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男主死了很多年: 两个戏精(朕,就是这般自信...)

两个戏精(朕,就是这般自信...) 免费阅读

上一章        男主死了很多年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云乘月沉浸在观想成功的喜悦里。

    她对墓主人的内心风暴一无所知,更不知道什么“生命之文”、“天然克制”之类的事。

    她只是单纯地,努力了很久然后努力成功,因而感到非常开心,还有一点得意,迫不及待想炫耀一下:看,我成功了,现在你是不是要乖乖跟我谈合作了?

    所以,她托着这枚书文,高高兴兴抬起了头,笑得灿烂又甜美。

    “看!”她炫耀说,“我的书文……哎?”

    她忽然愣住了。

    云乘月终于发现了什么。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疑惑地盯紧了上方的墓主人。

    青铜悬棺上,墓主人居高临下、神情阴沉,浑身绷得死紧。他大袖当风,两只惨白的手扭曲成爪,仿佛下一刻就要扼住谁的咽喉。

    地宫里一片死死的、压抑的沉默,令人不期然想起暴风雨来临之前。

    但让云乘月愣住的,并不只是他展现出的姿态。

    而是……

    她情不自禁又揉了揉眼睛。她看到的东西真的存在吗?

    “你,”她探究地看着他,戒备地往后退了两步,“你怎么啦?”

    她的声音唤醒了墓主人的神智。

    从刚才开始,他一切举动纯然出自本能,大脑其实一片空白。他太过震惊,以至于无法思索出足够得体的应对。

    ……怎么办?

    冷静,不,想想,想想……怎么办?

    攻击?不,她手里那枚书文比太阳真火更恐怖,哪怕无意识出手,他也会身受重伤。

    不能攻击……不能。

    等等,她是不是根本没意识到她做了什么?

    她不了解那枚书文?

    对了,她根本不知道这枚书文意味着什么!

    他猛地松了一口气,双手倏然握紧。没时间懊悔自己刚才的失态了,要想个办法糊弄过去……一定不能让她意识到那枚书文的威力。对,一定不能。

    一连串快速的思考在他心头滚过,无数的问题牵出无数的推论,每一个都导向另一个复杂的结果。

    但所有的快速思索,最终仍然化为最初的那三个字:怎么办?

    这个原本孱弱的、可以任他宰割的女人,突然拥有了能够轻易灭杀他的能力,现在他该怎么办?

    下一刻他就给出了答案:装。

    她并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东西,所以他大可装成一切正常。

    装得——这枚书文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装到——她和他签订帝后之契为止。

    只要契约订立,这枚书文也就不足为虑,反而只是助力了。

    念及此,墓主人心中的惊涛骇浪,略略平息了一些。他盯着她,命令自己做出一副随意的姿态。

    墓主人甚至成功地露出了一点冷冰冰的微笑,开口说:“观想书文,你用了三十二个时辰。”

    黑烟聚散,他已经出现在她身前。他眼角余光瞥到自己的头发、衣摆都轻盈地垂落,这些举止应当都和之前相同,没有异常。

    可是,云乘月没说话。

    她仍然盯着他,连眨眼的速度都变慢了很多。

    墓主人心中更紧张一分,面上却只淡淡流露一点不悦:“云乘月?”

    “……三十二个时辰?”云乘月这才“噢”了一声。

    两人互相盯着对方。

    当墓主人绷得死紧时,云乘月也陷入了某种困惑之中。

    她正在思考:是她自己看错了吗?他的背后,是不是有……可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样子会骗人,但味道不会。

    云乘月鼻尖一动,嗅了嗅他的味道。

    ……咦?这个味道?

    总觉得,总觉得……更香了?

    她盯着墓主人,再次缓缓地眨了眨眼。这个动作她已经做了好几遍了,但她还打算再做几遍,因为她现在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东西。

    他背后到底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

    云乘月这副呆呆的样子,引起了墓主人更多的警觉。

    他本来就极度紧张,现在心中那根弦更是绷紧到了极致:难道她发现了?可她连《云舟帖》都分明没听过,之前只是个普通人,她凭什么知道?不,不可能。

    他那空洞寂静的胸腔里,那颗由怨恨与激愤组成的死亡之心,在本能的颤栗中不断收缩。

    安静,总是给人压力,而且是越来越强的压力。

    “云乘月……”

    终于,是墓主人先无法承担。

    悄悄地,他往后退了一步。借着宽大肃穆的纯黑衣摆,他掩饰住了这个动作,唯独发梢的轻轻颤动,暴露了一丝他内心的波澜。

    然而,他的举动,反而让云乘月看得更加清楚。

    她更加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墓主人又悄悄退了半步,尽量不动声色:“你,看什么?”

    “我……”云乘月刚要回答,又犹疑地住了嘴。

    她想,也许是她看错了?他刚刚说她一共花了三十二个时辰是不是?接近三天没有睡觉,她说不准是劳累而不自知,累得出现幻觉了?

