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全网黑的我被前任追着捧杀: 第97章

第97章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全网黑的我被前任追着捧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对于凭空出现在这的林思霁,杨焱一下没反应过来,他一双眼还泛着水雾,茫然看着林思霁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在驾驶座上落座。

    “要学会锁门啊,不然安全隐患太大了。”

    登堂入室的狐狸煞有其是的教导着,抬手落锁,将自己和杨焱锁在了封闭空间。

    大概是杨焱的表情太过迷茫,林思霁不可闻地叹一声,又笑笑:“吓到了吗?”

    “……你怎么在这?”

    “手机落车上了,回来拿。”林思霁当着杨焱的面拿起手机,解锁,在他的视线中关掉定位系统。

    做完这一切,林思霁把手机放到一旁,先发制人道:“对不起。”

    杨焱捏响塑料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个星期前,睡前甜点是热巧克力那天。你情绪很不对,我就稍微查了一下。”

    “……你监听了我的电话,还是你妈的?”

    “没那么麻烦。“林思霁说,”我直接打电话去问她了。”

    “她告诉你了?”

    “没有,但要猜到并不难。”

    林思霁很轻地笑下:“今天她在苏州出外务,而《双面人生》也来到这开点映会,你下午又刚好有空档……简单的逻辑推理。她和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吗?”

    “没有。”

    “但你表情看起来很没说服力。”

    “是你弄的。”

    “.....对不起。”

    “……”

    “需要拥抱吗?”

    “耍我好玩吗?”

    两人同时开口,杨焱眉眼带戾,林思霁则张开双臂。

    他在杨焱复杂抗拒的眼神里轻轻重复:“需要拥抱吗?”

    杨焱胸口起伏,他被林思霁气得不行,心脏连通胸腔共振得发疼。

    他还未开口,忽地被揽入温热的怀中。

    “我需要哦,拥抱。”

    林思霁闷闷一句,止住杨焱抗拒的动作,他的手放在林思霁肩上,力气却怎么都上不了手腕,推不开人。

    杨焱无力反抗,但心绪未平,最后只能低声恨恨道:“你需要个屁。”

    “别这样。”林思霁将下巴搁在他下巴上,在杨焱看不到的背面,他放松神色,眼底露出几分阴翳的后怕。他低声说,“我刚才真的以为你不要我了……”

    杨焱沉默着。

    他本就没有抵抗林思霁的能力,尤其是示弱的林思霁。

    三番四次尝试下决心,却在最终还是软了心肠,搭在肩上的手往后伸,无言拍拍林思霁的背,算是安慰。

    当杨焱准备收回手时,却感觉水滴落在指尖。

    他一愣,抬头时耳骨又刮蹭一片湿润。

    杨焱惊愕:“你头发怎么了。”

    眼前的林思霁平日发型凌乱,还不停有水滴从发梢滑落,杨焱定睛一看,竟是整头发丝都湿了。

    “外面下雨了吗?”

    林思霁在他问出第一个问题时便身体一僵,第二个问题后便开始缓缓后撤,同时小心翼翼地将手收回。

    杨焱瞥见他指节上一抹红,眼疾手快抓住他后撤的手腕,强行拖回来。

    林思霁想挣脱,被杨焱冷声呵斥后停止反抗,无奈地摊手,任他打量。

    杨焱看向他右手,瞳孔剧烈收缩。

    情况可以说是触目惊心,几道伤口鲜红刺目,血色生动,似乎还未结痂,而手背上大片干涸的枯红则显示出曾经惊人的出血量。

    杨焱又惊又怒:“怎么搞成这样?”

    林思霁看起来有点不大愿意说,他趁杨焱盯着手背愣神,猛地一抽,含糊说:“出了点意外。”

    那伤口太过唬人,杨焱哪会让他就这么糊弄过去,探身出去又握住林思霁手腕,避开伤口后拖回来。

    “怎 么 搞 的。”他一字一顿地说。

    看杨焱真生气了,林思霁只能无奈道:“被划伤了。”

    “被什么。”

    “——”林思霁嘟囔。

    “什么?”

    “镜子。”林思霁无奈道,“小伤而已,别那么在意了。”

    “好端端怎么会被镜子划伤?”杨焱并不打算放过他。

    “因为想发泄。”

    “为什么想……你不会干出了用拳头捶镜子这种蠢事吧?”

    “……”林思霁烦躁地用空闲的那只手揉下头发,自暴自弃地开口,“好啦我就是因为告白被拒所以气急败坏跑到公共洗手间拿凉水冲脑袋还一拳锤烂了玻璃最后不得不赔332块钱……很丢人是吧,我也知道很丢人,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做得最丢人的事情了。”

    杨焱被他忽然的爆发唬得一愣:“为什么是332块?”

