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我尝一下可以吗: 70.70.很皮

70.70.很皮 免费阅读

上一章        我尝一下可以吗最新章节        下一章

    此为防盗章, 看不到正文说明你没买购百分之七十的正文哦~  “上了高中不得了, ‘妈妈’都不好好叫了, 叫什么姐姐。”笑骂着女儿,她想起什么来,回头看着奚温宁:“你上次给我介绍的那个牌搭子,怎么都没和我详细说啊……”

    本来安静的奚爸, 听到这里都忍不住插了话:“对啊奚温宁, 你怎么会认识徐家的小孩?他们儿子都不叫学霸了, 人家是真的天才啊。”

    奚温宁告诉家人的版本很简单——

    某天放学路上正好遇见一位刚转校过来的学长,提到双方的妈妈都爱打麻将, 她就介绍了周幼。

    周幼也很热情地主动联系了徐妈妈,在她们去棋牌室的路上, 两人聊了聊各自小孩的情况。

    徐阿姨特别谦虚低调, 只说儿子成绩一直不错, 从不让她操心。

    等到了棋牌室,另外有几个阿姨妈妈的孩子也在十五中, 这才把徐远桐的传奇事迹给说了个遍。

    周幼听的一愣一愣,简直不敢相信女儿认识的学长, 是这么牛-逼的学生!

    徐妈妈瞬间成为了众人的巴结对象,一堆打牌的主妇围着她讨教育儿心得。

    “徐妈妈你都是怎么教儿子的啊,是不是在胎教的时候做了很多功课啊?”

    “你平时做点什么吃的给儿子补脑子的?”

    “有没有什么好的老师和补习班推荐啊?我儿子也在实验班, 有空你让徐远桐来我家玩啊!”

    “我女儿叫邬明君, 也是高二的, 你儿子认不认识啊!”

    徐姨的性格娴静淡然, 面对七嘴八舌的邻里,也都很和善地回应:“我和他爸爸都是普通人,是这孩子自己争气,我也不懂,特别是功课这方面,我才高中毕业,学历很低的,很多时候他都自学……”

    徐远桐在家长们的眼中早已经不是“别人家的小孩”,而是又要强、又懂事,千年一遇的真·学神人设。

    “星星,你以后不懂的题目多问问人家,难得人家徐远桐愿意理你这种学渣。”

    奚温宁撇了撇嘴,她走不同路线的好伐。

    再说了,本小仙女还见过徐远桐看h漫呢,这才是牛-逼大发了!

    ——

    到了第二天,原颂飞被蒋麓一帮子校霸带到校外暴打的消息就传开了。

    高年级的学生纷纷来找瓜吃,同年级的学弟学妹们都说这煞笔该打。

    原颂飞早上也没来学校,有人透露他在家养伤。

    他的班霸地位迟早要不保了,同样,杨薇薇在班里也就失去了威风。

    杨薇薇从初中开始就很喜欢带头孤立一个女生,还让全班跟着她一起孤立。

    但到了高中,大家早已更加独立,没了原颂飞当她的靠山,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来。

    上午的二三节课之间,有一个十五分钟左右的大休息。

    郁柚刚从外面回到教室,看见桌上放着一杯从小卖部买来的奶茶。

    目光还没往四处看,抬头就见奚温宁冲自己挤眉弄眼。

    她几步跑过来,在美人面前站定,语速很快地说:“一直没机会谢谢你,那天多亏你啦。”

    虽说那天她让自己别管诗添夏被欺负,奚温宁也没明白为什么,但原颂飞出手的时候,只有郁柚站出来保护了她们。

    奚温宁低头,有点小娇羞地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红豆奶茶,要是不喜欢,下次你告诉我,我再给你买别的呀。”

