁风扬笑着回答。

    濮阳轻澜对刘员外家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他们师徒四处游走行医,见识过太多这种腌臜的事情。

    他甚至见过,为了几个铜钱,就能举刀互砍的亲兄弟。

    有些时候,金钱会使人疯狂,人被利益所驱使,哪还有什么理智而言。

    小门小户都如此,更何况,像刘员外这般家境殷实的人家,家中又只有独女,不被人觊觎才怪。

    “别管那些糟心事了,风扬,你去给我找找看,附近有没有酿酒的人家。”

    濮阳轻澜一心惦记着薛小苒所说的可以起到消毒作用的高度酒精。

    “啊?”薛小苒一听,愣住了,“濮阳公子,您现在找酿酒师父干嘛呀,你们明天不是要赶往屿连山么?”

    这濮阳轻澜怎么想一出是一出的,做事也没个章程。

    “是啊,师父,先把师叔身上毒解开,才是正经事。”郁风扬也劝道。

    濮阳轻澜烦躁地挠挠头,用力瞪了连烜一眼,“你说你小子,平日狡猾得跟只老狐狸似的,为什么会栽倒在绵骨软筋散下?是哪个美人儿迷惑了你的眼,把基本的戒备心都丢开了?瞧瞧,罪遭大了吧。”

    他遭罪还没事,平白耽搁自己研究酒精的事情,濮阳轻澜忿忿地朝他翻白眼。

    “……”

    薛小苒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神色有些僵硬的连烜。

    他,真的是被哪个美人儿下的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