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我尝一下可以吗: 17.17.酒味

17.17.酒味 免费阅读

上一章        我尝一下可以吗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七章

    捏手,微颤。

    还是很想说点什么。

    内心戏过了一阵,奚温宁才舔了舔牙槽,说:“刚才你和郁柚出去,你们……是说清楚了?”

    “嗯,她应该明白的。”

    方才包厢里人多,有些话不能当面说的太开,也不知道是不是郁柚家里又发生什么事,所以他出去单独谈了几句。

    虽说奚温宁心里有点在意,但她知道要是徐远桐有好感,也不会这样当众拒绝别人。

    “你上次认为,没有持久的喜欢,我担心你以后会不会一个人在海边的豪宅里数着钱孤独终老。”

    徐远桐无奈,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又脑补什么大戏了。

    “谢谢你啊,学妹。”

    “其实,我挺希望你能开心。”

    徐远桐才听罢,愣了一愣,意犹未尽般地牵起唇角。

    语气还有点刻意:“你想让我怎么开心?”

    奚温宁怔了怔。

    她没接他的调侃,而是想了想,说:“我觉得让一个人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让他变得和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任性妄为。”

    徐远桐眯了一下眼:“嗯,当小孩子是好,可以暴戾,可以天真,可以肆意挥霍。”

    “哎,像你这么聪明,一定没有童年,挺惨的。”

    “……”

    其实是觉得很不容易吧。

    像他这样经历的少年,就算她了解的还不够彻底,但世上又能有几个呢。

    徐远桐扬起嘴角,想到什么,笑了:“任性妄为,那都比不过你,连学长的屁股都敢摸了,你不是超厉害的?”

    “……哎呦,明明是你先的。”

    大概在他眼里,她就是这样的小孩子。

    所以才敢独自一人站出来挑战权威。

    他们单独走了很长一段路,酒气什么的其实早就散了。

    这时候,两人听见花园另一侧的角落,传来尖锐的女嗓音:

    “你一个小姑娘,大半夜不回家,还出去喝酒!还好被我碰到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走在街上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神经病,我都懒得睬你。”

    “之前你们学校还有家长说,你检查出怀孕了,是不是真的?啊?郁柚你是不是瞒着我去打-胎?”

    “你真的不要太过分了,这种话你怎么也说的出口?呵呵,你自己这把年纪还去做宫-缩手术就不嫌恶心?!”

    尽管隔着一段距离,但还是让人听清了。

    奚温宁秀眉紧蹙:“这是谁啊?”

    “郁柚的妈妈。”徐远桐看这情形也不太能瞒,就多说了一句:“是养母。”

    ……

    以前,郁柚逃课旷课,老师把她喊去办公室,还会好心地劝说:“你不怕家里人知道啊……”

    可家里人谁管啊。

    起初也觉得泄气,还有烦躁和痛苦。

    但后来连这些情绪也不见了。

    徐远桐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她的养母是奇葩中的奇行种。

    据说,是因为年轻时有一次走亲戚,觉得婴儿可爱,又不想破坏自己的身材养一个,就去领养了郁柚。

    没过几年怀孕生下一个儿子,就彻底不管她了。

    养母平时也不给她零花钱,家里开着大奔,每天中午给她带去学校的饭菜却只有白饭和豆腐。

    那个女人把自己的亲爹送去养老院,亲妈住在乡下房子里的地下室。

    逢年过节只去看什么“干-爹”,连亲爹亲妈也不管。

    有时候学校要交杂物费了,郁柚只能去养母的皮夹子里偷。

    偷钱的事东窗事发,她被养母追着一路打到大街上面,撞见同一所初中的他。

    那时候徐远桐也才十四、五岁,眼眸里的光却是苍白又凛冽。

    现在,他们一家人已经入籍澳大利亚,打算将她一个人留在中国。

    花园里有些唏嘘的凉风,把郁柚发烫的脸颊吹散了一些温度。

    她的语气带着一种索然无趣,想来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

    她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双方在没有准备的情形下碰了面。

    奚温宁还在琢磨要不要打招呼,还是装作不认识,别让郁柚觉得难堪……

    那跟着过来的女人竟然站到他们面前,对着徐远桐说:“你是徐先生的儿子徐远桐吧?智商很高的那个是不啦?我们以前见过,你一直和我女儿在一个学校的……”

    她脸上紧绷,像刚拉过皮,从头到尾与郁柚没有一丝相似之处。

    “你好,我是澳籍华人,我叫盛曼妮,谐音和oney很像对不对?”盛曼妮自说自话地看向奚温宁,说:“因为阿姨我很会赚钱的。”

    奚温宁:……

    很久没遇见过戏这么足的大妈了。

    徐远桐脸上也稍有情绪起伏。

    他浅浅地皱眉,用一种看智-障般的眼神盯着那女人。

    盛曼妮搔首弄姿,完全没有一点作为母亲的自觉。

    “偶哟,徐少爷你别觉得我凶哦,我刚做过整形,医生说我不能做脸部表情的!”

