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我尝一下可以吗: 26.26.黑屋

26.26.黑屋 免费阅读

上一章        我尝一下可以吗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两人排在服务台的队伍末尾, 缓缓向前移动。

    奚温宁狐疑地冲徐远桐看看。

    有时候学神的思维真的跳跃太多, 很难跟上。

    “你真的想很多吧, 难道你对一个女孩子有好感, 就会想到你们以后结婚生子,小孩要去哪里上大学吗?”

    徐远桐低头, 发现她无意识地捏着手指在玩, 轻笑起来:“对啊,我想让他们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以任性妄为,就一定要思虑周全,尽最大可能安排好一切。”

    奚温宁嗓音软软地,无奈:“天才就是不一样,像我这种及时行乐派,最好就是人生如此拿酒来!”

    她总觉得今后自己的人生,未来该走的道路, 必然要豪迈又洒脱。

    “嗯, 所以你特别来戏。”

    她嘿嘿地一笑:“对呢, 今天我捂不化的冰,我明天再来。”

    徐远桐望着她眼底娇软,顿了顿。

    学着一个熟悉的语气, 对她说:“厉害啊,没毛病。”

    正好排队轮到了他们, 他抽出三张一百的人民币给柜台。

    奚温宁已经开始琢磨一会要先去玩什么项目了。

    徐远桐目光向前面的收银员看去, 嘴里还在和她说着话:“寒假我要去国外参加一个和物理有关的学术冬令营, 就去十天左右,然后,回来就要陪妈妈回老家过年了。”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们下次再见面可能就得等年末了。

    奚温宁自从认识徐远桐,几乎隔三差五都要见上一面,还真没分开超过一个星期。

    她不禁有点情绪低落,说:“学神,那你要记得想我啊,我会给你发微信的,你记得回好不啦。”

    低眸看着她微微撅着的小嘴,徐远桐忽然想用某种方式安抚她的不乐意。

    ……操。

    他又在想什么?

    果然是被这小戏精彻底带进去了。

    徐远桐把几包游戏币全都交给她保管。

    奚温宁四处看了一会儿,就指向一个小黑屋,那是一款裸眼3d的瞄准射击游戏,还是血战丧尸的主题。

    “玩这个吧!看上去超有趣,而且只有两个人在排队,很快就能轮到了。”

    “随便吧,你开心就好。”

    这游戏,本来房间就设计的不宽敞,徐远桐和她进去之后,两人的身子凑的很近,稍一侧身,都是背部互相贴紧。

    幸好房间高度还够,不然学神一双长腿,根本连人都伸不直,他微斜着身子,看向四周阴暗恐怖的游戏画面。

    奚温宁端着枪,严阵以待,她腰板挺直,还悄咪咪地用眼角余光去看他。

    徐远桐的唇线透着清冷的味道,即便在昏暗的光线里也能看得到唇□□人。

    不知道他的唇吻起来怎么样。

    是不是软软的。

    她的胸口缓慢起伏。

    奚温宁身上有种像是的香味,一点点向着他,慢慢靠过来。

    呼吸彼此可闻。

    周围大人小孩的吵闹声已经被隔绝在外面,他们什么也听不见。

    好像意识到两人太过亲密,徐远桐微微动了动手指,往一处稍是后退。

    奚温宁也没再靠近,她只是仰头,观察他的反应。

    徐远桐感觉所有心思都被堵在心口。

    他咽了咽喉咙,双手拿着眼前的枪,看着射出的子弹喷到屏幕上面,丧尸绿色的鲜血泊泊流下。

    “你不怕这种东西?”

    “我最喜欢看怪物吃人了好吗,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徐远桐挑了挑眉,真是服了。

    一声声怪物的哀嚎逼近,方才的一丁点气氛都被淹没,奚温宁越玩越认真,转身之际,枪头砸到徐远桐的肩膀处,“咚”的发出闷闷一声,看着还挺疼。

    “你没事吧?!疼不疼啊?”

    她着急了,放下枪就去按揉他的肩膀。

    徐远桐身子随着动作微微晃动,没出声,低头望着她敛起神思,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她涂了润唇膏的嘴唇上面。

    有点湿润润的光泽,有点惹人怜爱,让人很想尝一尝,到底是不是甜的。

    她说话总这样没点谱,夸人从来不打草稿,不知那么柔软的嘴唇,该是什么味道。

    奚温宁拽着他的肩处,两人就这么四目对视。

    在黑暗的包围里,闪烁的光点在眼眸中被放大。

    奚温宁仰头,任由彼此的身前亲密地贴着,她忽然发现,他的眼神比任何一次见过的都要幽静。

    但更深处有一簇火光,明亮地像带着灼热的温度。

    甚至,徐远桐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颈处,让人的脑袋也跟着越来越懵,堕入看不见底的深潭。

    比起他有些僵硬的肩背,那气息是鲜活温柔的。

    奚温宁浑身轻轻颤栗,双臂发抖,但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

    她满脸羞红,扯着唇

    角的一点点,也不知是不是这黑暗的环境给了人勇气,有了不切实际想要亲吻的期待。

    奚温宁大概真的可以打破他的所有原则,成为他的命咒。

    游戏机的屏幕上方,“gae over”的字体飞出来有一阵了,外头有人催促:“结束了没啊!可不可以先让我们玩?排很久了好伐!”

