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男主死了很多年: 春日生机第一(他所期待而又深深忌惮的...)

春日生机第一(他所期待而又深深忌惮的...) 免费阅读

上一章        男主死了很多年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云乘月端详《云舟帖》,端详“仲春之际云舟飞渡”这几个字,已经过了一整天。

    青铜人搬出来了一座漏刻,清水缓缓流动,标尺渐渐浮起,而水又被送回最高处的漏壶中,如此往复。就这样过了十二个时辰。

    她什么都没观想出来。

    《云舟帖》与《乐陶墓志》截然不同。

    《乐陶墓志》是碑文拓印,线条匀净,属于隶书,但又残留了篆体庄严对称的意味,无论书写者再有怎样的心绪波动,落笔也要遵循隶书的基本范式,因此这篇字帖乍一看会觉得平平无奇,实际上所有深沉癫狂的情感,都如笔锋暗藏于内。观赏者必须凝神浸入,才能发现背后的惊涛骇浪。

    但《云舟帖》不同。

    《云舟帖》属于行楷,比篆隶而言,更清瘦秀丽,笔画又着意轻重变化,使得字体内部、字与字之间都牵丝映带。

    字很漂亮。

    但——那份盈然生动的生机,究竟从何处而来?

    她看不出。

    云乘月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漏刻的标尺。又过去了一个时辰。

    之前《乐陶墓志》的轻易成功,令她隐约产生了“书文不过如此”的轻慢想法,但《云舟帖》立即将这点自得击得粉碎。

    她只是照着《乐陶墓志》临写,成功写出了灵文而已,实在没必要得意。

    隆隆隆——

    沉重的青铜跪姿人“走”过来,端着一盘琼浆和灵果,放在云乘月手边,粗大的手掌做出灵巧的动作,为她将吃食铺好。

    “谢谢。”

    云乘月抬起头,看着青铜人的眼睛,对对方笑了一下。

    青铜人也对她点点头,又指了指床。即便是跪姿,他也还是高大异常,靠拢时有大片阴影落在云乘月身上。

    云乘月摇头:“我不累,再看一会儿。”

    青铜人还想比划什么。

    “天甲,退下。”

    青铜人立即拜了一拜,乖顺退下。

    黑烟一瞬,凝聚在云乘月桌边。亡灵的帝王长发垂落,发梢正好垂在云乘月手边,如丝缎光滑。

    云乘月趁机猛吸了一口。

    墓主人睨了她一眼,拂袖走开,留下一抹缥缈的背影。

    “书文观想不易,若是一味逞强,不过是无谓消耗自己。”

    他抬手在虚空徐徐一抹,放出一面水镜;水镜中有天蓝水绿,正是地面的情景。他苏醒之后,不时就会看看地面的景象,似乎在观察、准备些什么。

    云乘月有点怀疑,他是从被吞噬的商匪那里,得到了他们的记忆。

    一个明显的证据是,他刚苏醒时,说话还带有古腔,后来就非常流利,对于当今的一些概念也很熟悉,不像一把躺了很多年的老骨头。

    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了转脖子,再拿起一枚灵果啃起来。

    “有了灵力以后,好像也不怎么觉得累,睡觉更多是习惯。”云乘月开始摸鱼,小口小口地咬灵果,从破开的果肉里吮吸果汁——桃子味的,很香甜。

    她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努力学习的秘诀是什么?如何长期保持专注力?

    答案是,时不时摸一下鱼。

    她一边啃灵果,一边到处走动,活动筋骨。

    “哎,”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地宫里回荡,“一般观想出书文,需要多长的时间?”

    他没有回头,声音渺渺传来:“你是问千年前,还是现在?”

    “都问。”

    “千年前,普通修士观想一枚书文,大约要花半年时间,天赋超群的人,最快的只需要三天。”他说,“现在,能在一年内观想出书文的人,已经可以被称为天才。”

    差距这么大?

    云乘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种差距?”

    “暂时不知。”

    云乘月啃完了灵果,擦擦手,绕着偌大的地宫又走了一圈,再问:“你说的三天观想书文的人,是不是你自己?”

