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我尝一下可以吗: 27.27.招数

27.27.招数 免费阅读

上一章        我尝一下可以吗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奚温宁走到锦和新苑楼下, 刚上了两格楼梯, 身子顿了顿,连周幼喊她上楼都没反应过来。

    搞学习……

    什么鬼。

    学神肯定又是故意在激她!

    奚温宁脸上一热,想了想, 很不要脸地回复:老哥厉害了, 希望你和你喜欢的学习甜甜蜜蜜、如胶似漆(笑脸)

    徐远桐与老家的亲戚聚在一起,此刻也是热热闹闹地喝酒、吃饺子。

    他吃过饭独自先上了楼, 看到奚温宁的消息, 唇角忍不住上扬。

    真的是,从来没有被一个女生的短信轻易撩到。

    也从没有一个人能影响他的一举一动。

    但与奚温宁相识至今的种种,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眼下不是应该止步的阶段。

    心变大了, 贪婪成性,不知餍-足。

    徐远桐抬目, 望着不是太熟悉的卧室, 鼻息间却是闻到一丝熟悉的香气。

    有点像被子晒过太阳以后散发出的暖未, 让人觉得心安, 沁着花草的气味。

    奚温宁身上也经常带着这种味道,隐隐约约, 透着缓慢轻柔的感觉。

    忽然浮现前些日子在电玩城的那一幕。

    她柔软娇小的身体在他的眼前, 曾经指尖包裹住的触感清晰而特别,当时那股香气也是这样扑鼻而来, 萦绕在身侧。

    徐远桐刚才为了陪亲戚们炒热气氛, 一起喝了一点米酒, 眼下-身-体燥的厉害。

    分明是春节的寒夜,他的鼻尖却沁出了汗渍。

    徐远桐想压抑身体里这股躁-动,但关于奚温宁的画面缠着他不放,随着酒精的作用一起冲到下-腹。

    他只好拿起外套,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就出门去了。

    沿着新年气氛浓郁的街道快步走了几圈,看到不少娃娃在家长的陪同下放烟火和鞭炮,从窗户里传出来一阵阵麻将声、喝酒声,喧闹人间。

    结果等到回家,洗了澡躺到床上……

    裤子里的某个部位依然又-热-又-硬。

    带着某种隐秘羞-耻的少年心思。

    徐远桐越是想摆脱,越会想到奚温宁一双黑眸湿润、抿唇看他的时候,他就觉得受不了。

    她刺激了身体的反应,感觉像要喷薄而出。

    他从未有过这种失态。

    从来不觉得生-理反应有什么特别。

    直到今天这种感觉,才突然觉得自己比想象的还要激烈。

    尽管他也很明白为什么。

    比起思想,身-体才是诚实的东西。

    徐远桐从床上爬起来,他垂下头,无声地笑起来。

    天才又怎么样。

    还不是栽在小肉饼的手里啊。

    也有可能……是他脑子已经瓦特了。

    徐远桐从小被教导做人要言而有信,给出的承诺他不会反悔。

    但是,有些选择真没那么简单。

    却又是我们非做不可的吧。

    ……

    开学前夕,奚温宁找诗添夏出来约会逛街。

    这时她才知道,那天他们在电玩城吃过饭,陈凌就单独去找了她,还软磨硬泡带她去了网吧玩游戏。

    “网游好玩吗?”

    “挺、挺好玩的……”

    “到底是人好玩,还是游戏好玩啊?”

    本以为她妥妥的调戏了小可爱,没想到诗添夏也学会说那种玩笑话了——

    “当然是小肉饼最、最好玩。”

    她翻了一个白眼,心说这小白兔子都给陈凌带坏了!

    诗添夏想了想,把手里的杯子搁下来,状似无意地提起:“温宁你和徐学神怎么样了呀?”

    “就,我觉得他也是有感觉的,但不知道怎么开口,再说他这么聪明,我贸然开口风险太大啦。”

    奚温宁感觉得到,徐远桐对她也有特别的喜欢。

    而且不是因为他们知道彼此的秘密,又或者住的很近。

    那是纯粹出于异性之间的吸引。

    奚温宁皱着眉,认真思考。

    她要想办法让徐远桐承认自己的好感,但又不能太过热情,把学神给吓跑了。

    毕竟以前就说过,徐远桐保护自我的能力太强了,其实内心缺爱,很孤僻又骄傲,特别不好亲近,是非常难搞的类型。

    不管怎么说,还没开始就放弃实在不是她的作风。

    奚温宁拿筷子夹了绿油油的蔬菜,放到诗添夏的碗里,自己吸了一口奶茶。

    “你也别太让着陈凌,虽然吧,我不能确定他接近你出于什么原因,但我肯定不希望看到你受任何委屈,你不开心也不行。”

    诗添夏乖巧地点点

    头,又听她说:“可我也不会干涉你的,懂吗?”

