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男主死了很多年: 流浪猫(“你真的很变态。”...)

流浪猫(“你真的很变态。”...) 免费阅读

上一章        男主死了很多年最新章节        下一章

    在云乘月眼里,自己只是做出了一个非常普通的举动。

    但墓主人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短暂的呆怔过后,这位平素从容而强大的墓主人,陡然之间面色大变!

    “别过来——!”

    所有极力伪装出的平静与从容,顷刻间烟消云散!

    黑雾沸腾了。

    如同岩浆因为灼烫而沸腾,他周身的黑雾也倏然爆发。

    它们铺天盖地,令整座地宫开始颤抖,也令每一寸空气都被让人窒息的阴冷所侵占。

    他怎么了?反应这么大?云乘月有些吃惊,立即往后退了一步,原本轻盈的喜悦和好奇也消失无踪。

    她退开后,黑雾迫不及待地侵占了她原本的位置;它们一层又一层,重重将墓主人包裹起来,彻底淹没了他的身影。

    黑雾淹没了整个地宫——除了云乘月所在的地方。

    她手里的书文欢快地震颤,发出清爽的白光,笼罩出一片清新干净的空间。

    望着浓郁诡异的黑雾,云乘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书文,又抬起头,一直看进了黑雾深处。

    她抬起步伐,一步步走了过去。

    “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她试着安抚他。

    黑雾只沸腾得更加厉害。

    “不准——靠近!”

    不类人声的咆哮,如同从深渊里吼出,层层跌宕。

    黑雾更冷、更锐利,甚至顷刻间捏碎了无数珍贵的陪葬品!

    “你别激动……哎呀,好可惜。不对不对,你先别激动啊。没事的,没事的。”

    云乘月有点心疼东西——都是可以进博物馆的重宝啊!可她又要忙着安抚对方,所以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有点滑稽。

    她其实不太擅长一心二用,所以她很快决定,还是全神贯注对付黑雾里的人更好。

    回忆一下……以前她也救助过小动物吧?对于惊慌失措的、色厉内荏的流浪猫,应该怎么做?

    首先,戴好厚厚的防护手套,尽量保证自己不受伤。

    然后,慢慢地、轻轻地靠拢,弯下腰,将视线保持平视,并且缓缓地眨眼睛。

    要点是,要用对方理解的方式,最大程度地展现出自己的无害。

    然而,黑雾仍然在坚定地、发疯一样地拒绝她。

    阴风狂作,极力地想要将她往外推,甚至掀飞了好几块地砖,更是让四周的青铜人跪伏在地、不住发抖。

    但云乘月——修行都没有入门的云乘月,捧着那枚白光柔和、隐带金芒的书文,却轻而易举地破开了所有黑暗。

    ——“生”字在她掌心,源源不断地焕发生机。

    生,是生命的生,更是天生万物的生,是生机勃发、驱散死亡阴影的生。

    这就是云乘月的第一枚书文。

    也正是墓主人最忧虑、最不愿意让她找到、也觉得最不可能被她找到的——那一枚书文。

    她在靠近。

    以轻柔缓慢的步伐,却带着势不可挡的魄力。

    墓主人紧紧贴在地宫边缘,被重重黑雾隐藏,茫然又暴怒地盯着少女的身影……近了,又近了!什么才能阻止她?不,什么都阻止不了!

    他想:为什么?

    为什么!

    一千多年了……一千多年了!

    一千多年了,怎么偏偏是现在被人观想出来了——怎么偏偏是被她观想出来了?

    她要杀了他……她肯定会杀了他!她会把他挫骨扬灰,会消灭他每一寸灵魂,因为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相互截杀的残酷世界,她一定会杀了他!

    他的思绪在冲天的戾气里,变得凌乱异常、充满怨愤之意。

    不,不……不!!!

    云乘月已经快走到他身边了,却忽听一声暴喝。

    “——滚!!!”

    舌绽春雷,声势浩大!

    一瞬间,地宫摇摇欲坠。

    云乘月停下来,无奈地摸了摸掌心的书文。

    顷刻间,一缕柔和的、充满温情与生机的白光,轻灵地生长出来。

    它是春日里第一朵破冰的嫩芽,也是无数在春风里睁开的眼睛;它承载了融化冰雪的南风,也醺着春阳和煦的暖意。

    它包裹了黑暗,也镇压了黑暗。

    地宫不再颤抖。

    怒吼和阴风也不甘心地低伏、散去。

    唯有寂静长存。

    一片窒息般的寂静里,云乘月终于来到了黑雾的中心。

    见无法抗衡,黑雾猛地收缩成一团,紧紧包裹着中心的人;它们不停波动,形成无数波浪般的尖刺,凶悍地朝她张牙舞爪。

    她停下来,轻声问:“你害怕这个吗?”