    他不说话。

    这是默认了。

    云乘月盯着他的背影,面颊轻微地鼓了一下;这是她好胜心起的表现。

    “《乐陶墓志》能不能让人观想出书文?”她又问。

    “可以。”他略略回头,挺直的鼻梁带出一抹锐利的幽影,落在他嘲讽似的唇角边,“觉得《云舟帖》太难,想换一张字帖观想?”

    云乘月的表情皱了一下,像芙蓉花轻轻一颤:“我就问问。亏我还以为自己临出灵文很了不起,原来那里面的书文我根本没有观想出来。”

    墓主人压下唇边的弧度,平平看她一眼,回过头去。他什么也没说,心中却有些微的不快:即便是他自己,当年也花了一整天才临出灵文。她一个时辰就做到了,居然还说自己没有了不起。

    他决定,绝不告诉她自己花了多久。

    墓主人略一晃神,却听见她的足音渐近。

    云乘月走到他身边,好奇地看了一眼水镜中的内容,又带着纯净娇憨的笑,对他说:“给点提示嘛。”

    “……什么提示?”他神色冷得像冰。

    “《云舟帖》啊。”云乘月耐心地分析利弊,“你看,现在我们的利益其实是一致的,我早一点观想出书文,我们就能早一点合作,对吧?”

    他漠然打断:“若你观想不出,性命都保不住,谈何合作。”

    一般人听了这种暗藏杀气的回答,就算不感到惶恐,大多也会讪讪闭嘴。但对云乘月而言……墓主人的话不叫威胁,就是个非常普通的疑问句。

    所以她伶俐地回答他:“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其实,我看《云舟帖》看到现在,已经有一点想法了,你要是给我一点提示,说不定我立刻就能悟出来。”

    现在?立刻?墓主人感到了一丝好笑,但立即,他又想起了她此前的表现——第一次了解灵文的普通人,竟然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写出了灵文。

    他心中的好笑,倏然变为一丝凛然。

    他过去极为喜爱《云舟帖》,也的确需要她悟出那一缕生机,但就他现在的状况而言……

    《云舟帖》里,实则暗藏了对他而言致命的威胁。

    其中,有一枚传说中的书文。

    哪怕有人能够得到“那枚书文”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如果是这个人,是云乘月……

    他轻轻眯起眼眸,按捺住了心间涌动的阴郁杀机。

    亡灵之身就是这点不好。由无尽的怨恨支撑出的存在,心底无时不刻不充斥着暴虐、阴暗、戾气、杀意……所谓怨灵,就是如此。

    他长时间地沉默着。

    云乘月也等了他很久。

    地宫之中,除了无声而苍白的灯光,就剩漏刻中的清水低低流动的声音。

    突然,云乘月问:“你想杀我?”

    她摇摇头,往后退了几步,再转身走回书桌边,轻声抱怨:“太小气了,不说就不说,也不用冒杀气啊。”

    她暗中琢磨:这……难道她刚刚偷偷吸他,被他发现了?太可惜了,她本来还想趁机多吸几口。

    他可比灵果好吃多了,是火锅、海鲜自助、烤肉……唉不能想了,再想,灵果都吃不下了。

    其实她对自己能不能观想出书文,也没有那么肯定,也想过,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收获都没有,于是她最终还是成为了墓主人的盘中餐,追随本来的云二小姐而去。

    但换个角度,最坏也就是被吃嘛。人终有一死,不如在活着的时候,多吸一吸……多让自己快乐一点。

    云乘月总有办法让自己心安理得、活得开开心心。

    好,下午茶完成,摸鱼结束。

    她看向《云舟帖》,并在投注目光的同时,就迅速集中了全部注意力。

    ——仲春之际,云舟飞渡。

    应当是这么断句的。

    后面的字迹,也还是被烟雾笼罩,看不分明。

    仅仅是开头的几个字,生机就浓郁得化为了丝丝金光,如春日暖阳、朝霞和风……还是说,虽然字迹看不分明,但并不影响整幅作品的意蕴传达?

