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我尝一下可以吗: 63.63.心疼

63.63.心疼 免费阅读

上一章        我尝一下可以吗最新章节        下一章

    此为防盗章, 看不到正文说明你没买购百分之七十的正文哦~  奚温宁有点炸毛了。

    “你怎么会知道啊……”

    这是她初中时候的绰号好吧!!

    徐远桐的个子比她要高一个头, 此刻站在她面前,袖子撸到手肘中间, 露出干净白皙的两截手臂, 看着就很神清气爽。

    但她发现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茬。

    “哦, 也是奇怪,我身边有朋友告诉我的。”

    毕竟奚温宁的初中和高中离的也不远, 几届学生之间都有彼此认识,消息总是传的特别迅速。

    夏末秋初,渐渐暗去的天色中, 灯光下显现出一缕缕的光柱,浮沉颗粒到处都是。

    看着小姑娘夹枪带棍的眼神,徐远桐不怒反笑, 嘴角噙着的角度煞是好看。

    但奚温宁仍然咬牙切齿。

    “学妹,这么看我, 难道你暗恋我?”

    暗恋你妈。

    奚温宁瞪着他:“我是没想到, 全校有名的徐远桐, 就是这么一个龌蹉的男生。”

    他抬了抬目, 看了一眼远处, 这才不咸不淡地回应:“我不觉得看黄-漫就是一种龌蹉的行为, 不管男女, 对性的好奇和向往是天性使然, 总不能灭人欲吧?”

    他说话的语气沉着, 散发出来的气质一点也不猥-琐, 竟然……还超级性感。

    奚温宁瞄到一眼他手中的小黄漫,不由得更羞红了脸。

    她这样年纪的年轻女生,又是从小家教管得严,连露-骨一点的电影也没看过,对男生的那些下-流玩笑和黄色玩意儿,总会下意识地觉得排斥和厌恶,也是必然。

    “你看什么东西我管不着,但你在学校造我的谣是几个意思?”

    “我造谣?”

    “是啊你说……我勾搭你什么的。”

    奚温宁结结巴巴,说了几句听来的谣言,更加来气。

    徐远桐挑眉:“我没说过。”

    “???”

    “我还在想,怎么有人突然跑来和我说你的事情,原来这样。”

    他身边的哥几个大概就是听了不知从哪跑来的八卦,才会突然滔滔不绝,说着打听来的关于她的消息。

    徐远桐看她也真气得够呛,神色平静地解释:“我最讨厌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对你又没特别的感觉,何必去学校这么说?”

    说着,还指了指她的小脑袋:“‘思考’会为你带来褒奖,别像那些人,用嘴不用脑。”

    奚温宁压下心头火,脸上挂起假笑:“……行吧,既然学长都这么说了,我当然选择相信你一次咯。”

    “我没说过的话,也不会让他们这么传下去。”

    他眸子里像是落了一些银色的月光,似笑非笑。

    说到这里,还晃了晃手里刺眼的书:“作为交换,这事,你还真得保密,懂吗?”

    奚温宁看他气焰嚣张,根本和她不一样。

    不是那种会在乎学校里其他人怎么议论自己的样子。

    可,为什么还要她保守秘密。

    难道是怕被什么人知道?

    话说回来,徐远桐在学校果然是禁欲学霸的人设吗?

    简直是天山上的一朵白莲,连她都情不自禁想要主动勾引一下才行。

    哼。

    反正。

    他的人设在她面前已经崩了。

    呵呵。

    两人站在一片小树林前,说话的时候,偶尔也有一两个路人走过去,向他们投来诧异的目光。

    “我家的wifi新设了密码,万一你哪天急用,倒是可以让你免费蹭一蹭。”

    “……谢谢哦。”

    尽管这人是在调侃,奚温宁恐怕真要对wifi势力低头了。

    徐远桐看了一眼腕表:“不早了,走吧。”

    “去哪里?”

    他嗤笑一声,表情有点邪:“回家,不然你还想和我去哪里,酒店?”

    “……厉害啊。”

    没办法,他们的回家路线是一致的。

    路上谁也没说话,气氛莫名微妙。

    奚温宁望着对方被天色拉长的一道身影,默默憋屈地跟在后面。

    甚至,还故意越走越远,留了一大段的距离。

    万一被同校学生看见,再说她“尾-随”学神就不好了!

    ……

    第十五中的学校规模不大不小,有一栋实验楼、两栋教学楼,还有一栋艺术楼。

    有些楼之间还可以相互穿梭,形成环绕。

    这天放学,奚温宁和诗添夏是值日生,两人留下来搞完了卫生才手挽手走出教学楼。

    “今今天……天气很舒护。”

    “是啊,不冷不热,很凉爽。”

    诗添夏是非常有责任心的女孩子,尽管她说话不利索,但身上有一股恬淡的气质,让奚温宁觉得很安心。

    &nb

    sp;  ——就像这个季节的暖风。

    一边说话一边下楼梯,她瞥了一眼四周,说:“好像今天‘视-奸’我的人真的变少了。”

    课间的时候,李艺瑾说,高二那边已经有人放话,以后不准随便乱传关于徐远桐的任何八卦消息,简直太有牌面了。

    诗添夏也难得感兴趣,停住笔记本上的笔尖,抬头笑说:“我就说、说,我们温宁躺枪了。”

    “对啊,谁让你和学神住这么近,你这是‘原罪’,知道吗?”