    奚温宁回过神,为了掩饰羞涩的情绪,慌乱地微微低头,几乎快要把脸靠在他的胸前。

    徐远桐调整了一下错乱的呼吸,才佯装淡定,沙哑着嗓子说:“走吧,我们去玩别的。”

    ……

    三人从电玩城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饭点。

    到了马路边,天色渐暗,一排排路灯散发出深深浅浅的光影。

    奚温宁走到外面正好一阵风吹过。

    她的黑发披散在肩侧,此刻被风一吹,轻轻地掀起,裙角一处也跟着翻飞,她抬手压住,抬头恰好向徐远桐看去。

    另一只手刚想去按住乌发,徐远桐伸过手来,将她耳边乱飞的碎发箍到耳后。

    陈凌在旁狠狠地咬了咬牙。

    拜托不要再秀了,眼睛都快闪瞎了,快点在一起好吗!!

    奚温宁微微笑起来,澄澈直率的眼睛就这么安静与他对视。

    突然,她的目光略过他,急急地说:“绿灯了,快走吧!”

    徐远桐望着几步之外那个小小的身影。

    很轻地叹了一声。

    终于是说了一句:

    “我想要去的学校,是cit。”

    ——

    放寒假的日子过得不紧不慢,转眼到了除夕之前。

    那天和陈凌吃过饭,他们就各自回家,没机会再出来见面。

    奚温宁说到做到,隔三差五就发消息骚扰徐远桐,也不怕他觉得烦。

    小心心:我表姐说不敢回来了,人还没到呢,家里亲戚已经准备催婚了,可怕!

    小心心:以前她上学家长都不让早恋,现在刚毕业要她找男朋友结婚,什么鬼逻辑

    小心心:你们那边的亲戚怎么样?我学神在家肯定很出风头吧!

    徐远桐躺在绣花枕头旁边,听见手机“叮咚”了几声,就知道是她又发来日常的琐事。

    他看完短信,清浅地笑。

    “我学神”——他什么时候就成她的了?

    徐妈妈母亲的老家在乡下,过年时候,年味依然很足。

    冬日的夜色很黑,外面早就亮起了一盏不算明亮的路灯,外头还很热闹,他一个人在房里看书,抬头就能见到贴了福字的花格窗笼上了一层白色的薄雾。

    徐妈妈在楼下喊他:“亮亮!快来帮外婆一起包饺子!”

    “知道了。”他把手机随手拿起,放到口袋里,下楼去做帮手。

    平时外公外婆都待在老家,有其他兄弟姐妹照顾。

    徐妈妈早年离家打工,认识了徐远桐的父亲,辗转去过几个城市,又遭遇生活的颠簸。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跌宕起伏的剧情,只是最后与丈夫和平分手。

    生意蒸蒸日上的徐父再婚,徐妈妈独自带着儿子搬到s市的锦和新苑。

    对徐远桐来说,是眼睁睁看着母亲体弱多病的那段日子,那对夫妻如何磨掉了十几年的感情。

    也不是说就不爱了。

    只是爱情早就变成了亲情,徐远桐的父亲在长年卧病的妻子身上找不回任何一丝激情,两人同床异梦、渐行渐远,最后选择平静的离婚。

    当时徐远桐就觉得,爱情真是世上最不靠谱的事了。

    如今比这还还不靠谱的……

    大概是他犹豫不决的内心。

    ……

    走亲访友的假期里,时间像流水一样就这么过去。

    奚温宁升入高中的第一个新年,在烟火中迎来除夕夜,她和亲戚吃过年夜饭,手机叮叮叮响了连续几条。

    有诗添夏的祝福,也有郁柚从澳大利亚发来的黑白湖畔照,水波倒映树影,文艺又酷炫。

    除此之外,竟然还有蒋麓霸霸和陈凌的调侃。

    她一一照单全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琢磨给徐远桐发点什么。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编辑了一条发出去。

    小心心:希望新的一年,学神你要更喜欢学习喔~wink!

    发出去之后,心情就像坐在过山车上,起起落落难以自拔。

    不知道徐远桐到底能不能收到她的暗示啊?

    不对啊,徐学神这么聪明,就算不知道那也是装的吧!

    回家途中,奚温宁忐忑不安的情绪都快被母上大人发现了。

    总算在快到家前收到了徐学神的回复——

    别吵我学习:嗯,希望新的一年没有任何人和事来打扰我一心搞学习。

    小心心:……

    小心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