    诗添夏有点着急,说话又磕磕巴巴起来:“没事的,就、就是那次他教我玩网、网游,后来我们也没、没联络了。”

    奚温宁摆了摆手里筷子,一双清亮漆黑的眼睛看着朋友。

    “行吧,你只要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就好啦。夏夏,我以前可能会劝你小心他、不要理他。但徐远桐说过一些话很对,我们生活在越来越多元化的社会,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不一定要完全刻板地照搬别人。有些人是高中生,也可以说成熟的话。有些成年人,也可以活得像少年一样热忱。我觉得很对很对,我们不能总是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

    诗添夏安静地听完她的一番言论,内心像有说不出的触动,甜的像夏天里咀到的第一口冰棒,又像鲸鱼被大海温柔地包围。

    “就像那、那时候,你看到杨薇薇她们欺负我,也没有和她们同流合污,那个,你和徐学长真的很好。”

    奚温宁托腮,冲着好友眨眼睛:“对啊,所以你才这么爱我啊。”

    诗添夏看似眉目淡淡的,只是安静地默默在想。

    真的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啊。

    不止现在,以后也要一直这样下去,一点一滴渗透彼此生活,在对方的人生里洒满糖味,渐渐地蔓延到生命里,谁也不要辜负彼此的一片真心。

    ——

    新的学期伊始,奚温宁想到又可以每天见到徐远桐,上学的热情都快爆棚。

    连她爸妈都有些看不懂了。

    刚回班上第一天,她还没想好该对学神使出哪一招,没想到自己却被别人给盯上了。

    自从奚温宁上学期为诗添夏冒头,又加入“爱影社”参加了一些活动,就引起不少同校男生的注意。

    班上的男生李轲就是其中之一。

    之前他在诗添夏受欺负的时候也站出来说过几句话,但没什么太大作用,奚温宁对他的印象不好不坏。

    他在课间的时候走到她们的桌子旁,微欠了身,靠到她身边说:“奚温宁,你住锦和新苑那边吧?我和哥们正好约了去那边打球,放学一起走?”

    她又不蠢,当然知道对方什么意思,再说,男生脸上的表明就是开撩的节奏,于是婉言谢绝:“不用了,我还要和夏夏一起去猫咪咖啡馆撸猫。”

    诗添夏很配合地点点头,为了不被看出说谎,赶紧低头做习题。

    “那加个微信吧,平时有什么题目可以交流?”

    “我这么蠢,没题目可以交流的,你想太多了。”

    “没关系啊,你不懂可以问我。”

    “我一般遇到不懂的问题都问夏夏的,她是班上第一名,最靠谱了。”

    同班男生还不放弃,继续缠着她说:“那万一正好有她不懂的题目,我懂的呢?”

    他的成绩一般般,能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出奇迹了。

    奚温宁好脾气地笑着:“那我可以问徐学长,他人很nice,肯定愿意帮助学妹哒。”

    皱了皱眉,有点怀疑:“怎么和我听说的不一样啊。”

    李轲越想越面色难看,说:“他对邬明君学姐一直挺冷淡吧,哦……不过对你倒是挺照顾,你们……真的在谈?”

    奚温宁看了一眼对方,没立刻说话。

    刚想着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比较巧妙,忽见郁柚在门口出现。

    她急忙站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说完:“我有事找郁柚,先不和你说啦。”

    也不是真的找要找腿精女神,但戏演的特别真。

    奚温宁拖着一头雾水的郁柚走出教室。

    郁柚的神情发笑:“哟,小肉饼的春天来啦,我看见你被男生纠缠了……”

    一个寒假过去,她对徐远桐的感觉更淡了一些,只留下当时一丝丝感激的情谊。

    这时候都忍不住开起了他们的玩笑:“要是被徐远桐知道了会怎么样啊?”

    说不定那个满肚子坏水的芳心纵火犯,其实很会吃醋啊!

    奚温宁的嘴角不知为何,抑制不住地上扬:“不管学神会不会怎样,反正我是想好招数了。”

    ——

    早晨六点半的操场,仍然有寒风过境,天边也才堪堪微亮,操场上稀稀拉拉没多少人影。

    就算是这样雾蒙蒙的冬天,徐远桐仍然雷打不动地坚持晨跑。

    他就是这样的性子。

    认定的东西很难轻易改变。

    上学期天气温暖的时候,总会有不少学姐学妹在操场的跑道边上守着他,眼下却也寥寥无几了。

    他刚跑了一圈,余光发现身后多了一个人影。

    徐远桐回头,眉间极短地蹙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

    脚下的步子慢慢地停滞下来,看着那人向他跑近,声音甜如蜜糖:“早啊!学神!”

    ——是奚温宁灿烂似朝阳的笑脸。

    ……

    “不过我要喜欢一个人,也会去操场蹲他的啊,不然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