    奚温宁瞥了一样堪比消息中转站的李艺瑾:“呵呵,爽呀。”

    真是恨不得搬到地球另一边去。

    “讲真,我一开始还以为徐远桐是那种只知道学习的学神。你造吗,这几天我看到高二那几个校霸,就是抽烟喝酒群殴样样都来的那种人,竟然还去精英班的门口等他!估计他们是放了学一起出去鬼-混……”

    “我们学校高二的那几个‘爸爸’,都是有钱有势的大爷,听说还一个女人几个人换着玩儿,淫-荡的不行。但据可靠消息,徐远桐好像一直没交女朋友,我有朋友初中就和他一个学校,他身边从来没什么妞,看来还是正经人。”

    奚温宁只差没拿着小喇叭出去广播——

    徐远桐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好巧不巧,她和诗添夏走到一楼的时候,看到大操场站了两个女生。

    而从另一边的塑胶跑道,慢慢跑过来的男生……

    就是徐远桐。

    那两位女生身上的校服,看肩膀上的条纹装饰是属于高二年级。

    等到徐远桐慢跑过来,其中一位女生急忙上去,兴冲冲地将他拦了下来。

    另一个长得漂亮的女生从包里拿出一封信,塞到他的手里,拉着身旁的好朋友匆匆忙忙就要走。

    奚温宁望着显然是在对徐远桐告白的高二学姐,心里叹气。

    可怜的小姐姐。

    没看到徐远桐的真面目。

    一首《凉凉》送给你。

    徐远桐慢条斯理,撩起身上的校服,低下身擦了额头的汗,清隽的侧脸流露出无动于衷的表情。

    他接过信,看也没看,沉声喊住她们:“等一下。”

    要说眼前的这位女学生,那也是长得娇媚可人,身材比例更是细腰长腿,我见犹怜。

    没想到徐远桐却不领情,脸上连多余的表情也不给,说:“信收回去,以后也别写,费纸。”

    “……”

    给他写情书的漂亮女生相当受伤,语气激动起来:“是因为那个高一的女生吗?不是说她来骚扰你的吗?你们在一起了?”

    “我不认识什么高一的女生,也没有女朋友,更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徐远桐连一个搁楞也没有,继续:“就算有些学弟学妹和我关系不错,也是正常的事,你们要再乱说,我就不客气了。”

    “信拿回去,我暂时对谈恋爱没兴趣。”

    “就算你暂时没兴趣,我们也可以从朋友开始……”

    “你真的喜欢我吗?”

    淡淡地说完,徐远桐看了一眼过去,女生顿时都脸红了。

    “我才来学校几天,你对我有多少了解?你喜欢的是我的脸,还是我的那些‘新闻’?”

    “你恐怕就连我喜欢吃什么,每天看的是什么书,做的什么题都不知道,就别戏太多了。”

    说完,他一步未停,当没看见她们似得,拿着毛巾,侧过身从她们边上往教学楼径直走去。

    徐远桐走到台阶上的时候,回头看到不远处还有两个落荒而逃的身影。

    他抿唇笑了笑。

    眼看操场上的三人分开了,奚温宁急忙拉着诗添夏就往校门外跑。

    这种事千万不要掺合,就当眼瞎了什么也没看见。

    “怎、怎么了啊?温宁……”诗添夏换了一大口气,才开口:“你和那个徐学长,是不是真的认识啊?”

    奚温宁简直恨不得能把那家伙的秘密说出来,可话到嘴边,想起与对方约定。

    寻思半天。

    算了。

    还是不能轻易说出口。

    “唉,凉了凉了。现在还不能全部告诉你,我和他遇到过两次,反正就是不对盘。”

    诗添夏弯着月牙儿一样的眼睛:“是咯,我看你对他还有点偏见?”

    “我是有原因的,他就是表面高冷,其实一肚子坏水。再说,他害我莫名其妙成为学校里公认的‘花痴’,我讨厌他也是正常的好吧。”

    “可他也澄清了和你的谣言吧。”

    奚温宁想了想。

    那倒是的。

    “夏夏就是人太好了,你这样很容易被人欺负的。”

    那一边,徐远桐一语未发地离开,被拒绝的高二美女还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

    “什么人啊,拽个屁。”朋友转头看向她们的班花,“喂,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

    班花眼睛带笑:“可我就喜欢他这种拒人千里的感觉啊……你刚才看见没,他身上好像还有肌肉!超酷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