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二百二十一章濮阳轻澜(月票加更)

第二百二十一章濮阳轻澜(月票加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濮阳轻澜(月票加更)

    “哦,贼喊捉贼原来说的,就是你这种不要脸的人呀。”

    一个穿着青白色细葛长衫,身材修长挺立的男子从影壁后款步走了出来。

    他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尽管他的头发有些乱,衣裳有些皱,衣摆甚至带着土星点点,却无损他温文尔雅,丰神俊朗的优雅气质。

    方魁原本还在疑惑的脸,看到走出来的男子后,顿时变得喜笑颜开,果然是他们。

    “这是那个赤脚大夫?”

    众人回过神,开始面面相觑。

    妈呀,这样相貌堂堂,雅俊清隽的男子会是个赤脚大夫?

    是他剖了刘小姐的腹部,把孩子接生出来的?

    “什么赤脚大夫,人家肯定是医术高超的杏林圣手,刘小姐人都死了,还能把孩子接生出来,普通大夫谁能做得到。”

    “是啊,剖腹救子也是人家刘员外同意的,大人保不住,能救活一个小的,他们老刘家也算有个后代了。”

    “可不是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位先生实乃妙手仁心的救世神医呀。”

    围观的大媳妇小娘子们,看着那张俊美如画的脸,一时风向就全都变了。

    薛小苒左右看了看,从胖胖的大婶到瘦瘦的小姑娘,个个眼里闪动着粉色小星星。

    艾玛,果然,无论在哪个时空,高颜值的人都自带光环呀。

    “你,你说什么,什么贼不贼的,我要告你毁坏我妻子的青白,让她死都不能瞑目。”陆崇一听众人的议论,顿时跳脚。

    “你也知道,她死不瞑目呀。”

    男子浅浅一笑,清雅中带着几分散漫,盯着陆崇的眼睛,却带着浓浓的讥讽。

    陆崇腿脚一抖,有种被他看透的诡异感觉。

    “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琼花的死因有蹊跷之处?”刘员外敏锐捕捉到了他话里的隐射。

    “妇人难产,能有什么蹊跷之处,你,你恶意揣测,对死者乃大大的不敬。”陆崇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布局了那么久,却在收网的时候,出了岔子,陆崇愤恨地瞪着眼前这个多管闲事的男子。

    “先生,能否请您告知小女的死因是否有蹊跷之处?”刘员外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他和老妻只有一个女儿,老妻经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已经晕厥了过去。

    男子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你的上门女婿身上,带着含有麝香的香包,令爱受到麝香的影响,所以导致孩子早产。”

    刘员外和陆崇的脸色同时大变。

    “你血口喷人,我,我可没带什么香包。”陆崇白着脸暗自庆幸,好在,刘琼花死后,他就把香包扔花圃里去了。

    “哦,难道这个香包不是你的?”

    男子负在背后的手缓缓拿出一个蓝色绣着交颈鸳鸯图案的香包,“里面的麝香味道可不轻。”

    刘员外一见之下,气得哆哆嗦嗦地指着陆崇,“你这个畜生,居然在琼花给你绣的香包里,偷偷放麝香,来人,把他抓住送官。”

    陆崇脸色巨变,“不是我,不是我,岳父大人,那是诬陷,香包我,我弄掉了,谁知道里面怎么突然多了麝香,我是冤枉的。”

    他喊着冤开始左右闪躲,想要避开家丁的抓捕,可他哪里避得开。

    “呵,想知道冤不冤枉还不简单,麝香难得,只要往附近的药铺询问,最近都有谁购买了麝香,顺藤摸瓜查起来就简简单单了。”男子懒懒地瞥了眼陆崇,像是看见蟑螂臭虫般嫌恶,他转头把香包递给刘员外,

    “刘员外,既然你忙着,那我明日再让小童来取诊金吧。”

    “是,是,谢谢先生,明日老朽一定把诊金备好。”刘员外老泪纵横,躬身道谢。

    男子潇洒地挥挥手,带着身后的小少年施施然朝门外走去。

    身后的陆崇崩溃,开始狂喊着冤屈,刘员外让家丁把他的嘴堵上。

    天地间终于清静了。

    男子皱起的眉头微微舒展,带着一身云淡风轻,负手迈出刘府大门。

    大门外,一脸赞叹的围观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

    “濮阳公子。”方魁从石狮后走了出来,朝男子恭敬地行礼。

    濮阳轻澜一愣,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居然有人认识他。

    转头一看,还挺眼熟。

    “你,是方魁?”

    “是。”方魁恭恭敬敬回答。

    “你在这的话,难道,小七也在这?”濮阳轻澜诧异。

    “噗~”

    小七?站在不远处的薛小苒笑喷,这喊的是连烜么?

    濮阳轻澜眼帘微抬,看向那个掩唇轻笑的姑娘。

    这姑娘又是谁?

    见他漆黑的眼眸看向自己,薛小苒有些讪讪地朝他一笑。

    “濮阳公子,爷就在清灵镇的喜来客栈落脚。”方魁回话,“爷正派人到处寻访您的踪迹呢。”

    濮阳轻澜收回眼神,嘴角微翘,“他找我准没好事。”

    他自顾往前走,也不理会站在原地的方魁。

    他身后的小少年,给了方魁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急忙跟了上去。

    方魁大急,这个濮阳轻澜从来就是个狂放不羁,肆意随性的性子,就像殿下说的,只要殿下不是快要中毒身亡,就算寻到他,他也不一定理会。

    “濮阳公子,我们爷说了,他手上有您最想要的药材。”

    方魁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他遇到濮阳轻澜,却没能请人回去,雷栗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濮阳轻澜的身形果然一顿。

    他转头看向方魁,“是什么药材?”

    方魁心喜,疾步上前回话,“属下不知,不如公子直接去问爷,爷就在前面不远的喜来客栈。”

    濮阳轻澜盯着他,考虑他话里的真实性,想了好一会儿,才哼了一声,“臭小子要是敢诳我过去,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大袖一甩,抬步往前。

    方魁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谁敢诳这位爷呀,又不是嫌命长了。

    “方魁,他就是连烜的师兄吧。”薛小苒瞧着濮阳轻澜走了稍远,才跑了过来。

    “是,薛小姐,咱们快跟上,可不能让濮阳公子跑了。”方魁压低声音。

    濮阳轻澜是个不按牌理行动的人,虽然,他刚才的意思,是要过去,可万一溜了呢?

    “好、好,咱们快跟上。”薛小苒想起连烜身上的毒,连忙点头。

    三人一溜小跑跟了上去。

    留下一群议论纷纷的吃瓜群众。

    ###

    2100月票加更,下次加更在2400月票,谢谢亲们的投票,狂放不羁的大师兄浮头了,咱们七殿下准备要气得跳脚了。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