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三十六章耐人寻味

第三十六章耐人寻味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耐人寻味

    天材地宝旁一般都会它的守护者,而那些守护者通常又凶又毒。

    回心菇也同样,那样潮湿阴凉的洞穴,十之八九会有凶狠的毒蛇盘旋其间,她自己去的话,很危险。

    “为什么?”薛小苒眨眨眼。

    连烜慢慢在地上划拉着横撇。

    “……有蛇?不怕呀,那是条大蟒蛇,用树枝把它惊走就成了。”

    和那条大蟒蛇打过两次招呼后,薛小苒还真没那么怕它了。

    连烜摇头。

    “……毒蛇?你说洞穴里有毒蛇呀?那,是得小心些了。”

    薛小苒缩了缩脖子,这破林子,到处都是蛇。

    连烜继续写。

    “……你要跟着过去?”薛小苒扒拉着半干的头发,“可那边有点远呢。”

    照他的速度,至少得走半个小时以上。

    连烜坚持,有他在,蛇这类长虫他有把握能一击即中。

    “……那行,明天我们就吃了早饭就过去,先把蘑菇采到手再说,万一被什么给霍霍了,再想找一样的,怕是不容易了。”

    那种蘑菇一看就不是能常有的东西,错过了怕是再难寻到了。

    那么珍贵的玩意儿,当然得先下手为强。

    何止不容易,简直是难如登天。

    连烜默默看了她一眼,要不是她有运道,他就算回了祁国,想要解除身上的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绵骨软筋散是西芪隐门的秘制奇毒,隐门帮派很小,行事诡异,神秘叵测,他们善于使毒和各类暗器,在江湖上威名不小,加上他们行踪飘忽,甚少在江湖上行走,能接触到他们的人很少,想要找他们拿解药,耗费时间和精力不说,能不能找到他们都是一回事呢。

    说起来,这毒其实不难解,连烜自己都知道怎么配制解毒汤药,但,难度在于,解毒配方里有几味药材非常稀有。

    就连他师父在世的时候,都曾忿忿地吐槽过,说他们隐门自己怕都集不齐解毒配方所需的药材。

    其中最为难寻的,就属这姑娘口中所描述的这种,红得发紫的蘑菇。

    也不知道那女人是从什么渠道得来的毒药,绵骨软筋散在市面上有市无价,居然舍得用在他身上,可真是厌恶他如斯呀,连烜眸中闪过一抹痛楚的寒光。

    薛小苒起身拿过鸡枞菌放入滚开的锅里,又翻出小包包里的梳子,坐回火堆旁,开始梳理头发。

    “……说起来,我们掉到这个破地方有几天了?四天?五天?还是六天了?”

    薛小苒有些迷糊,短短几天的丛林求生记,让她有一种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感觉,和同学出门游玩的日子恍如隔世般遥远了。

    掉?这词用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从哪掉?天上?山上?树上?……

    无论从哪掉,都让连烜感到匪夷所思。

    “应该是五天了吧,我得把日子记起来才行。”

    薛小苒掰着手指数了一遍,然后找出一块小石头,跑到岩壁上刻下一个正字。

    “这样就不会忘记了。”薛小苒梳通了头发,把梳掉的头发卷成了一团,扔进了火堆里,顿时一股烧焦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

    “嘿嘿,小时候家里烤火,没事就揪几根头发偷偷烧,被我奶奶发现就骂我说,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娃,以后变成秃子有你哭的时候。”

    薛小苒转换着老人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嘴角勾起回忆的微笑。

    “……”

    他说呢,怎么突然有股烧焦的味道,原来这姑娘把头发扔到火堆里了,连烜嘴角微抽,还能更幼稚些么。

    “给你梳子,你自己把头发梳顺吧。”薛小苒把梳子递给他,“你头发这么长,真的不需要割短一点么?”

    摸摸自己齐肩的头发,再对比他及腰的长发,怎么看都觉着别扭。

    “……”

    他的头发很长么?连烜一愣,摇了摇头,这里除了一把小刀,哪有能修剪头发的工具。

    小刀用来打猎割肉,再用来割头发,那是大大的不妥。

    薛小苒耸耸肩,随他便。

    熬好蛇汤,顺便把中午的血羹热了一碗,放到了连烜手上。

    “……”

    连烜一闻就知道,手里捧着的是血羹,也就是这姑娘口中大补之物。

    他想说,虚不受补,他也不大能吃太补好么。

    连烜把碗递了过去。

    “不、不、不,你吃,我不能吃了。”薛小苒拒绝,她提了提松动的裤头,“我胖,吃不了这么补的东西。”

    胖?连烜愣然,这姑娘胖么?

    几次搀扶着他走动,他揽着她的肩头,而她扶着他的腰身,两人之间贴得很近。

    他好像没感觉到她胖,倒是,有时避免不了触碰到她女性柔软的特征。

    那处,确实有些丰润。

    连烜突然有些燥热起来,“咳”一定是这血羹吃多了。

    等他梗着脖子吃完一碗血羹,连烜只觉腹部燃起一团火焰。

    “……”

    血羹这东西,果然不能多吃,还剩一碗,明天说什么也不能吃了。

    连烜挪动着屁股,离火堆远了些。

    薛小苒毫无所觉,吃饱喝足后,照例开始犯困,她打了个哈欠躺下。

    “……又是运动量超标的一天,胳膊酸得都不像是自己的啦。”

    “……好在洗了个头,总算不用闻着头油味睡觉了。”

    “……明天有空一定要把门弄好了。”

    “……”

    又叨咕起她的门了,连烜的一张脸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狰狞可怖,眼神却温暖柔和。

    薛小苒是被尿憋醒的。

    昨晚,她喝了一碗汤,半夜没有起夜,所以,天刚蒙蒙亮,她就爬了起来。

    背包里的纸巾只剩最后一张,她叹了口气,最终没拿出来,一会儿在河边找一找合适擦屁屁的草吧,薛小苒泪目。

    然后,捧着要洗的锅碗瓢盆去了河边。

    半个小时后,她回到山洞,连烜已经把火烧旺。

    “今天好像又没太阳。”薛小苒把半锅水架到灶上,“阴沉沉的,总有种要下雨的感觉。”

    “……”

    连烜的眸子转向洞口,光亮很浅,确实没有阳光。

    “要是下雨,天就要变冷了。”薛小苒往火堆旁扔着毛刺刺,“咱们没饿死,却可能会被冻死。”

    ###

    (八百评论加更)有新看文的亲们,可以去看作者刚完结的文,《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活》,薛小苒还没上架,有月票的亲们,麻烦帮屋里珍珠投一票,谢谢^_^,下次加更在九百评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