    徐远桐视线低下来,清清冷冷睨着她:“我根本不记得你。”

    “我和你爸是在一个商会见过的,那时候……”

    她叨叨叨地说个没完。

    郁柚脸色惨白,死死地抿唇。

    也不和他们打招呼,也不掉头离开,就像是彻底僵在了原地,被逼死到绝境,不知如何应对。

    才刚告白被拒,还被这种母亲“公开处刑”。

    美人怎么这么惨啊。

    奚温宁实在看不过去,她心里打着小算盘,这种时候不飙戏不行。

    她悄悄扭开大衣扣子,拉低胸口领子,再拨开胸前的头发,眼神有点挑逗,眼尾向上一勾,神情娇俏又开朗。

    “阿姨~~~你们家郁柚太没劲了,我们叫了好几次让她一起出去,她就是不肯,老是一个人学习学习,你也把她教的太乖了吧。”

    盛曼妮想说我这女儿可一点也不检点,可看到一旁徐远桐始终冷着脸,就不敢出声了。

    她在商会上面也想和徐先生套近乎,结果端着酒过去,“大哥”两个字刚喊出口,人家就直接撤了。

    徐家这父子恐怕眼界高,不太好糊弄。

    奚温宁斜了一眼身旁的学神,手还搭住对方的胳膊,语气挑逗:“你看呀,我们年段第一的徐天才都经常一起和我们玩的,郁柚也该和您一样,性格再热情一点,阿姨你说是吧,嗯?”

    徐远桐抬眼,看着她搭在自己皮肤上的手腕,白白的一截像藕,心念微微地浮动,手指蜷起了一下,只能任由她挂着。

    嘴上难得应和地说:“嗯,郁柚要多和我们一起玩玩。”

    盛曼妮愣了愣,又看了一眼郁柚,那眉目生的真是好,有点清冷绮丽的味道。

    她心里打了如意算盘,差点就忘了医嘱笑出声。

    “好的好的,那再好不过了,徐少爷你以后要带……”

    奚温宁内心冷笑,脸上还是娇媚地眯着眼,装不良少女,抢过对方的话头就说:“哎呦~~~阿姨你对女儿可真好啊!”

    “那可不,要知道我们家可是很有钱的,在北京、澳大利亚几处地方都有置业……”

    “阿姨你这拉皮的技术真好啊,我跟你说,本仙女以前也听过一家诊所不错的,你是不是去的那里啊?哎那个医生叫什么来着,他给很对大明星做过的……”

    奚温宁的戏比盛曼妮还浮夸,硬生生把老阿姨给比了下去。

    郁柚对他们颔首,就连眼底藏着的讽刺也很安静。

    “温宁,下次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盛曼妮什么反应,自己走了。

    盛曼妮还留着想和徐远桐套近乎,对方鸟也不鸟他,一把扯着小仙女奚温宁就往反方向走。

    等到离开很长一段路,盛曼妮说话的声音已经远去,周围车轮碾压道路的动静和路人的说笑也一并淡去。

    奚温宁觉得一股气积到胸口,根本让人没法轻易释然。

    就像你只是站在无忧无虑的乐园。

    永远不知道他人是生活在怎样的地狱。

    越想越有点难受,她知道原生家庭的桎梏有时会影响一生,难以磨灭。

    徐远桐的声音在黑暗中,像带着一道熠熠星辉。

    “外套扣好,晚上冷了。”

    她才愣了一下,抬头见他手插兜里,还是散漫清冷的模样。

    “走吧,再不回去要赶不上奥斯卡颁奖典礼了。”

    “……你又嘲笑我啊。”

    “不是,我觉得你很厉害。”徐远桐看着她,很笃定的语气:“奚温宁你特别棒。”

    突然被学神这么认真的夸奖,她真的要害羞到爆炸了。

    “你比我认识的大部分人都要勇敢,也比他们更温柔。你始终感知着世间的善意,开朗乐观,但又不盲目快乐,你还懂得把这种善意给予他人。”

    她听得愣怔,鼻尖也有一抹酸涩。

    “别夸我,都说了我会膨胀的……”

    奚温宁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特别真诚,“而且,你才棒吧,你是我只见过最聪明的人,也是最了不起的。”

    “你戏又过了。”

    “我没瞎说。”

    她不是嘴甜,而是在说心窝里的话,“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学神,没有之一!”

    冬日的星夜,徐远桐的黑眸像是被漫天星光笼罩着。

    他沉默几秒,脸上平静,但内心有潮水在翻覆。

    只好佯装玩笑地说:“嗯,老哥稳。”

    ——

    回到家,奚温宁还带着身上乌糟糟的气味。

    自从上了高中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回来。

    周幼走近以后,当然也闻到了这股味道。

    “等等等,不是和你同桌出去看电影吗?你闻闻,身上怎么有酒味和烟味啊?”

    “我忘记说了。后来我们和徐远桐他们一起去给学长过生日了,不信你去问阿姨。”

    “我又没说不信。”周幼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尖,“徐远桐送你回来的?”

    “对啊,很负责的送到门口。”

    “不错嘛,我女儿和天才也能玩的这么好啊。”

    奚温宁听出母上大人的嫌弃,做了个鬼脸:“略略略。”

    周幼:“打你哦!快去洗澡!”

    奚温宁的拖鞋在地板上哒哒哒,她快步跑回闺房,打开窗户,看着斜对楼的底楼,在天井深处的房间,灯光泛着温黄的神-韵。

    那是徐远桐家的客厅吧。

    回想今晚郁柚对他表白的举动,还有那个盛曼妮做作虚伪的嘴脸,内心根本没法安静下来。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信息量超大。

    奚温宁蹲在凳子上,低下来将额头抵住膝盖。

    身上除了难闻的气味,其实仔细分辨,还盈满好闻的淡淡的薄荷味。

    就像是他在保护她的时候留下的。

    甜蜜又诱人。

    她抬头,看见徐家楼上的天空,暗漆漆的,每一晚都有黑夜如常关照。

    可也总能看到破晓的那一刻吧。

    奚温宁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心情莫名地down。

    无精打采地丧气。

    ……不行不行,要振作!

    抱着膝盖坐在窗前,又发了一会儿呆,她拿起手机,悄悄把自己微信名给改了——

    名字:我就叫学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