    云乘月弯下腰,指了指手里的书文,声音轻柔和缓:“对不起,因为我也很忌惮你,所以不会把它收起来。但我可以保证,不会主动伤害你。”

    黑雾“啵啵啵”地突出几根尖刺,仿佛一个不屑的嗤笑。

    看上去很凶狠,但……像小猫伸爪子。云乘月忍住了没有笑。

    她试着伸出右手。随着她的动作,薄纱似的白光抖动开来,轻飘飘地拂去了黑雾。

    墓主人就在她面前。

    他跪坐在地,垂着头,散乱的长发极地,惨白的双手藏在漆黑的大袖之下,握得很紧。

    这是他。

    而在他身后,与他颅骨平齐的地方,悬浮着的,也是他。

    ——是一颗皮肉干枯、长发委地的头颅。

    只有一颗头……如果这是他的身体,为什么只剩一颗头了?

    望着这一幕,云乘月在心里又轻轻叹了口气。

    观想出书文后,她抬头看见的、以为是幻觉的,就是这一颗头颅。

    平心而论,有一点点吓人。

    无需更多说明,云乘月已经明白了:她之前看到的完完整整、漂漂亮亮的一个墓主人,大概只是他的灵魂。

    她抿了抿嘴唇,却没有移开目光,反而更弯下腰,仔细地端详起来。从五官、骨头的形状来看,这就是墓主人的头颅。

    “这是你的吗?”她有点抱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戳破你的秘密。我也没想到,有了书文后,我就看见了你想藏起来的这个……嗯,头?”

    她琢磨着用词。

    “……你想杀我?”

    墓主人抬起头,声音清越如金石相碰,隐约带一丝干哑。

    “不想。”云乘月说,“我对你没有恶意……”

    墓主人冷冷地打断她:“要杀就杀。心慈手软,妇人之举!”

    “不要性别歧视……”

    “少废话。”

    他略眯起眼,目光如此凛冽,仿佛大军压城时黑沉沉的天空。这副庄严冷厉的神态无疑极具尊严,但他似乎没意识到,他仰头望来的这个动作本身,就充满了脆弱倔强的意味。

    而且,“朕”的自称还变成了“我”。

    他的这张面容有多俊美无暇,后面那颗悬浮的干尸头颅就被衬托得多可怖。

    可怖,而且挺香的……像一个喷香的大蛋糕。

    云乘月忍耐住了使劲吸一口的冲动,保持住柔和的神情。她抬抬手,让“生”字书文悬浮在半空,距离他们远一些,而自己伸出双手,轻柔而坚定地捧住他的脸。

    在书文力量的笼罩下,墓主人根本无力反抗她。

    “你别怕,听着,我不杀你。”她凝视着他的眼睛,“无论是否你的本意,你之前救了我,又杀了我想杀的人,还教我灵文和书文。”

    “我承了你的情,那在还清之前,我就不会主动伤害你。”

    他仰着头,冰冷的表情说明他对此嗤之以鼻:“哦?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让你冷静下来,好谈合作条件。我话都没说完,你就一惊一乍的。”云乘月无奈地说,到底是轻轻吸了一口,满足地眯起眼睛。

    她庄严地直视他的双眼,说:“听好了。首先,你要诚实地回答我,你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会去做,但如果我能认同你,我会帮你。”

    “第二,即便我答应帮你,你也不可以干涉我的自由。我有自己要做的事,不会全都围着你转。”

    “第三,我不主动伤害你,你也不能主动伤害我……”

    墓主人仰着头,听了一会儿,也忍耐了一会儿。

    终于,忍不住了。

    他咬着牙,也咬着被羞辱的怒火:“云乘月——你闹够了没有?”

    “闹?我没有闹。”云乘月认真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些条件不过分的,毕竟你要光复天下,要做很多很难的事……”

    墓主人抬手摁住额头,才想起来自己的血液早已停止流动,自然不会再有类似青筋乱跳的表现。

    “你再看一看,你现在到底,”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在对着哪一边说话?”

    “……啊?”

    云乘月迟钝地低下头。

    俊美阴森的墓主人,仍旧跪坐在地,目光不善。

    她再缓缓抬头。

    在她手中,枯发及地、皮肉干瘪的头颅,睁着两只凹陷的眼睛,狰狞又无神地“望”着她。

    云乘月再低头,再抬头。

    片刻后,她面不改色,将亡灵真正的头颅抱进怀里,猛地埋首吸了一大口。

    “我在对着你说话。”她严肃地回答他刚才的问题,“顺便吃一点零食,而已。”

    墓主人:……

    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云乘月到底有点不好意思,把脸藏在干尸脑袋后,目光躲闪地看向墓主人。

    “那个,我这样做是不是,”她微红着脸,问,“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抱着干尸脑袋猛吸什么的……

    墓主人没有听过“变态”这个词,但此刻,他却福至心灵,一瞬间就领会了这个词语的奥秘。

    他冷冰冰地回答:“是的,你真的很变态。”

