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四十七章窸窸窣窣

第四十七章窸窸窣窣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窸窸窣窣

    最让连烜感到不可思议的事,那小猴居然在嘘嘘声中尿完了。

    “……”

    耳朵里传来那姑娘不断夸奖小猴的声音,连烜双唇微张愣是半响没合拢。

    小猴,你的节操呢?

    这么容易就被那个爱唠叨的姑娘控制住了么?

    “小猴,真是个聪明又能干的猴儿。”薛小苒喜滋滋地抱着小猴回来了,“姐姐一会儿给你奖励啊。”

    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远处,薛小苒褒奖般地摸着小猴的脑袋,心里大大松了口气。

    然后往火堆旁扔了好几个毛刺刺。

    “……”

    连烜真心有些佩服这姑娘,猴子都能让她叨叨得听话起来,这能力也没谁了。

    薛小苒翻动着毛刺刺,顺便把锅盖掀开,戳戳葛藤的皮,估摸着差不多了,她连忙把葛藤夹到了盆里。

    “连烜你左手旁有一、二、三、四、五个毛刺刺,你帮忙翻动一下,我去洗葛藤啊。”

    给锅里添了水,又各塞了两捆葛藤,盖起盖子,薛小苒把一旁的鱼腥草顺便放了进去,然后抽起盆往外走。

    连烜的眼睛虽然看不清,可他感觉非常敏锐,他用木棍随便戳戳都能准确找到毛刺刺的位置,薛小苒对他很是放心。

    “小猴,姐姐出去一下啊,你乖乖的哟~”

    “……”

    这姑娘真把小猴当孩子哄了,连烜好笑地摇摇头。

    有了上次的经验,再洗葛藤就快很多了,洗了葛藤,顺便洗好了鱼腥草。

    晾好纤维,走进山洞,连烜正好把毛刺刺撩出火堆旁。

    薛小苒放好盆跑了过来,笑嘻嘻道:“我来我来,给小猴剥一个做奖励。”

    “……”

    这奖励还真务实,那小猴就是个馋嘴猴,给啥吃啥,一点都不挑嘴,先前那姑娘给它一块尾骨,小猴照样啃得津津有味。

    连烜默默添着柴。

    “唔,熬煮葛藤的味道还真不好闻,一股臭青味。”薛小苒剥着板栗吐槽。

    “……”

    连烜抿了抿嘴,他已经被熏得没什么感觉了。

    “小猴,给你,这是奖励哦,奖励你乖乖到外面撒尿了哦。”薛小苒把板栗递给小猴,指着外面又指了指它赖尿的地方。

    小猴眨巴着大眼睛似懂非懂,接过板栗啃得倒是很欢畅。

    薛小苒笑着摸摸它的脑袋,跑到了山洞外看了看天色。

    约莫下午三四点的样子,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她好想再跑一趟小溪那边,试试看新制的抄网能不能捉到鱼,可是,时间上有点来不及了,而且,葛藤还需要捞起清洗,这边的事情也很多。

    薛小苒有些悻悻然,转头干起别的事情来。

    拿出小刀,把长树枝的一端削尖,小刀比较小,削木头相对费劲,薛小苒削了五六根后,虎口都疼了起来。

    “唉呀,这些木头太硬了,忒难削,还是得慢慢来才行,明天再削几根。”

    把削好的木头先放过一边,这些是为了插在山洞口处准备的,洞口太宽,要做那么大一个门,显然困难度会暴增。

    所以,薛小苒只打算留一块一米左右的空地做门,别的地方就插上树枝,绑上藤条固定起来,这样,就容易多了。

    当然,也就是相对来说容易一些,实际操作还是挺困难的,单是削尖木棍就是件很费劲的活。

    只能慢慢来了。

    葛藤的熬煮一直持续到天快擦黑,才终于熬完。

    薛小苒看着洞口外晾晒的几排白色纤维,皱起了一张脸。

    “就这点,怕是织一件衣裳都不够。”

    辛辛苦苦捣弄半天,就弄了这么点纤维。

    唉,主要还是因为锅太小了,难道还得捏一个超大锅来熬煮葛藤么?

    薛小苒很是无奈,等她看到其中一个圆锅上裂开的缝隙时,脸就更加耷拉下来。

    “这锅才用了几天呀?就裂了?”

    她捧着已经被烧得黑漆漆的锅仔细看,一张脸变成了苦瓜。

    这个有点歪斜的锅,正是她动手捏的那口锅。

    薛小苒有些不服气,拿起另一个圆锅仔细看。

    “……这不科学,凭什么我捏的就裂开了,你捏的还完好无损?”

    这很奇怪么?捏制泥胚也需要技巧的,听她气气哼哼控诉,连烜嘴角忍不住扬了扬。

    薛小苒泄了会儿气,眼珠又转动起来,“正好,重新捏一口大锅,一次能熬煮多一些葛藤,明儿一早我就去挖土,这个裂开的圆锅,洗干净用来装水也好。”

    说着,她拎着两个黑乎乎的圆锅往外跑。

    “小猴,我去河边,回来给你剥个板栗哈。”

    边跑她还不忘和小猴说笑两句。

    熬煮葛藤把锅里变得腻呼呼一片,薛小苒用河沙搓了好几遍才洗干净。

    回到山洞,薛小苒给小猴剥了板栗,就跑到山洞一角,从晾肉的架子上拎下麂子的肺和肝,忙活起今晚的晚餐。

    麂子的内脏,薛小苒只留下了心、肝、肺、腰、肚,大肠小肠没留,不好弄,又没什么佐料,而且下水也不宜久留。

    不论什么动物内脏清理起来都麻烦,肺和肝都需要从血管处用水灌进去,然后倒出来,重复几次,直到水清即可,切片后还要焯水,才能正常使用。

    薛小苒打算把两样都焯水后,一半烤串,一半炖汤。

    天色渐黑,她动作很快,跑到河边把肺和肝灌水洗干净,顺便切好了片,又洗了两次,这才倒了水,端回山洞。

    “连烜,你看着点火,滚了以后小火滚一下,等会儿我就回来啦。”

    薛小苒从灶台下掏了一大把草木灰,然后拎着她早上做好的草裙,喜滋滋跑了。

    “……”

    一听“沙沙沙”的响动声,连烜就知道她干嘛去了。

    赶在天空黑透前,薛小苒围上草裙,脱下裤子和小内内,还有臭熏熏的咸鱼袜,撒上草木灰使足力气用力搓了又搓。

    最后,她干脆连鞋子都一块洗了。

    没有现代熟悉的洗涤用品,最原始的草木灰发挥着它的作用。

    薛小苒对这种操作并不陌生,很小的时候,他们家里还烧柴火做饭,那时,她奶奶有时候洗碗,会嫌洗洁精洗不掉腥味,就抓一把草木灰清洗碗筷,还别说,用草木灰洗的碗筷特别干净,而且没有腥味。

    她光着脚丫踩着一地的碎石龇牙咧嘴地进了山洞,走动间到处都是“窸窸窣窣”的声音。

    小猴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仿佛在好奇,她身上为什么这么响。

    “……”

    这姑娘真的穿上草裙回来了,连烜不自觉地垂下了眸子。

    ###

    正常一更。^_^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