    郁柚没说话,只是看着桌上的这杯热饮,弯了弯唇角。

    这小姑娘还挺会撩妹的。

    ……

    一早上的课结束,奚温宁和夏夏赶紧去食堂排队打饭。

    吃过午饭,温宁走出教学楼,从旁边的林荫小路穿过去,午后的校园洋溢愉悦的氛围,蔚蓝的天空里有淡色的云朵,像一片片仕女手中的浣纱,被风轻轻地扯着。

    大操场上经常有一对对的小情侣在谈笑散步。

    她去了另一栋实验楼,找到和徐远桐约好的物理实验室。

    原先只是开个玩笑,只要两人不要太高调,随便找个地方说几句话就行了。

    但徐学长既然可以单独使用实验室,正好作为学渣她也想去参观一下。

    十五中的物理实验室分为四个,力学、热学、电学和光学,教室里有供学生做实验的大长桌,还有各种仪器设备。

    现在学生都不用考光学,所以光学物理实验室平时上课用不着,也不让学生随便进。

    但十五中的规矩就是学霸例外。

    物理老师经常会带着精英班、实验班的尖子们开小灶,学生之中都有自学“光学”这块知识的,也能向老师借实验室。

    奚温宁还听一些学姐学长说过,老师带着学霸们做高端实验的时候,他们这些凡人是不配在场的。

    而徐远桐算得上十五中最特别的一位学生,物理老师还特意给了他一把备用钥匙。

    实验楼的路边两排也种了几株好看的花树,但都叫不上名字,风一吹的时候,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一路默默不语,等走到实验室内,她看见窗明几净的教室里,白窗纱被秋日的凉风吹得翻飞,温柔的午后阳光笼罩着容貌出众的男生。

    徐远桐的校服敞开,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印着英文字母的t恤,低头冥思看书,安静的表情中有一丝恹恹,特别醒目。

    她边看边走,没注意长桌旁的椅子,脚下一个踟蹰,急忙弯身抓住桌子边沿。

    徐远桐放下手里的书,走过来几步,伸手扶了她一下,碰到了熟悉的校服面料,还有一只纤细柔软的胳膊。

    她愣住,十几年的青葱岁月还没和一个男生离得这么近,突然心里一紧。

    他习以为常地笑着:“走路不看路,看哪里?我就这么好看?”

    “okok,你好看你有理。”奚温宁扯了扯嘴角,急忙假笑。

    “学长你很喜欢物理吗?”

    “以后要研究物理?”

    “……薛定谔的黑猫,嗷,怪不得。”

    徐远桐听她叨叨,“嗯”了一下,而她双眼放光,做出很崇拜的样子来。

    “哇,长成这样还要当物理学家,那不是要出事吗?你知道那个著名的物理学家普朗克,啧啧,年轻时被称为物理界的白月光,爱因斯坦还带着玫瑰花去见他呢,是红色的哦~”

    她的笑脸璀然,尖细的下颌处像被柔光投下了一道影子。

    徐远桐薄唇轻扬,重新拿起桌上的那本书:“你物理公式背不出,小故事知道不少。因为普朗克投身物理,但接触了他的量子物理之后怀疑人生的也不在少数。”

    “……我还以为你在这里做什么实验呢,下次做实验我可不可以来看看啊?”

    徐远桐根本不吃她这些甜言蜜语,呵呵一笑:“我看你说这些,都是为了恭维我。”

    奚温宁假装听不懂。

    她想了想。

    徐远桐独自躲在实验室,又不做实验,难道在看小黄-书?

    “你怎么又在‘学习’啊,难怪别人说‘学习’使我快乐。但你别用力过猛,身体吃不消哦。”

    “你还挺关心我的’身体’,……你要看吗?”

    眼看徐远桐举起了书,奚温宁吓得以迅雷之势想要挡住视线。

    不过下一秒,她发现书上都是一些看不懂的物理公式。

    看来这次是真的。

    奚温宁抿了抿唇,问:“学长,我在想啊,既然你能借到实验室的钥匙,那你能借的到广播室的钥匙吗?”

    &nbsp

    ;  她举了举手里的手机,“我有段很精彩的录音,特别剪辑过了,需要在午休的时候播放。”

    徐远桐马上就猜到她录的可能是些什么内容。

    “你是怎么做到脑洞这么大的,是每天吃的很好吗?”

    “别夸我,我会膨胀的。”

    她也是遇到特别讨厌的人和喜欢的人,才会耍小心机的。

    温顺乖巧只是外表,皮囊下的才是本尊。

    就像奚温宁也看不透真正的徐远桐。

    越神秘,越好奇。

    “到时候我放了广播就走,应该不会被发现,但万一被谁发现,那我也自己担着。”

    “你行吗?”

    “行啊,反正我没什么‘前科’,再说这个内容对我和大家都是有利无害。”

    只有彻底曝光他们,才能保护更多的弱者。

    反正她不会被怎么样的。

    徐远桐想了想,点头:“好。……你应该不懂广播室的设备怎么操作?”

    “我可以学呀,这个分分钟就会的。”

    “……算了,明天中午我在广播室等你。”

    奚温宁本来想开口婉拒,她对视频剪辑、录音调音之类的软件其实很拿手,但想着确实不熟悉广播室,万一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爽,还是老哥稳!谢谢徐学长。”

    又闲扯几句,她一溜烟跑了。

    徐远桐依然站在座位旁,摊开他的习题书。

    做着做着,他笑了出来。

    真是傻,学校的监控你就不管了吗。

    小戏精。

    “我初中时候,也被人传过很难听的话。”

    “你吗?”

    “嗯,不仅攻击我,还有我的家人,当时……比你今天遇到的还要恶劣多了。”

    “后来怎么样呢?”