    旋即,他的身形猛然散开,化为无数轻烟,使劲抢回来自己的头颅,马不停蹄地往上,一瞬就冲回了青铜悬棺里。

    云乘月抬起头,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我其实……平时也不这么变态的。”

    qaq

    ……

    已经过去大半天了。

    墓主人生气了。

    他固执地躲在青铜悬棺里,不出现也不说话,宛如从不存在。

    云乘月很能理解这一点。

    就像流浪的公猫被带去做了必须做的小手术之后,总是会生气一会儿;如果“小铃铛”是流浪猫的尊严,那形象大概就是墓主人的尊严。

    他连灵魂状态都要维持一身庄重繁复的大礼服,肯定是很看重形象的人,所以才要尽力把本体隐藏起来。

    谁知道,云乘月得到“生”字书文后,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极力隐藏的真相。

    他这么努力想维持“本来的面貌”,这对他来说是个很重要的尊严问题吧……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云乘月站在地上,抬头望着青铜悬棺,诚恳又严肃地承诺:“以后除非你同意,我都不吸你的头了,行不行?”

    “——变态。”

    冷冷两个字砸下来,“哐当”砸碎在地。宛如墓主人那严重受伤的自尊心。

    云乘月叹气。

    她本来以为,他应该不会生气很久,所以干脆去睡了一觉。结果睡醒之后,他还是在不高兴:不出现,也不说话,非要说话,就是“变态”两个字。

    她觉得自己好冤枉。她也不是故意那么禽兽、那么垂涎三尺的,实在是当时刚刚观想出书文,她的灵力没有完全恢复,才被他的头迷得神魂颠倒,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啃一大口……

    “唉——”

    她又长长地叹了口气:“那我要做什么,你才不生气?”

    上头又冷冷地砸下来一句话:“把你的身体给我。”

    云乘月一凛,下意识捂紧衣襟:“你好变态!”

    墓主人:……

    “朕,是,说——”

    从青铜悬棺里,一个字接一个字地蹦了出来,冰雹似地砸下来。

    “——杀了你,将你的灵魂粉碎,身体给朕用!”

    云乘月为难片刻,双手托出了“生”字书文,优雅地微笑:“它好像不答应呢。”

    生机盎然的气息立即吹拂出去,将整个阴森森的地宫都照亮。它们不光向着四周弥漫,还欢快地向上飞起,尤其雀跃地飞向那具青铜悬棺——

    “云乘月!!!”

    云乘月一秒钟收回了书文。

    “开个玩笑嘛。不要生气,生气伤肝。”她顿了顿,思索后觉得这句话不太对,于是修正,“容易伤头。”

    毕竟他只有头了,如果提肝,不是戳别人伤口吗?

    云乘月很满意自己的体贴和共情能力。

    然而墓主人躺在青铜悬棺里,只觉得自己已经被气得灵魂散开一百八十回。

    “滚!”

    一个字重重砸碎在地,之后再也没有声响。

    云乘月站在地宫中,仰着头,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记忆里,隐约曾有一次,她领回去了一只流浪猫。是长得很难看的白猫,身上左一块、右一块的黑斑,很瘦,眼睛亮得出奇,瘸了一只后腿,见人就炸毛,嚎叫声从喉咙深处发出,叫得撕心裂肺。

    带回家后,连续好几天她都不敢摘下防护手套。猫总是躲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但猫粮、水、猫砂,都在悄悄地消耗。

    过了很多天——几天?不记得了——后,突然,猫走了出来,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蹭了蹭她的小腿。

    从那以后,她真正有了一名小小的室友。

    猫后来……怎么样了?好像是安详地老死了。捡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个四岁的大猫了。

    现在,云乘月站在幽冷的地宫里,望着沉默的青铜悬棺,忽然又想起了她的猫。

    但棺椁里的不是她的猫。她提醒自己,墓主人是一个人。

    她不能和猫讲道理,但可以和人讲道理。

    “你看,是这么回事。”她再一次开口,语气认真了不少,“在我观想出书文之前,面对你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但我没有因此贬低自己、认为自己不如你。”

    “而在我偶然得到这枚书文之后,虽然不太清楚它对你的威胁为什么这么大,我也只是觉得,很好,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平等地谈合作,却从未觉得自己高你一等、想要对你作威作福。”

    “但你呢?你是怎么做的?”

    虽然知道他不是猫,云乘月却又不可避免地想起来了她的猫。是不是有哪一次,猫躲在床底不肯出来,她也是这样蹲在边上,说了很多很多话,也不管一只猫听不听得懂?

    但不管听不听得懂、听不听得进去,她都要把自己的道理说出来。沟通成功是一回事,尝试沟通是另一回事。

    她仰着头,说:“在我无力反抗你的时候,你自行其是,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哪怕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也不肯低头好好谈谈。”

    “在我能够威胁到你、看穿了你的秘密后,你又恐惧、发怒、逃避,依旧不肯好好面对我。”

    “我没有当过皇帝,也没见过皇帝。”她皱了皱眉,声音里有一分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凛然之意,“但是做大事的人,难道就是你这样大喜大怒、看人实力下菜碟的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