    她再看墓主人一眼,摇摇头,拿起桌上的琼浆,给自己倒了一杯,再大口吞下去。

    冰冷香甜的浆液滋润着她的肺腑,也补充了她消耗大半的灵力。

    可再是琼浆玉液,喝了好几天,滋味也就腻了。

    她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和这单调的琼浆、灵果、烤肉相比,还是他的滋味更复杂浓郁多变,堪称豪华大餐。

    而且,他现在的味道居然更好了。

    莫非……是因为他背后的那个东西?

    好想舔一口啊……

    云乘月悄悄舔了一下牙齿,又咬了一下舌尖,自责:不可以,怎么可以舔人?这样想实在太不尊重人了。

    “那个,”但她还是忍不住快速舔了一下嘴唇,语气也变得心不在焉,“我想问的是……嗯,你说我三十二个时辰观想出书文,你当初用了多久?”

    也许转移注意力,就可以转移食欲?她不确定地想。

    墓主人却误会了,以为她的异常都是因为这份好胜,以及长时间集中心神的疲累。

    他蓦然松了口气:原来是为这个。果然,她不可能知道书文的事。

    因着这份松快,他唇边浮起了一朵小小的、矜持的微笑:“我?我用了……三十三个时辰。”

    云乘月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继续心不在焉地点头:“哦,三十三个时辰,比我多一个时辰。”

    墓主人继续努力让自己显得一切正常。他板正神情,漠然中带点不耐,像是对她的说法感到不屑:“一个时辰的差距,什么都说明不了。”

    云乘月歪了一下头,目光还是集中在他身后。

    但这样的角度仍然不太看得清,所以她捧着自己的第一枚书文,迈开步伐,绕到了墓主人身后。

    她一边围着他转圈,一边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墓主人被看得简直毛骨悚然,却不得不忍着。无论是生前身后,他都不喜欢被人这么细细观察——没有哪个帝王会让别人把自己看得太清楚。

    可——

    他现在心中有鬼。

    有鬼,就要忍着。

    不仅要忍着,还要做出和悦的、略带出一分毫不在意的模样,这才能避免引起敌人的警觉。

    墓主人微垂下眼帘,掩饰住自己的警惕不安,主动开口说:“既然你已经观想出了书文,朕设下的最后一道考验,你就通过了。”

    好了,快点让这件事过去。

    云乘月闻言,倒是真的被牵扯了注意力。

    她盯着他背后的东西,犹豫了一下: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可他好像很不喜欢被她知道这件事……那就不揭穿了吧?

    嗯,暂时不揭穿了,要展现积极合作的友好态度嘛。云乘月暗中点头,并称赞了一下自己的机灵。

    她停下脚步,仍旧捧着书文,微笑道:“好,那我们来谈谈合作。我的条件很简单,是……”

    “朕不会接受。”墓主人斩钉截铁。

    他心想,不错,这就是他正常会有的态度。合作条件?帝王从不和人谈条件。

    云乘月则有点懵:“不接受?可我还没说完呢……”

    墓主人脊背挺直,平静地、漠然地重复:“朕不接受任何条件。朕会告诉你朕要什么,剩下那些没有要求的,才是你的地盘。”

    很好,这就是正常的他。墓主人感觉自己冷静而自信,对自己的表现比较满意。

    云乘月则听得发呆:这么霸道吗?

    不过,她思索,也符合他表现出来的性格。

    如果他忽然变得很和气、很好说话,她倒是更会奇怪一点。

    嗯,很正常……不,等等。不对劲。

    他之前明明很想要让她当皇后吧?虽然设下了灵文、书文两道考验,但他说过,这都是因为要用到她,要她帮他光复天下。

    之前他透露出的态度,分明是如果她通过考验,他就会松口谈谈的意思。一个人面对自己渴望的事业,以及唯一的合作对象,哪个聪明人会连条件都不听、咬死了不妥协?

    墓主人是聪明人吗?总不能是个笨蛋皇帝吧。

    所以,肯定有哪里不对劲。

    总觉得,他更像是迫不及待,是急着想要隐藏什么事——不愿意被她发现的事。

    隐藏?

    云乘月往左边歪了一下头,再缓缓往右边歪了一下头;她的目光一直凝聚在他的脸上,手里捧着的书文也始终跳动不停。

    “你确定吗?”她慢吞吞地问,“你真的连听都不听,就拒绝我的合作条件吗?”

    墓主人矜持地翘起唇角:“君无戏言。”

    他冷静地想:很好,这就是他本来的性格。

    云乘月轻轻叹了口气。她已经明白了。无论是他背后的那个东西,还是他此刻的表现,她全都想明白了。

    她本来想体贴地装不知道的,可是……没办法,她总不能把自己卖了啊。

    云乘月举起双手,让掌心的书文更加活跃。

    “你……”

    她神情认真,非常直白地问:“你是在害怕我的书文吗?”

    墓主人一呆。

    一时之间,他竟然反应不过,只能呆呆地望着她。

    那枚恐怖的书文就在她的掌心,散发着清新蓬勃的生命力,仿佛下一刻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墓主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