    “因为我身上只有这么多现金。”林思霁幽幽地说,“50拆散买生煎了,你还一个都没给我留……”

    他的语气太过怨念,杨焱条件反射产生些歉意:“对不起……”

    “不是。”他忽然反应过来林思霁之前说了什么,人又愣了一瞬,“你不是……知道我要和你妈见面吗。”

    “我是知道,但我不知道你居然那么决然,居然直接拒绝了我,我还以为这步至少得在见完面后……打了我个猝不及防。”

    “对不起。”杨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反应过来又皱眉,“那你也不该……”

    “而且你表现得太好了。”林思霁抢断,“我那时完全相信了你是真心在拒绝……脑子乱得不行,情绪也很糟糕,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还要回来接你,不能让我妈把你欺负了……”

    说到这,林思霁顿一下:“如果我妈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她确实说了很过分的话,但没必要对我道歉,她对不起的人不是我……”杨焱垂下眼,手指轻擦手背边缘血迹,“不管怎样……也不该打镜子,太蠢了。”

    “不打镜子我现在可能还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呢。”林思霁冷飕飕说,“是挺蠢的,我居然一直幻想你能主动和我提我妈找你的事,我也好名正言顺出面帮忙解决,结果坦白没等来,拒绝倒是迎头砸过来了,好家伙,砸了我个头破血流啊。”

    “……”杨焱被噎住,随后气笑了,“你不也没告诉我你知道了你妈找我谈话吗?林思霁,你七年前就这样,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和我说,和你谈恋爱和玩解谜游戏一样,为什么生气为什么不理人为什么分手全靠猜,猜错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以为重来一次至少能吸取点教训,结果还是这样!你动什么?又想抽手?连伤口都要瞒着我?”

    “不是,疼。”林思霁皱眉,发梢水珠滴落,重重压上睫毛,“捏到伤口了。”

    他眉间紧皱。挂着不知是水珠还是冷汗的晶莹,杨焱看他难受,瞬间又没了脾气,只能松手:“消毒了吗?”

    “没时间,赶着回来找你。”

    “……不怕感染?”

    “感染了能治,你跑了就没了。”

    杨焱好一会儿开口:“我刚刚才拒绝了你的告白。”

    “我记得,不用再告诉我一次。”林思霁怨念地对着伤口吹气,“我手很疼,一直在提醒我呢。”

    杨焱又不说话了,过了几秒,又或是十几秒,他开口:“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遇事第一反应是瞒着我,我讨厌这样。”

    “那如果我做到了,你会和我在一起吗?”林思霁说,“再一次的。”

    “……看情况。”

    “啊我手忽然好疼。”

    “别装。”

    “手腕也疼,你看,刚才你都把我掐紫了。”

    “……会。”

    “我可以亲你吗?”

    杨焱眼睛稍稍睁大:“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不是你让我不要隐瞒吗?”林思霁说,“这就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

    “……”

    “你呢?同意我的亲吻吗?”

    “……”

    “让我诚实一些的同时,学弟也该坦诚些吧。”

    “……”

    他们对视两秒。

    林思霁探身向前,轻巧啄上杨焱嘴唇。

    “我就当你同意了。”他撤身,轻快道。

    杨焱一开始还很镇定,在林思霁灼灼视线下最终没绷住,低头稍稍勾下唇角,马上又被压着后颈抬头,嘴唇覆上柔软。

    两人再分开时,杨焱平静下呼吸:“现在算重新在一起吗?”

    “不然呢?”林思霁不满道,“大名鼎鼎的杨焱演员,难道还想白嫖吗?”

    “……不可以吗?”

    “联系记者曝光你哦。”林思霁威胁着,伸手讨要,“钥匙给我。”

    “……你手那样还开车?”

    “回去生煎摊子,你一个人吃了一盒,我可还饿着肚子呢。”林思霁说,“那你来开吗,别再撞电线杆上了哦。”

    “下车,我来开,先去消毒。”

    “诶,真的吗?我不想因为撞车上热搜,资金吃紧,公关费付不起啊。”

    “下、车。”

    “好啦,别生气。”

    李祺杰在傍晚收到林思霁的来电,考虑到除去一周前那个质问电话,这是她儿子七年来仅有的几次联系之一,李祺杰有些诧异。

    接起,她单刀直入地开口:“你和你那小情人在一起了。”

    “嗯,托您的福。”

    “如果这一通电话的目的是来告知我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那可以挂了。”

    “那不是。”林思霁语气轻快,“我是来找您谈个协议。”

    “什么协议?”

    “您如果答应我以后不干涉我与杨焱的自由恋爱,我便会拒绝二伯申请破产的合作请求。您看如何。”

    “你从小大都不是适时收手的性格,对你提出的协议,我保留质疑。”

    “事实上,您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陪伴我成长,因此不了解我的性格,也算正常……不过我原本确实没打算收手,但是杨焱执意劝阻……”

    林思霁轻轻笑下,“您该庆幸,虽然您有一个不怎么善良的儿子,但同时也有个比较有同理心的儿媳。”

    “……”李祺杰低怒,“你是真打算让你们老林家绝种啊。”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讲,我应该同您一样,并不怎么会养孩子。不会养,也就没必要生了。”

    李祺杰那侧呼吸声清晰,显然被气得不轻。

    林思霁侧耳听一会儿,想起什么,放柔声音:“我刚才的话刻薄了,对不起。”

    李祺杰冷声:“你居然还知道抱歉。“

    “其实也没有很抱歉,但杨焱说她对您说了很过分的话,希望能道歉,我就连他的份一起说了。“

    “……你打这个电话是为了来气我吗?我在这和你说清楚了,你今日不听劝告,来日总会后悔的。”

    “说到后悔……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我听舅舅说,当您在家人坚决反对时执意要嫁给我爸,甚至丢下读到一半的博士学位从北方坐高铁南下,与当时还是穷小子的我爸私奔……”

    “这么多年过去了,妈,你为当年的莽撞后悔了吗?”

    “……”

    林思霁听着电话那头呼吸声,温柔道:“我想我和您一样,也不会为做出的选择后悔。”

    明天完结,番外大概率是小甜饼之类的撒糖剧情。 (想看什么番外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