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言情 ->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943章 疑云密布

第943章 疑云密布 免费阅读

上一章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其实四爷身边的人我们也查过了,都没问题,那些人毕竟都是四爷亲手培养起来的,知根知底,不会轻易背叛四爷,背叛四爷,只有死路一条。”秦夜适时的补了一句。

    云尘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他骤然抬起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夜,秦夜这话里有话,像是已经追查到了什么,只不过,秦夜好像有所顾忌,没有明说。

    云尘:“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我四哥有问题吧?”

    秦夜轻咳了一声,语气有些闪躲:“我可没这么说,都是九爷你英明神武,举一反三推理出来的,不过,我也没说是四爷有问题,而是有时候一个人离你太近你又太信任了,反而会盲目的忽略掉很多很重要的东西。”

    云尘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几乎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一句话:“不可能!沈越他……没理由出卖四哥,他这么多年一直跟在四哥身边,他不是孤儿吗?怎么可能背叛四哥!”

    沈越是一名孤儿,从孤儿院逃出去的时候,恰好碰到了云澜,是云澜把像条死狗一样的沈越捡了回去,从此养在身边,起初是当作他的心腹,后来时间长了,就成了云澜放在心尖上的人。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背叛云澜!

    那可是沈越全部,他怎么舍得!

    秦夜眉目间似是划过一丝无奈,然后变戏法似得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这小本本看上去很陈旧了,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两侧都有些松散,好像力气稍大一点,这小本本就会瞬间被扯得分崩离析。

    秦夜将小本本递到云尘跟前,“沈越从小就是孤儿,这一点,四爷应该早就查过了,所以才对他这么放心,可是,当年那家孤儿院在沈越逃走之后没多久就销声匿迹了,连根毛都查不到,而这本本上记录的,就是当年那家孤儿院收养的孤儿,我仔细算过,时间和年龄合得上的的确也有一个,名字叫沈越,但这个并不是孤儿,他父母只是暂时寄养在孤儿院,沈越逃走那天,实际上就被接走了,你还说啊,谁会这么处心积虑的伪造一个孤儿的身份,然后又这么巧合的让云澜捡到,之后还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秦夜这话里没半个字的阴谋,但每一句,都透着阴谋的味道,当年那个被人打得剩半条命从狗嘴里抢食的沈越,原来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而他们身在棋局,竟然一无所知。

    到底是谁,在这背后操纵着一切?

    是……那个内鬼吗?

    云尘强压下满腔惊悸,“你是说,沈越是那个内鬼安插在四哥身边的棋子?可是,当年那个内鬼连整个云家都敢灭,为什么会放过四哥?”

    这个逻辑说不通。

    连云族都不放过,那个人又怎么会放过云澜,还特地安排了这么大一出戏,等到时日长久,等到当年的绵羊长成贪狼,而随着往事一幕一幕揭开,已经能够初见当年尘封的真相。

    秦夜摇了摇头,“这也是我们想不通的地方,按理说,那个时候四爷即使有点势力,但远不如整个云家,那个人不应该留下四爷,这也的确是一个矛盾之处,我已经派人去查证了,希望能尽快找到线索。”

    云尘眼皮微微一颤,心口堵得慌,半晌后,他才突然开口:“这事你暂时不要声张,我会去处理。”

    秦夜也明白云尘的意思,如果是其他人,身份暴露也就暴露了,可那个人是沈越,是陪着云澜从腥风血雨里厮杀出来的心上人,真相何其残忍。

    命运这个兴风作浪的贱人,再一次摇旗呐喊,变故来得太过猝不及防。

    秦夜:“嗯,我知道分寸,不过,我已经派人24小时监视沈越,如果他再有异动,我也不会由着他来。”

    云尘也不蠢,沈越埋伏在云澜身边这么多年,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但跟幕后的人必行有所联系,只要抓到他们联络的证据,就能抓到那个幕后内鬼。

    云尘一脸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眉目间好像染着一层冷霜。

    夜色绵长,大雪纷飞,这样寒冷的夜晚,有人虚与委蛇,有人挣扎撕扯,有人生死未卜。

    ……

    云家。

    沈越在书房处理公事,这段时间,云澜一直忙着追查云家的事情,公司的事情都交给沈越处理,除了必要文件之外,云澜几乎连文件都懒得看。

    连日奔波,云澜一身风尘,他脱下身上靛青色毛呢大衣,顺手扔在沙发上,不知是因为太过劳累,还是不小心,大衣被不小心扔在了地面上。

    如果是别的衣服也就罢了,这件大衣是沈越送他的,某人是典型的宠妻狂魔,老婆送的东西,哪怕是一张废纸,他都要裱起来,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云澜弯腰,将大衣从地上捡起来,重重抖了几下,“啪嗒”一声,一个细小的黑色圆形的小东西从大衣里滚落出来。

    云澜捏着衣服的手指一下僵住,目光落在那个小东西上面,足足大半分钟过去,云澜仿佛才回过神来,动作有些艰难的从地面上捡起那个小小的东西。

    他见过无数次这玩意儿,窃听器,但他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自己随身的衣服上搜到。

    那一瞬间,很多一直耿耿于怀的疑问都得到了答案。

    可他不愿意相信。

    怎么可能是沈越!

    那一天雨很大,就像今晚上的大雪,他从外面回来,车子险些撞到年少的沈越,沈越身上好像是被狗咬过,小腿还流着血,而他手里死死拽着半个乌漆嘛黑的鸡腿,像条死狗一样蜷缩在车前,眼睛里充满了绝望和挣扎。

    那个时候,他动了恻隐之心,因为沈越的眼神和他太像了,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人,绝不是什么平庸之辈。

    云澜救了他,当然不会盲目的信任一个陌生人,哪怕对方比他还要小一岁,看上去就是个十足的流浪孤儿,或许还是被人贩子拐卖出来的那一类。

    他查过,沈越是孤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