    墓主人说过,《云舟帖》是春日行书第一贴,那么其中所蕴含的道意,必定和春天、生机之类的有关。

    但,尽管云乘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极力在仅有的八个字里寻找类似的意蕴,然而,明明那蓬勃生命力就在眼前,却又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云舟帖》的字虽然是行书,但也终究是楷体,因而一笔一划再是刚柔变化、相互映照,也不离楷书的端正秀丽;就好比妆容妩媚的大家闺秀,首要是端庄,在这端庄之上才能谈柔婉妩媚。

    工整娴熟,是为工夫。在工夫方面,《云舟帖》无疑登峰造极。

    但在端庄的工夫之外……

    一板一眼的工夫,真的能创造出如此浓郁的生机吗?

    她到底错过了什么?

    ……看不出来。

    不知道又看了多久,云乘月才松弛了身体,无奈地捏了捏鼻梁,顺便也揉了揉眼睛。在灵力的滋润下,她五感有了大幅提高,不过揉眼睛的时候,视线还是会变得模糊一点。

    揉眼睛的时候,她又不经意地看了《云舟帖》一眼。

    忽然,云乘月的动作顿住了。

    她坐直了身体,微微睁大了眼。

    在略微模糊的视野里,《云舟帖》上那一个个端庄规矩的字……不,是在规整的字体边缘,那些巧妙变换的浓淡笔墨、细如发丝的映带之笔……

    所有这些细节,在她模糊看去的时候,居然连成了一片,如旭日初升、朝雾初散——

    !

    云乘月竟然下意识遮了遮眼。

    刚才一瞬间,仿佛是朝阳的光芒照进了她的瞳孔深处。

    灿烂的、振奋的,却也是和悦的、绝不逼迫谁的——

    是她之前遍寻不到的……一缕生机!

    云乘月又揉了揉眼。

    这一回,她盯住了“春”字的那一捺,那里有一根很细的墨丝,看似随意地挥洒在略微泛黄的纸上。

    她盯着那一根墨丝,只盯着那一点。

    然后……

    那一根墨丝忽如冰雪融春,潺湲漫开。

    只从这一点点墨迹里,她就看见了漫山遍野的鲜花盛开。

    ……

    墓主人又回到了青铜悬棺之上。

    他其实并不喜欢这具棺椁,因此只是坐在上面,垂眸望着下方的少女。

    她会发现《云舟帖》的奥秘吗?

    她虽然临出了灵文,但并没有正式修炼,连聚形境的修士都不是。凭她的灵力,不可能看见《云舟帖》的全貌。

    但——谁又说,只有看见了全貌,才能观想书文?

    古时有“一字师”的故事,讲的是一字将人点化成仙。所以道意并不寄托于外在形貌,而是内在神魂的联系、沟通;如果彼此道路相通、能够触摸真意,就算只有一字又如何?

    云乘月……能做到么?她应该是能的。但她会做到哪一步?她能从《云舟帖》里,观想到哪一枚书文?

    墓主人在沉默中思考。

    扪心自问,他到底希不希望她观想出书文?自然是想的。且,《云舟帖》能够观想的书文有很多,得到“那一枚”的机会则渺茫如亲见不周山崩塌……

    虽说,如果她真能拿到“那一枚”,当然是最合适他的需要的。

    可与此同时,恐怕他们之间的优劣之势,瞬间就会逆转。

    因为,对现在的他而言,“那一枚”书文恰恰是最恐怖的存在。

    不可能吧?他劝慰自己,尽管他并不肯承认这是劝慰。

    不可能的。

    多少年了,从没有人得到“那一枚”书文,哪怕是书写者本人,据说也不曾成功。灵文、书文的差距,譬如萤火与日月,不是人力能够强求。

    不可能的……

    然而。

    陡然,墓主人冷淡从容的神态,第一次彻底崩塌。

    他蓦然站起了身,周身狂风大作;浓郁黑雾簇拥在他身边,也全都如战栗一般涌动起来!

    他死死地、震惊地、难以置信地盯着下方。

    他看见了阴暗的地宫中,开出了无数绚烂的仲春之花。

    怎么回事?!

    不,他看见了……

    他看见了……

    在花海中心,她抬头看来,笑容如鲜花怒放,又比任何鲜花都更娇美鲜妍。

    对墓主人而言,那个笑容也比任何杀机都更加令他颤栗。这是本能的、无法克制的颤栗。

    在她掌心,那一枚轻轻跳跃、活泼灵动的书文,赫然便是——

    整个天地间,最浓郁而精纯的,最能天然克制他这样的阴暗亡灵的……生命之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