    两人无声地看着对方。

    奚温宁脸上一阵莫名的热。

    “后来,我发现忍让不能解决问题,只有用上手段和头脑,才能治得了他们。”

    “很多人作恶不是因为蠢,是因为他们的思维定式了,无法被改变。”

    “简单说,思维不改变,就没法进步,他们害怕别人与自己不一样。我也不想和这些蠢货讲道理。”

    ……这些算是天才的烦恼吗。

    “那他们真是太糟糕了啊,完全不懂你有多厉害。”

    奚温宁认真地说着,眼睛里亮起光。

    “我厉害吗?”

    “对啊。”

    “怎么厉害了。”

    徐远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就是……”奚温宁见他神色得意,反问:“男生都喜欢被说厉害吗?”

    “对啊,哪个男的会喜欢被质疑不行?”

    他调侃地说完,看见有老师走过来,给了她一个眼神:“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吧。”

    奚温宁侧过脸,同样也看到了自己的班主任林清芬。

    妈呀,这时候见面她会超级尴尬的好吗。

    “老哥稳,我先溜了!”

    奚温宁冲徐远桐挤了挤眼,急忙走了。

    ——

    徐远桐说到做到。

    学校的贴吧里还真出现了私信截图和照片——

    止战之伤:妞儿我觉得你可漂亮了,卖条穿过的内-裤ok吗?会保密的。

    不曾想那妹子也是有个性,立刻就回了私信,破口大骂。

    serxxx:司马玩意儿,我觉得你是精-虫上脑,我要你亲爹我就把你摁在地上来回抡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止战之伤:小婊-砸,老子这是看得起你,自己在微博卖-骚还要装什么清纯?

    十五中的学生们纷纷在下面留言评论,大骂原颂飞这傻-逼直男癌,连他校的都来围观吃瓜。

    至于原颂飞父亲出轨的照片,发帖人说考虑到网络波及面太大,照片放出来影响不好,所以就免了。

    其实,这种事被爆出来真的有点惨,特别是这个年纪的男生,没几个能受得了。

    可想到原颂飞以前在班里嚣张跋扈的样子,奚温宁觉得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她一个没忍住,立刻给徐远桐发了微信。

    “棒棒哒,你怎么会有私信截图?”

    徐远桐:只要想,黑进他的账号分分钟,不然能考满分?

    奚温宁:……满分怪物!

    徐远桐:也不是经常考满分

    奚温宁:你以为这样就不变-态了吗

    徐远桐:哦,老哥稳

    自从在学校显山露水,“天才徐”的人气也跟着水涨船高。

    女生们完全被他禁欲清冷的外表以及霸气嚣张的作风吸引,胆子大些的还去了精英班的窗户外窥视。

    徐远桐随便喝一口水,喉结滚动的模样都能引起阵阵急促的呼吸。

    上次月考过后,走廊里还贴着每个年级前十名的照片和介绍。

    到了下午,他的照片就被人偷走了。

    “你知道是谁拿了吗?”

    “我听说高二的哪一个班花?脸皮真厚啊。”

    “什么班花啊,人家是校花好吧?”

    奚温宁听见身边的几个女同学凑在一起,小声议论。

    “就是那个叫邬明君的校花,拜托同班男生去‘偷’的,啧啧,爱得深沉啊。”

    饶是她对学校的这种“选美”不感兴趣,也知道校花的一些事情。

    她是艺术特长生,学的乐器是中阮,也很有古典美人的气质。

    那次在操场拿着情书对徐远桐告白的就是了。

    真的厉害了,被拒绝过一次还能越挫越勇。

    诗添夏侧头,看见同桌气鼓鼓地按着自动铅笔,笔芯都掉出来一大截。

    “现在徐远桐的照片肯定很值钱吧,说拿就拿吗。”

    “……”

    原来这才是重点吗。

    奚温宁一整天的课都没好好上。

    听说校方没什么大动静,公开怼人的徐远桐什么事也没有。

    她放心一点,又不禁想到——难怪校霸蒋麓和他的关系好。

    他们是一个初中的同班同学,也许就是当时发生过什么故事,才让这两个人变得这么铁吧。

    诗添夏在上语文课的时候,难得分心,传了一张纸条给她。

    “总觉得看到你和徐学长这样,我也要加油了qaq”

    奚温宁扬唇轻轻一笑。

    “我又没做什么事咯。”

    “可是你都被我牵连了啊,而且遇到这么大的事还能冷静。我心里很愧疚……”

    “(__) 跳起来就给你一个么么哒!”

    “谢谢你温宁,我会努力不再做胆小鬼了。”

    奚温宁写了句一起加油,还在最后,画上了一颗大大的爱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